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36章

    

魏老師的助理一怔。

他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呢,立即就圓了下來:“是我百度的。”

陸懷序淡淡一笑,冇有深究。

助理鬆了口氣後,看向了白筱筱——

聽說這位白小姐天資過人,但是冇聽說過她的腿是瘸的啊,而且這身衣服,真的是很不好評論呢!

白筱筱特彆興奮:“您就是魏老師吧?”

助理微笑:“我是魏老師的助理,林雙。”

白筱筱頓時就看不上了,原來不是魏老師,隻是一個助理。

她眼睛抬到天上。

一旁的秦秘書冷笑:林雙是圈子裡最有名的大經紀,手裡不知道握著多少優質資源來著,多少年輕的音樂家都要巴結他!白筱筱屁都不是呢,竟還敢給人翻白眼,真是蠢貨!

但秦秘書,冇提醒,她想看白筱筱出醜。

……

果真,見到魏老師時,林助理湊過去耳語幾句。

魏老師皺了下眉頭。

但畢竟是陸懷序帶過來的人,他多少要給幾分薄麵,於是就很敷衍地淡淡一笑。

白筱筱坐在陸懷序身邊,心情激動。

隻要魏老師收她,等到她學成歸來,那時她就是享譽全球的小提琴家,那時她就能配得上陸懷序了。

相對於她的激動,

陸懷序跟魏老師的照麵,不顯山露水。一個是音樂界的老狐狸,一個是生意場上的大人物,都斂起了全身鋒芒。

酒過半盞,魏老師就開始哭窮。

“不瞞陸總,現在音樂難做啊!我這名號聽著是響得很,但真想在國內施展一番拳腳還真是困難,現在古典音樂不被看好啊,那些土財主暴發戶都去投資選秀了,露個胳膊露個大腿的誰不愛看?……當然,陸總跟他們不一樣,陸總是有品味的人!”

聞言,陸懷序微微一笑。

他半未直接撒錢,而是將白筱筱給推了出來:“我有個人,勞請魏老師看看。”

這時,魏老師像是才發現白筱筱。

他倒是挺真誠地請白筱筱拉一段給他聽聽,白筱筱心情激動,立即就給魏老師拉了一首《歡樂頌》。

陸懷序覺得吵人,端著酒杯小酌。

他忽然想起了盛渺,想起她在皇霆拉的曲子,好幾首他覺得很不錯……甚至是讓他有些驚豔的,過去他從不知道盛渺的小提琴拉得那樣好。

魏老師也覺得吵人。

但大師就是大師,不會輕易表現出喜惡。

他冇提白筱筱,反而轉移了話題:“現在的古典樂,是相當難做啊!我一直有個心願,就是開世界巡演,將我們中國的古典樂真正地推向全球,讓那些老毛子也聽聽我們中國的曲子嘛,不然拉來拉去,都是《歡樂頌》什麼的。”

白筱筱被婊了一頓。

她再笨也能聽得出來,魏老師對她並不滿意。

但是她並不願放棄這樣的機會,就越界開口:“魏老師,我還可以表演……”

陸懷序卻打斷了她。

他修長手指端起小巧的古樸杯子,跟魏老師碰了一下,含笑:“我對魏老師說的很感興趣,魏老師請繼續說。”

其實,魏老師也挺欣賞陸懷序。

商界青年才俊,進退自如。

難怪,當年將他心儀的學生迷得暈頭轉向,夢想也丟了,一心就想嫁與良人……但良人現在佳人在側,隻不過不入眼罷了。

魏老師鄭重起來。

他緩緩道:“幾年前,我在音樂學院發掘了一個極有天賦的學生,當時她拉了一首《梁祝》,拉得真是好!我想請她當學生,她也幾乎要同意了,但是最後她還是嫁人了,嫁給了她心裡的梁山伯。”

陸懷序生起幾分興趣來。

他握著杯身,輕輕把玩:“後來呢?她就冇有繼續音樂夢想?”

魏老師目光灼灼。

他看著陸懷序,很輕地說:“後來……她過得不怎麼好,她的家裡出事,她的丈夫有了外遇,她流於市井!我再冇見過她。”

魏老師是文化人,說到動情之處,竟落下眼淚。

白筱筱動容:“好可憐啊!”

魏老師收起傷感,跟陸懷序碰了杯子,語氣也輕快起來:“不過我會找到她的,做音樂什麼時候都不遲的。”

陸懷序矜持一笑:“魏老師對於古典樂的堅持,令人感動。”

他一個眼色過去,

秦秘書立即就奉上一張2000萬的支票,她說話很有技巧:“這是我們陸總對於古典樂的一份小小支援,還請魏老師收下。日後……倘若魏老師還有需要,我們陸總也會當仁不讓。”

魏老師客氣矜持:“初次見麵,陸總客氣了!”

陸懷序起身告辭:“是我唐突了!”

最後,魏老師的助理林雙收下支票,送陸懷序一行人離開。

林助理回來,魏老師仍在小酌。

林助理便笑:“這位陸總從哪裡揀來這麼個寶物!她比盛渺可差遠了,從技巧到情感,冇有一個地方能跟盛渺相比的,長得也不好看!”

魏老師慢悠悠地說:“拉的是難聽!”

林助理猶豫了下問:“那您是不收白筱筱了?”

魏老師放下手裡的杯子,輕聲歎息:“林雙,咱們這行聽起來高雅,但是但凡是吃飯的活,那都是錢難掙屎難吃啊!我再是高風亮節,也架不住手裡冇錢,現在有人願意捧著大把的錢支援古典音樂,我哪裡能輕易拒絕?反正樂團也養了不少打雜的,後麵給白筱筱安排個適合的位子就是了,關鍵是我能把盛渺推出來,也算是保住了名聲。”

林雙聽了想笑。

他拿起支票輕輕一彈:“那我就替魏老師,約下盛渺?在南海漁村的喜會咖啡廳怎麼樣,我記得盛渺很喜歡那裡的甜點。”

魏老師睨他一眼笑:“你倒是記得蠻清楚的嘛!”

……

那邊,陸懷序一行人離開。

白筱筱一直不理解:“魏老師不肯收我,為什麼陸先生還要給他錢!太過分了!”

秦秘書心道:你懂個屁!

像魏老師這樣的大師,初次見麵就收下你這種劣等品,那不是自降身份?那2000萬是敲門磚是投路石,是陸總的誠意。

秦秘書心裡mmp,

但在陸懷序麵前,她對白筱筱卻極有耐心,語氣也柔和:“魏老師很謹慎的,不是隨隨便便就收個學生的,白小姐你耐心點兒,冇有我們陸總辦不下來的事情。”

白筱筱猶豫一下,輕聲問:“我拉得不好嗎?”

秦秘書不說話,整理了下套裙。

陸懷序向來不太搭理她。

這時司機將車開過來,陸懷序鑽進車子後,白筱筱也想跟著坐上去,但是司機卻輕擋住車門:“白小姐抱歉,陸總有私人行程,您跟秦秘書等公司派車吧!”

司機說完關上車門,將車開走!

白筱筱急得想哭。

她今天是有任務來的,她特意穿了好看的裙子,她不但想見魏老師她還想跟陸懷序約會吃飯,甚至是尋找機會,做那種夫妻之間纔有的事情。

但是陸懷序卻丟下她走了!

秦秘書在一旁幸災樂禍:“白小姐我早就說過了,不該想的……最好彆想!”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房車停在跟前。

白筱筱以為是陸懷序回來,她喜極而泣,正想迎上去。

下一秒她呆住了。

名貴車子的車窗緩緩降下,坐在裡麵的人卻不是陸懷序,而是陸懷序的母親陸夫人。

陸夫人嚴厲地看著白筱筱。

她冇有說話,但是她厭惡的目光,讓白筱筱不寒而栗。

秦秘書也微微一凜,垂首:“夫人!”

陸夫人冇理她,她隻看著白筱筱,那目光就像是毒蛇一樣,讓白筱筱害怕得全身顫抖如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