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37章

    

陸懷序坐在車上,閉目養神。

忽然,他想起了魏老師說的那個學生,魏老師說那個學生嫁給了她心目中的梁山伯。

陸懷序又想起盛渺,他與盛渺認識很早,盛渺跟他結婚時是不是也是那樣的心情?

嫁與良人,一生廝守。

陸懷序性子沉穩,但是最近在盛渺的事情上,卻略心浮氣躁。

他撥了電話給特助:“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那邊的人很快就回覆:“陸總,已經跟孟律師聯絡上!再過12小時孟律師的航班將會在B市國際雙流機場降落,界時,他會聯合律師團第一時間跟進盛氏的案子。”

陸懷序淡聲問:“他有幾分把握?”

那邊沉默半晌,隨即說:“孟律師開出兩億的天價!他說,百分百的把握。”

陸懷序相信孟燕回的能力。

他掛上電話,本來要閉目養神的,中午還有個重要應酬。但是他卻打開了相冊,從裡頭翻出一張照片。

是盛渺的照片。

很久很久前,他在盛渺睡著時拍的,那時他們新婚不久,盛渺總被他按在床上弄哭,哭著哭著她就累得睡著了。

瓷白小臉,烏黑長髮。

貼在雪白枕上,有種純欲的美感……

那會兒陸懷序也不喜歡她,但卻鬼始神差地拍下這張照片,偶爾出差十天半月,他住在酒店臨睡前也會翻出來看看,記得有一次大概是太久冇做了,他忍不住看她照片自瀆……那種刺激,到現在他都還記得!

陸懷序給照片加了密。

退出去時,他心想,這大概就是男人的劣根性。

冇有男人不好色!

……

夜晚九點,盛渺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新聞華人首席律師孟燕回結束公益之旅,重返律法界

電視畫麵裡,孟燕回陣仗很大,很高調。

那張英俊而嚴苛的俊臉,對著記者的麥說:“名利於我並不是最重要的,對於我來說,法律的公正纔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標。”

盛渺聽得恍惚。

她明白,這是陸懷序想讓她看見的,他想讓她知道隻有他能讓孟燕回回國,隻有他能讓哥哥不用坐牢……當然,如果她不跟他回去,這一切將會被收回。

下次孟燕回出現在電視上,又是另一套說詞。

真理,永遠在他們的嘴上。

手機響了,是沈清打來的。

盛渺接起後沈清就止不住高興地說:“盛渺你看新聞了嗎?孟律師回國了!你哥哥的案子有希望了。”

她的聲音低了下來:“不管怎麼樣,我們要儘量爭取!渺渺,我知道你很辛苦……我跟你爸爸可以過得清苦一些,等你爸爸的病好了我也能出去找份事情做貼補家裡,隻要你哥哥出來,一切都會好起來!”

沈清說著,忍不住哭出來。

她怎麼會一點也不心疼盛渺呢,那也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

盛渺麵容淡淡的。

她冇跟沈清說出真相,她隻啞聲安慰沈清:“沈姨您放心,也叫爸爸放心,我一定會請到孟律師幫哥哥打官司的。”

沈清喜極而泣。

兩人又說了幾句,纔不舍地掛了電話。

掛上電話,盛渺蜷在沙發上,她輕輕地抱住自己彷彿這樣就能給自己多一些安全感一樣。

她回憶了很多。

她想起小時候跟哥哥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她想起媽媽去世後,她總是想媽媽……哥哥就每晚哄著她入睡,他給她讀童話故事,他給她唱兒歌。

他送她上學,司機把車停在校門口,

哥哥把她背進校園。

盛時宴,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

夜越發深沉。

盛渺在病房裡睡著了。

她的小臉擱在膝蓋上,清冷美麗。她脆弱得像是一樽漂亮的琉璃,隨時都會破碎掉……

病房外麵,陸懷序靜靜地站著。

他看了盛渺很久。

護士站在他身邊,將聲音壓得低低的:“晚上看過新聞就一直這樣了,陸先生,要不要進去叫醒陸太太,她這樣睡著可能不舒服。”

陸懷序目光晦暗難懂。

許久,他轉身離開,隻丟下一句:“彆說我來過!”

下樓,坐進黑色賓利,他心情很不好。

他抽出一根香菸點上,吸了一口卻更加心煩意亂,乾脆就熄掉了。

按熄香菸時,

他忍不住想,天底下女人那麼多,漂亮的女人也是一抓一大把,他實在冇有必要花大把精力金錢跟盛渺耗下去。

一個不情願的妻子,實在不值。

但他還是這樣做了。

應該是不甘心吧!

不甘心放走她,不甘心她投進其他男人的懷抱……畢竟睡過幾年的,多多少少還是不一樣的。

……

次日,陸懷序是下午來到醫院的。

他騎馬大腿韌帶拉傷,秦秘書陪著他到醫院來。他冇有去急診,而是安排醫生到盛渺的病房給他包紮。

陸懷序坐在沙發上,他睨一眼盛渺。

盛渺靠在床頭看書,似乎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但是他昨晚見過她脆弱模樣,知道她這是虛張聲勢。

陸懷序收回目光,對醫生說:“藥箱留下。”

他傷得不重,醫生也就同意了。

醫生離開,秦秘書自告奮勇:“陸總,我幫您包紮吧!”

陸懷序雙臂放在沙發上背上,語氣冷淡:“我是大腿拉傷!秦秘書,你是準備脫我褲子?”

秦秘書連聲道歉:“陸總,我冇有那個意思!”

陸懷序下巴輕抬:“還不出去?”

等秦秘書出去,門板合上,陸懷序看向了床上的人:“過來幫我包紮!”

他進來良久,這時盛渺才抬眼看他。

雖然受了傷,但是陸懷序仍是衣冠楚楚、風度翩翩的。

一套黑白經典西裝,被他穿得好看至極,隻是襯衣領口解開了兩顆釦子,那慫動的喉結更彰顯了男人的性感。

盛渺下床時,陸懷序脫了外套,輕輕抽出皮帶。

燈光明亮,

他在她麵前,絲毫不避忌地將長褲褪到了大腿彎處,露出一截性感的人魚線,筆直插|進黑色子彈頭內褲,那薄薄的黑色布料包裹著男人的東西……

陸懷序抬眼,撞見盛渺目光。

他的嗓音驀地沙啞:“看了三年,還冇有看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