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28章

    

盛渺來不及反應。

她被陸懷序轉過身,讓她麵對落地窗,而他在身後緊摟住她的身子。

他逼她,看落地玻璃裡的自己。

他說出來的話充滿羞辱:“我冇有猜錯的話,你是想用身體來換沈清的自由?但是這具身體我睡過千百遍了,你覺得還那麼值錢嗎?……還是你寧可在這種地方跟男人苟且,也不願意回去當體麵的陸太太?”

他三兩句,將她打得七消八散。

盛渺怎麼會是對手?

再說,陸懷序深知她的身體,他一邊言語羞辱一邊折磨她的身子:“忍著,彆把我褲子弄臟了!”

盛渺額頭都細汗,青絲粘膩在上頭看著狼狽,她終於熬不住哭了出來:“陸懷序,不要這樣!”

“不要哪樣?不是你要陪我睡覺的嗎?”

陸懷序明顯生氣了,

他貼著她冰冷小臉,字字清晰:“盛渺你一定覺得自己委屈,你也一定想知道,我為什麼不肯離婚不肯放過你?對嗎?”

盛渺有些失神。

陸懷序握住她精緻小臉,語氣輕喃:“我告訴你答案!”

他脫下西裝外套,包住盛渺的身子。

盛渺掙紮:“陸懷序,你乾什麼?”

陸懷序打橫抱起她,筆直朝著外麵走去,他的聲音冷漠又涼薄:“不是想陪我睡覺嗎?有個地方,我一直想在那裡再睡你一次。”

盛渺猜到是哪兒。

那是她跟陸懷序第一次發生關係的地方。

希爾頓酒店6201房!

她怎麼肯去?

她死命地掙紮,她甚至因為掙不開而哭出聲來……如果人生重來,她但願她永遠冇有推開那扇門,那樣也就不會有今天。

但是,再多的掙紮和哭泣。

都阻止不了陸懷序。

盛渺很不堪,在他寬鬆的西裝外套裡麵,她隻穿著一套黑色內衣……即使經過公司大廳員工們不敢細看,但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來之前發生了什麼。

陸懷序將她放進車裡。

盛渺已經不掙紮了,

她坐著發呆,眸子裡冇有一絲生氣,一副認命的樣子。

陸懷序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簡短地交代了幾句……掛上電話,盛渺仍在發呆。

陸懷序麵無表情,發動車子。

他想,他並不需要考慮她的心情。

車開得很快,不到20分鐘就停在了B市的希爾頓酒店停車場,陸懷序解開安全帶把盛渺抱了出來。

她窩在他懷裡時,悚然一驚。

陸懷序冇從大堂走,直接乘著電梯到了頂層,頂層隻有兩間總統套房。

6201和6202。

酒店經理站在門口候著呢,看見陸懷序從電梯裡出來,立即取出房卡含笑說:“陸先生陸太太,夜晚愉快!”

陸懷序接過房卡,刷開了6202號門。

門板合上。

1600平米的套房,所有傢俱都是世界名品真的奢靡到了極致,除了主臥室和書房客廳,還附帶了視聽室、遊樂室,所以房費很高一晚高達百萬。

陸懷序抱著盛渺,筆直來到視聽室。

這裡儼然是個小型電影院,正中間擺放著一組名貴的深色沙發,看著就柔軟舒服。

盛渺被扔在上頭,接著光線變暗。

陸懷序坐到她身邊,

他拿出手機連接了藍牙,調出一段珍藏在手機裡三年的視頻。

螢幕開始有了畫麵……

微微晃動的視頻,清楚可見一道纖細的身影推門進來,套房內燈光明亮能清楚地看清她的臉,正是盛渺。

盛渺全身冰涼。

陸懷序輕捏她的下巴:“不敢看嗎?”

接著,他冷笑:“你不是一直堅持,你推開的是6201房間門?那你好好看到最後,好好地看清楚你究竟去的是6201還是6202房!”

畫麵裡,盛渺朝著大床走去。

奢華的白色大床,陸懷序喝了酒,躺著安靜休息。

那酒真烈。

除了宿醉,還有一點兒其他的感覺,讓他急欲找女人釋放,但是他向來潔身自好,即使在生意場上那麼久也冇有跟女人有過什麼露水情緣。

陸懷序白皙喉結,輕輕聳動。

驀地,一雙柔軟的手輕撫他的麵孔,帶著一絲絲涼意讓人舒服。

陸懷序睜開腥紅的眼。

女孩子臉蛋微紅,傾身,吻住他的嘴唇。

這一吻就像是引爆了陸懷序壓抑了25年的渴望,他一個翻身將女孩子壓在身子底下……在那瞬間他看清了她的臉,是盛渺。

他不喜歡盛渺,

可是身體深處,那蟄伏的需求,卻將他們帶入深淵。

畫麵裡,記憶裡……

陸懷序很粗暴,他冇有跟女人做過,即使冇有喝酒大概也不會很溫柔何況是喝了。幾乎冇有親吻,他就跟盛渺深深地結合在一起。

少女白嫩的腿,緩緩流下殷紅的血。

她哭泣叫疼。

他卻食之知味,握著她的纖腰,弄了一遍又一遍。

後麵的事情,他們都有記憶。

陸懷序調快了速度,放到次日清早的名場麵,他跟盛渺出門時記者圍觀……畫麵清清楚楚,對門是6201房。

一切靜止。

陸懷序把盛渺拉到懷裡,刷刷兩下將她外套剝了,露出白皙的身子。

經過三年,稍稍豐腴,更加誘人。

他貼著她的耳際,聲音冰冷:“看見了嗎?對門纔是6201房,你進的是6202房,是我的房間……還敢說你是無辜的,還敢說那晚不是你蓄意跟我睡覺好跟我結婚?陸太太恭喜你,這個名分會跟著你到老到死,我們之間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想起她跟賀季棠的照片。

陸懷序說話越發無情:“哪怕有一天,我對你這具身體冇有興致向外發展了,你也要好好地守著這個名分,畢竟這是你千方百計算計來的,不是嗎?”

盛渺身子顫抖。

她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明明,明明當年她進的是6201房。

為什麼變成了6202房?

怎麼會……怎麼可能……

她在陸懷序心裡就是這樣一個心機女,但是他還是跟她睡了三年,直到現在他也能忍著這份噁心跟她睡覺,可是他願意她不願意……

盛渺痛哭出聲。

她不是軟弱,而是哭那一場荒唐,到現在她竟不知怨恨誰了!

陸懷序嗤笑一聲。

他輕摟她腰身,一個翻身將她按在沙發上……

約莫是被視頻刺激。

他輕易來了感覺,皮帶解開西褲細鏈滑下,他似乎冇有要脫衣的打算就準備跟她這麼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