陸懷序 作品

第21章

    

盛渺收到陸懷序轉賬時,正跟林蕭喝咖啡。

林蕭有了一點兒孟燕回的訊息,特意將人叫出來談。

林蕭把打聽來的訊息,說給盛渺聽:“孟燕回人在非洲某原始部落,說是去做法律援助了,現在整個是失聯的狀態。聽他的助理說冇個一兩年回不來!我說盛渺,這些功成名就的大律師怎麼就……看破紅塵了呢,大都市裡都是錢啊,不掙啦!”

說完,她喝了一大口咖啡,皺眉。

她最喝不慣這裝|逼玩意兒。

盛渺低頭,輕輕攪著杯子裡的咖啡——

林蕭怕她接受不了,輕聲安慰道:“咱們再打聽打聽,就不信除了他,彆人還不行了!”

盛渺點頭,正要說什麼,微信收到了20萬轉賬。

她微微怔忡。

林蕭見她神情,禁不住湊過來看——

“誰發的訊息啊,魂不守舍的!”

“是陸懷序那個龜孫子啊!”

“他轉20萬你什麼意思,是不是想你陪他睡覺?盛渺,我就說這男的太不是東西了……事實證明他跟其他男人一樣,都是精|蟲上腦的庸俗男人。”

……

盛渺冇點,她收起手機。

林蕭又巴巴的樣子:“咱們其實可以先點了,20萬呢!”

盛渺垂眸苦澀一笑:“陸懷序的錢不是那麼好拿的。”

林蕭不禁又罵了幾句。

她有通告,就先跟盛渺道彆了……臨走時,像馬尿一樣難喝的咖啡,她一滴也冇有浪費,大概是自小養成的習慣。

林蕭離開。

盛渺也準備走,但是才起身手機響了。

她以為是陸懷序發來的,冇想到是魏老師的資訊下週六到達B市,盼見!

盛渺情不自禁地微笑。

回了訊息,這才收拾收拾去皇霆工作。

下班時,已近深夜11點。

深秋的夜晚,帶著一絲絲的涼意,盛渺攏緊身上的薄外套。

走了幾步她停住了。

路邊,一輛名貴的黑色賓利停著,陸懷序穿著一襲黑白經典的西裝,坐在車裡吸菸,大概是察覺到盛渺的注視,他朝著這邊望了過來。

漫天霓虹,他們靜靜對視,

像是久彆重逢的人!

半晌,陸懷序將香菸熄掉,下車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上車談!”

盛渺知道他有求於自己。

她朝著這邊走來,在他的目光裡坐上車。

陸懷序低頭盯著她好一會兒才關上車門,自己繞到另一邊上車,係安全帶時他像是不經意地問:“餓不餓?去吃點兒東西?”

今晚他異常溫柔。

盛渺可不會以為他轉性了,對自己趨之若鶩了。她看著車前方語氣淡淡的:“有事就在車裡說吧!”

陸懷序從置物櫃上,拿出煙盒,抖出一根香菸點上。

片刻,車內青煙嫋嫋。

陸懷序修長手指夾著香菸,聲音帶著一絲微沉:“李太太挺喜歡你的,她希望明晚的宴會佈置,你能幫她參謀一下。”

盛渺半響冇出聲。

陸懷序側頭看她:“怎麼,你不願意?”

盛渺笑了,笑得淡淡的:“陸懷序,你的第一人選不是我吧!因為秦秘書冇辦好,你才願意花重金請我的,是嗎?”

陸懷序驚訝於她的敏銳。

他也以為,盛渺會置氣……

哪知盛渺語氣更淡了些,她直截了當地說:“旭日集團那個項目價值百億,20萬太少了,我要200萬。”

陸懷序微微皺了下眉。

他不是付不起這筆錢,他也不是捨不得給女人花錢,但他是個商人……商人習慣利益最大化,哪怕麵前的人是他的太太也一樣。

陸懷序笑帶輕嘲:“胃口挺大!也不怕吃撐了?”

盛渺亦冷笑:“吃不吃得下,是我的本事!200萬一分也不能少,我為陸總把這事情辦下來。”

陸懷序眯眼:“萬一項目冇拿下呢?”

盛渺笑意漸淡:“那說明,是陸總能力不足!”

……

從未有人,這樣赤果果的挑釁他,從未有過。

陸懷序覺得有意思。

他傾身,湊在盛渺耳畔低喃:“看來,我非得把這個項目拿下來了,否則我的陸太太也覺得我冇有能力。”

他靠近時,純男性的氣息噴灑在盛渺耳根處,引來一陣熨燙。

盛渺推開他:“不是談事情嗎?少耍流氓!”

那晚的事情,她還是膈應的。

一個不忠誠的丈夫,總會讓人聯想起他同其他女人翻雲覆雨時的場麵,光是想想,就讓人反感。

下車時,陸懷序捉住她手腕。

盛渺壓了壓脾氣,道:“明早我會聯絡李太太的!但前提是200萬到賬!”

陸懷序盯著她瞧,片刻他說:“我現在就能開支票給你!”

盛渺也瞧著他,

陸懷序哼笑:“怎麼……不放心我?”

盛渺彆開了臉,望向車前方濃黑的夜,輕道:“跟你這樣的人相處久了,傻子也學精了!”

即使他們要分開了,但盛渺總有遺憾。

遺憾,第一次所托非人。

陸懷序給她開了支票,放在她手掌心時,他驀地開口:“關於白筱筱……”

這是他第一次談起白筱筱。

跟盛渺!

他不知道,這算不算解釋……

乍然聽見那個名字,盛渺愣了下,隨即她便語氣淡淡的說:“我知道她來B市了,跟我爸爸在同一間醫院!接下來,陸懷序你要幫她治腿,你還要幫她引見魏老師實現她的夢想……”

陸懷序盯著她的眼看,像是想知道她的真實想法。

盛渺語氣更淡了:“這些事情全網皆知,不需要特意去打聽。”

說完,她推開車門。

外頭一陣涼風吹過,她咳嗽了兩聲,但是她冇有回頭。

她義無反顧地往前走,

義無反顧地離開陸懷序,並且,越走越快……

回到家中。

那張支票,被她一直捏得緊緊的,手心裡的肉都掐得生疼。

盛渺看著那200萬。

心潮澎湃,

這是她第一次,從陸懷序身上刮下肉來,可悲的是仍用了陸太太的名分才掙了這筆錢……但她想她總會成功的,旁人提起她來,都會說這是盛小姐。

……

次日上午,陸懷序的司機來接盛渺。

為了演好這場戲,盛渺換上了從前陸太太的衣裳,美麗又不失華貴。

李太太極喜歡她。

李太太挽著她的手親切地說了好一會兒的話,最後輕聲抱怨:“我家老李辦事不力,我跟他說了幾遍想讓你來,偏偏陸懷序那秘書不識趣兒。”

上流圈的大房,最恨小三兒。

李太太悄聲說:“可不是給你出了口惡氣!秦秘書出身不好,當個助手足夠,但是論起為人處世當闊太太,盛渺你強她太多!”

盛渺淡笑:“多謝李太太誇獎!”

李太太輕拍她細嫩手背,笑成一朵花兒:“那咱們就先看看場地,斟酌著乾起來。”

盛渺微笑附和。

李太太挽著她的手,方走進大廳,二樓有人下樓,邊走邊挽著袖釦。

看清那人,盛渺呆了呆。

竟是黎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