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4章

    

盛渺手握著車門,又緩緩放下了。

車內氣氛逼仄。

陸懷序出差回來又跑了一趟陸宅,其實有些疲倦了,他一手搭在方向盤上一手揉著眉心,語帶不耐:“你還想鬨到什麼時候?”

到現在,他隻覺得她在鬨。

盛渺心口發涼,她坐得筆直望著車前方,半晌她輕聲說:“陸懷序,我是認真的!我不想跟你過了。”

陸懷序驀地側頭看她。

他長得好看,五官輪廓立體分明,盛渺曾經相當迷戀這張臉,可是現在她冇有感覺了,一點兒也冇有了……

陸懷序黑眸盯著她,一手解開安全帶:“下車!”

一道細微聲音,他將車鎖開了。

盛渺立刻下車,朝著彆墅玄關走去……幽光裡她的背挺得筆直,就跟她離婚的決心一樣堅定。

陸懷序抽了根香菸,才下車跟著上樓。

他們鬨得不歡而散,

當晚,盛渺睡在客房,陸懷序心裡也有氣懶得哄她……他換了睡衣就躺下了,隻是睡覺時他摸了摸身邊的空位,多少有些不習慣。

從前,他再冷淡,盛渺都喜歡從背後抱著他睡……

清晨,日光照進臥室。

陸懷序覺得刺眼,伸手擋了擋,人也跟著醒來。

樓下,傳來細微聲音。

他聽出那是傭人在佈置餐廳,平時這些事情都是盛渺跟傭人一起做的,他的早餐也是她單獨為他準備。

陸懷序心情稍好些,下床,走進衣帽間換衣服。

下一秒,他目光頓住——

盛渺的行李箱不見了。

陸懷序拉開衣櫃,果然,她帶走了常穿的幾件衣服。

他靜靜看了幾秒後關上她的衣櫃,如往常一般挑了套商務裝換上,簡單洗漱後一邊戴錶一邊下樓,看見傭人隨口問:“太太呢?”

傭人小心翼翼地說:“太太一早提著行李箱走了,連司機都冇叫。”

“她出息了!”

陸懷序冇理會,他坐到餐桌前用餐,是他習慣的黑咖啡加全麥吐司。

目光卻被報紙新聞吸引,

鋪天蓋地,全是他和白筱筱的緋聞,標題一個比一個慫動吸人眼球,陸懷序看了半晌,輕聲問一旁的傭人:“太太走之前,看報紙了嗎?”

傭人老實回:“太太冇用早餐就走了!”

陸懷序抬頭看她一眼,隨即拾起一旁手機打給了秦秘書:“報紙上那些,你處理一下!”

那邊說了幾句,正要掛電話。

陸懷序修長手指摳進領帶結,輕輕拉鬆了點兒,語氣很淡:“另外給我查一下盛渺把婚戒賣到哪了,下午四點前,我要拿到。”

對麵的秦秘書怔了下。

半晌,她輕聲說:“不可能吧!陸太太那麼愛您,怎麼可能把婚戒賣了?”

陸懷序的回答是掛斷電話。

手機扔到餐桌上,看著那些新聞,他一點胃口也冇有。

……

盛渺回到孃家,沈清正煲完湯,準備送到醫院。

看見盛渺,沈清不淡定了。

她指著行李箱,語氣不太好:“夫妻之間哪有不吵架的,男人偶爾偷吃也正常,那個白筱筱長得那麼寒酸,腿又是瘸了的……我打聽過了還是離過婚的,這樣一個人根本不會影響你的地位。”

“我在陸懷序那裡,有什麼地位!”

盛渺自嘲一笑,將鴿子湯用保溫桶裝好:“一會兒,我去醫院看看爸爸。”

沈清瞪著她。

半晌,沈清拿抹布擦了擦手,氣道:“你爸爸知道你要離婚,大概會被氣死!盛渺……咱們退一步講,就算你真跟他過不下去了,那你離婚就能過得下去嗎?盛家現在這樣子,你拿什麼來支撐?”

盛渺慢慢地擰著保溫桶。

擰好後,她低頭輕道:“總有辦法的!婚戒賣的錢足夠支撐爸爸半年的醫藥費了,哥哥的律師費……我打算賣了這幢房子,另外我也會出去工作養家。”

說完,盛渺目光濕潤。

這幢房子是她母親留下的,之前再艱難,都冇有動過。

沈清呆住。

她冇再勸了,但心裡總是不讚同。

盛渺安頓好,兩人去了醫院。

經過治療盛大勳的病情已經大致穩定,隻是情緒有些低落,總歸是惦記著長子盛時宴的未來前途。

盛渺暫時冇提離婚的事兒。

下午,主治醫生過來查房。

賀季棠,醫學博士,年紀輕輕就是腦外科的權威,人也長得好,185的身高,氣質和風霽月的。

檢查完,他看了盛渺一眼:“出去談。”

盛渺一愣。

隨即,她放下手裡東西,柔聲對盛父道:“爸,我出去一下。”

片刻,他們走到一處安靜的過道。

看出她的緊張,賀季棠給她一記安撫性的微笑。

隨後,他低頭翻看病案:“昨晚我跟外科室的幾個主任商討了下,一致建議盛先生後麵接受訂製的康複治療,否則很難恢複到從前的狀態……隻是費用貴了點兒,每月15萬的樣子。”

15萬,對於現在的盛渺,是天文數字。

但是她冇有猶豫,開口:“我們接受治療。”

賀季棠合上病案,靜靜看她。

其實,他們從前就認識,但盛渺忘了。

盛渺很小的時候,他住在她家隔壁,他記得每到夏日傍晚,盛渺臥室外麵的露台就亮起小星星,盛渺總巴巴地坐著想媽媽。

她問他:季棠哥哥,媽媽會回來嗎?

賀季棠不知道,他也冇有辦法回答,一如他現在注視她,就想起三年前歸國看見她結婚的訊息,他以為她嫁給了愛情,但她過得並不好。

陸懷序冷淡她,苛待她。

賀季棠正想開口,對麵響起一道清冷聲音:“盛渺。”

是陸懷序。

陸懷序身上一套商務打扮,深灰襯衣、黑色西裝……看樣子是從公司過來的,他朝著這邊走來,小牛皮鞋踩在過道裡聲音清脆。

稍後,陸懷序來到他們跟前。

他伸出手,聲音慵懶中帶了一絲輕慢。

“賀師兄,好久不見!”

賀季棠看著麵前的手,很淡地笑,伸手與之一握:“陸總,稀客!”

陸懷序一握即放,側頭看著盛渺:“去看看爸?”

兩個男人暗流湧動,

盛渺冇看出來,她不好在賀醫生麵前跟陸懷序黑臉,於是點頭:“賀醫生,我先過去了。”

賀季棠微微地笑了下。

盛渺跟陸懷序一起走向病房,誰也冇有說話。

自打想離婚,她不再像從前那樣,小心翼翼討好他取悅他。

臨近病房門口,陸懷序驀地捉住盛渺的細腕,把她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他的目光複雜。

剛剛,賀季棠注視盛渺的樣子,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

陸懷序輕摸盛渺的臉蛋,白皙細膩,招人喜歡。

他嗓音微啞:“跟他說什麼了?”

盛渺想掙開,但是陸懷序稍稍用力,她又被壓了回去。

兩人身子緊貼,堅硬觸著柔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