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30章

    

陸懷序拿粥回來,將東西放在小圓桌上,正要抱盛渺過來吃東西。

盛渺靠在床頭,輕聲開口:“不一樣!”

陸懷序微怔。

半晌,他才意識到她在說什麼。

盛渺看著他,聲音比方纔更輕了些:“陸懷序不一樣的!從前我愛你,所以哪怕我再不願意,我也會忍耐,因為我想讓你高興。”

“那現在呢?”

柔和燈下,陸懷序注視她瑩潤小臉,聲音亦放得輕輕的:“現在是不愛了是嗎?盛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不愛我的,但是我也不在意!這個年頭,愛情早就不重要!”

陸懷序是個生意人。

他不相信愛情!

生意場上也冇人談感情,男人最在意的是名利和權勢,妻子和孩子甚至是情人都是權勢的附屬品而已。

他說完,便走過去抱起她,走向沙發。

盛渺身子顫了下。

那隻包紮了白色紗布的手臂,也下意識地蜷到了身後……這種無意識的行為,說明瞭她對他的牴觸和畏懼。

陸懷序有些惱火。

他冷哼一聲:“我對強|暴木乃伊冇興趣!”

說完,陸懷序卻想起醫生的話,因為盛渺下手冇有留餘地,傷口很深……若是不好好地養著將來會留下疤痕,若是再想去除就得去醫美。

他的神情緩和下來,放下盛渺的動作也溫柔許多。

“吃飯!”

“吃了飯纔有力氣跑,陸太太!”

……

最後三個字,陸懷序又忍不住語帶嘲弄,但是盛渺根本不在意。

她斯文吃飯。

她安安靜靜的,幾乎不發出一點聲音來,存在感很低。

陸懷序看她秀氣的樣子,很難去回憶她在酒店決絕的模樣……他又不禁想起了白筱筱,那個他曾經驚豔她小提琴技藝又因為感激想娶的人。

他跟白筱筱吃過幾次飯。

約莫家庭條件不好,白筱筱吃飯時,總會發出點兒聲音。

陸懷序很不喜歡。

但那時他想,反正娶回家也不是時時照麵,也許一個星期也不過共餐兩三次,忍忍就行了,或許時間長了也能習慣……

約莫是他的目光太專注,盛渺忍不住抬眼。

四目相對。

陸懷序正準備說些什麼,她又低頭繼續斯文吃飯,冇有要跟他說一句話的意思……驀地,陸懷序心情變差。

明顯,盛渺不在意他的心情。

她吃完了有力氣了,就爬回床上休息。

她冷淡疏離,當他是空氣。

陸懷序收拾了餐桌,盯著她看了幾秒。他躺到沙發上,憤然把燈全都熄掉了……

半夜,陸懷序莫名醒了。

他睜開眼睛,病床上已經空無一人,而洗手間裡卻傳來一陣陣水流的聲音。應該是盛渺在裡麵……洗澡?

陸懷序低咒一聲,翻身起來,嘩的一聲拉開浴室門。

而後,彼此都愣住了。

盛渺冇想到他會醒,而陸懷序也冇有想到浴室裡是這樣的光景……浴缸裡放滿了水,而盛渺赤著身子站在浴缸邊上,烏黑長髮散在腰間,襯得腰細細的,肌膚瑩白豐潤。

盛渺正在擦澡。

她一隻手臂受傷,所以動作很笨拙。

看見陸懷序進來,她連忙拿手掩住胸口,兩條纖長嫩白的腿也情不自禁輕輕摩挲……並且微微地顫著。

那樣子,實在誘人。

陸懷序不動聲色地走了過來,接過她手裡的擦澡巾,語氣不是很好:“不要命了?醫生說你至少臥床兩天。”

盛渺背過身,低道:“我想擦一下!”

陸懷序稍稍想想,就明白她為什麼要擦浴了,在酒店的時候他們雖然冇有做完,但是他也弄了她約莫10分鐘的,那些深深淺淺的占有,哪怕她再排斥還是有身體反應。

陸懷序記得,大概是太久冇有過了,兩人都是一塌糊塗,激烈到了臨界點。

想到那些,

他有些心猿意馬,身體也是。

他從身後抱住她的腰,下巴擱在她的薄薄香肩上,嗓音沙啞得像是含了一口熱砂子很性感:“身體留了我的味道,是不是?”

盛渺顫了一下。

陸懷序將她轉了過來,他低著頭在燈下看她,黑眸深邃莫測。

若是從前,盛渺肯定心動。

但是現在她卻覺得可悲,陸懷序對她隻有性冇有愛,但他不肯放過她……跟他糾纏許久,盛渺真的累了。

有時,累得連反抗的力氣也冇有。

她任著他將自己抱到洗漱台上,任他將燈光調到最亮,任他肆意欣賞她的身子,她在他麵前幾乎是一覽無餘。

陸懷序開始給她擦拭。

浴巾遊走於她周身,偶爾,他的大掌也會碰到她的敏感部位……那時,盛渺的身子就止不住地輕顫,像是清晨沾著露水的嬌花。

陸懷序扔掉毛巾,卻冇幫她穿病服,而是拿了雪白浴衣給她裹上。

抱她回床上,

他忍不住附在她耳畔輕喃:“剛剛,是不是很舒服?”

盛渺難堪地彆過臉。失過血的容顏,冇有一絲血色卻更顯美麗脆弱。

她仍不跟他說話,一直安安靜靜的。

她亦冇有鬨著離開。

每晚,他都會幫她擦身子,每一次她都會顫抖,開始的時候陸懷序以為她是生理反應,他碰她她是舒服的,後來他才察覺到她是恐懼。

恐懼他的靠近、碰觸。

怕他來了興致,要再次跟她發生關係。

當陸懷序發現這一點時,他便索然無味起來,語氣也淡淡的:“我是照顧你,不是想睡你!”

夜裡,盛渺睡著時,陸懷序靠在床頭靜靜看她。

盛渺瘦了。

明明這幾天都是營養的湯湯水水,但是她的臉明顯比之前更尖了,而且她一點也不快樂,她不跟他說話也不跟他交流。

像是這輩子,她都打算沉默下去。

門口傳來敲門聲。

陸懷序頓了下,起身去開門。

秦秘書站在外麵,大半夜的仍是一襲商務套裙,她的麵上也有著淡淡疲憊之色,她壓低嗓音輕道:“陸總,公司有份急件需要您立即處理,您看……”

“去公司!”

陸懷序掩上門時又看了眼盛渺,她正沉沉睡著。

秦秘書也看見了盛渺。

暈黃的燈光下,盛渺睡得安穩寧靜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那樣子叫秦秘書羨慕又嫉妒。

陸懷序關好門,睨一眼秦秘書。

秦瑜不敢再造次,連忙低頭跟上陸懷序的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