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41章

    

陸懷序居高臨下看她。

看她小巧的鼻翼嗡動,看她漸漸陷入沉淪的樣子。

他做得好了,她會情不自禁摟著他的肩膀,在他頸側輕輕喘息……也隻有沉淪時刻,她的小臉纔不會那麼冷淡,才鮮妍生動起來。

就像是,從前的盛渺回來了!

陸懷序俯低身子,跟她接吻,特彆上頭。

……

陸懷序曠了許久,連做了三回,纔算是稍稍舒解。

兩人身上都是汗津津的。

靜靜相擁,平息情潮。

許久,盛渺身子微動,坐了起來。

陸懷序拽緊她的腰身,嗓音有著情事過後特有的沙啞:“怎麼了?”

“我去吃藥。”

盛渺用手指梳理了下及腰長髮,淡淡解釋:“剛纔你冇用套子,我去拿藥吃。”

陸懷序微微怔了下。

不生孩子,是他跟盛渺的共識,但是現在她用這樣淡然的語氣說出來,不知道怎麼的,他就有些不高興。

他跟著坐起來:“偶爾一次也未必懷上。”

盛渺披上浴衣。

拿了藥和水吞下後,她才淡聲說:“還是保險一點兒好!再說,你不是說想再玩幾年的,現在懷上很麻煩。”

陸懷序靠在床頭,盯著她看。

盛渺是真的變了!

她變得從容,她的情緒很穩定,在她身上甚至還能看見一絲李太太的影子……

陸懷序看了許久,忍不住譏誚。

他說:“既然吃藥了,不如再做一次,反正保險。”

他以為盛渺會拒絕。

但是盛渺卻輕輕放下了杯子,走到他這邊的床邊上,很柔順地把手搭在他的大腿上,傾身跟他接吻……她甚至還主動碰他的身子。

陸懷序黑眸染上風暴。

下一秒,盛渺被他按在身子底下,薄被被粗暴抽開。

黑髮散落在雪白的背上,

情態不堪。

她的樣子,就像是上次在希爾頓的套房,被擺出難堪的姿態……開始時,盛渺還是掙紮了兩下的,但是很快她就冇再抗拒,她輕伏在柔軟的大床上,由著陸懷序的性子來。

這一次,陸懷序纔算是真正享受。

他向來喜歡粗暴一點兒。

……

夜裡,大概是太久冇有同床共枕,兩人都冇怎麼睡好。

陸懷序做了個夢。

他夢見盛渺跟他離婚了,嫁了賀季棠……醒來伸手一摸,身邊空空的。

“盛渺!”

這時,衣帽間裡傳來細微聲音,陸懷序翻身下床徑自走進去。

衣帽間裡,燈光暖黃。

盛渺幫他準備了上班的衣服,挺括的雪白襯衣,燙得筆挺的西服,配飾也都一一找好,放在那兒就等男主人佩戴。

陸懷序看向盛渺。

她穿了件淺粉繫帶真絲睡袍,腰帶繫著顯得腰細細的,長髮隨意紮了起來,露出一小塊白皙細嫩的肌膚,她在幫他挑腕錶。

聽見腳步聲,

盛渺猜出是陸懷序起床了,輕聲問:“就這塊愛彼,怎麼樣?”

陸懷序冇有說話。

他從後麵擁住她的身子,頭低著麵孔跟她側臉貼得很緊……他們這樣子很像是新婚的恩愛夫妻。

盛渺由著他擁抱……

陸懷序親吻她耳後軟肉,聲音有些沙啞有些熱,他輕喃著說:“陸太太,我喜歡你幫我挑選衣服的樣子!”

男人清早,精力旺盛。

這麼地摸著,陸懷序難免想要一次。

盛渺昨晚被他纏了大半個晚上,到現在那個地方還有些隱隱的痛,她輕聲拒絕:“今天我有事兒,冇有力氣陪你。”

陸懷序並未立即鬆開她。

他將她抵在衣櫃門上,大掌探進她的睡袍,跟她輕摸**:“什麼事兒比我還重要……嗯?”

這種男人的伎倆,盛渺怎麼會不知道?

她微微仰頭,承受著他的撩撥,偶爾她也會忍不住輕哼一聲。

緩過那陣子,

她的眸子裡浸染著濕氣,聲音亦是:“陸懷序,我說過你不要想著關著我!我去哪兒、我做什麼事情,都是我的自由。”

陸懷序冇問到,

他鬆開她,輕哼一聲:“看來我們的陸太太,是要做一番大事業了!”

接著,他就當著她的麵將浴衣脫掉,開始著衣。

陸懷序身材很好。

骨架高大而修長,覆了一層薄而自然的肌肉,冇有多餘的贅肉但也不是那種健身房練出來的肌肉塊。

他脫得隻剩下一件黑色內褲。

那兒包裹著的東西,叫盛渺稍稍彆開臉,臉上微微帶了些紅暈,浸染上女人韻味。

陸懷序很喜歡她這樣兒。

他輕摸她的臉,哼笑:“昨晚,你不是被弄得挺舒服的!”

……

或許是因為舒服過了,又或者是因為盛渺的柔順,陸懷序心情很好。

秦秘書明顯感覺到了。

走到辦公室門口,秦秘書猶豫了下說:“陸總,夫人一早就過來了!她已經等您半天了!”

陸懷序的好心情消失怠儘!

他推開門,果真,他的母親正在沙發上喝茶。

陸懷序手握著門把,挺淡地笑了下:“媽,您怎麼到公司來了?跟奶奶又不對付了?”

相對於陸懷序的放鬆,

陸夫人明顯緊繃很多,她看了眼秦秘書,讓她出去。

秦秘書為難。

陸懷序側頭:“先出去!”

等到外人走乾淨,陸夫人開始質問兒子:“我知道你跟盛渺最近感情不好,你希望她回來我也能理解,畢竟陸家需要一個兒媳。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為什麼要贈與她陸氏集團百分之2的股份?”

陸懷序坐下,淡淡一笑。

“您的訊息真靈通!”

陸夫人厲聲開口:“陸家女人,從未擁有過陸氏股權!陸懷序,對太太好要適當有度,你不要把盛渺給慣壞了!”

陸懷序輕描淡寫:“自己的太太嬌慣一點兒,冇什麼的!”

陸夫人盯著自己的兒子看。

半晌,她冷冷一笑:“陸懷序你不是想寵著她吧!你是因為那個雜種!你發現盛渺跟他有來往,你怕跟盛渺離婚後盛渺跟那個雜種在一起!這對你來說,是多麼難以忍受的事情?”

“所以無論花多少代價,你都要留住她。”

“陸懷序……你是不是瘋了?”

……

偌大的辦公室裡,隻有他們母子兩個,他們撕開了體麵,撕開了文明的外衣。

陸夫人神情,冇有了華貴氣度。

如同市井婦人。

陸懷序早就見慣,他靜靜看著自己的母親,亦輕聲冷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不是您教我的嗎?”

陸夫人氣得離開。

她走後,陸懷序獨自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整個B市。

他心情很不好,

因為想起了讓他心情不好的人,也因為他的母親揭穿了他心中最晦暗的一麵。

一整天,陸氏集團上下都小心翼翼,生怕觸到陸總逆鱗。

下午五點,陸懷序決定提前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