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43章

    

盛渺任他碰觸。

她比過去,顯得還要柔順,但陸懷序還是覺得她跟從前不一樣了。

是哪裡不一樣呢!

大概是因為盛渺現在將陸太太這個身份,當成了工作來做,她滿足他的需求、她做家事讓他生活舒適,但就是冇有了愛。

愛與不愛,男人其實能感覺到。

陸懷序覺得自己不在意,隻是些微的不舒服。

盛渺不主動說。

他索性替她說了:“剛剛我看見了賀師兄,是因為見到他,才讓我們的陸太太這樣失態嗎?”

盛渺抬眼……

四目相對,頗有互相審視的意味。

半晌,盛渺輕聲開口:“陸懷序,你不需要整天懷疑我!我並冇有跟他私下聯絡,隻是碰巧撞見。”

陸懷序目光轉為研判。

半晌,他又輕輕摸了她的臉一下說:“我相信你陸太太!現在,可以跟我回家,陪我吃飯了嗎?”

盛渺還冇有點頭,就被他抱到身上了。

她不知道陸懷序是受了什麼刺激。

還在外麵的車上,他就掐著她的腰跟她接吻。吻了一會兒,她感覺到了他身體上的變化,那樣直愣愣地抵著她,氣勢洶洶的。

盛渺總歸不自在,

她彆開了臉,精緻小臉浸染了一抹女人韻味:“不是說要回去吃飯嗎?”

陸懷序黑眸深邃。

他正準備放開她,置物櫃裡的手機響了,拿起一看是路靳聲打來的。

路靳聲冇有兜彎子。

他直截了當地說:“傾城回來了!今天她生日大夥兒正給她慶祝呢,陸懷序你過來吧,就等你一個了!”

陸懷序握著盛渺的腰,接電話。

他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著盛渺看,等到路靳聲說完了,他輕輕哼笑:“這我得問問盛渺,看她放不放行!”

一口猝不及防的狗糧,把路靳聲給噎到了。

“陸懷序,你真是……”

“我一會兒到!地址發我微信。”

陸懷序掛上電話,將手機扔到一旁。

他自然不需要真的向盛渺報備,在他們這段婚姻關係裡,男女地位,涇渭分明。

他看了盛渺一眼,淡淡開口:“我先送你回去!”

他知道盛渺聽見了,他也知道黎傾城的身份還是有些特殊的,畢竟當年黎傾城也曾追著他跑了幾年,若是他足夠重視太太,就會避嫌。

或許是試探吧,他答應過去。

但盛渺冇有反應。

回去的車上,兩人都冇有說話,很沉默。

陸懷序將盛渺送回彆墅。

車子停下後他冇有下車,隻是傾身為她打開車門……盛渺停了兩秒側身淺笑:“陸懷序,玩得開心!”

她說完就下車了。

陸懷序冇立即將車開走,而是坐在車上抽了根香菸。

暮光透過車擋玻璃照在他麵上,給他輪廓分明的俊顏打出一道更立體的側影。

修長指間的一點猩紅,起起落落。

……

夜闌會所,頂級包廂。

來給黎傾城慶生的,都是他們這一圈子的發小,熟得很。

氣氛頂好!

陸懷序過來以後,一直靠在角落的沙發抽菸,偶爾喝點兒酒刷刷手機。

路靳聲端著馬克杯過來。

他湊近:“陸懷序你玩兒深沉呢!人來了怎麼也得給一個麵子,說兩句好聽的讓人高興高興,都是打小一起長大的彆那麼生分!”

陸懷序微仰著頭,徐徐吐出灰色煙霧。他睨著路靳聲:“我又不是賣笑的!”

路靳聲被嗆到了,正想問問有關盛渺的事情,黎傾城端著紅酒過來了。

她今天是精心打扮過的。

一套頗有女人味的裙子,舉手投足之間又刻意展現女人的風情。

她坐到陸懷序身邊,用一種很熟稔的語氣,很輕快地問:“陸懷序怎麼冇帶盛渺過來?你跟她結婚以後,似乎就冇怎麼帶她出來玩過。怎麼……大企業家,是看不上我,還是看不上你太太啊?”

這話,三分曖昧,七分試探。

何況她說話時,身子都快捱到陸懷序肩側了,那白皙的柔軟貼著男人雪白襯衣,若有似無的摩擦,黎傾城相信,冇有男人能抵抗得了。

路靳聲簡直冇眼看了。

他佯裝冇聽見,喝了口洋酒。

陸懷序放下手機,他側頭看著黎傾城,還有她那身頗為性感的裙子。

女人的挑逗暗示,男人會不懂?

陸懷序收回目光,挺正經地輕笑一聲:“她不適合!”

黎傾城花了半天心思,陸懷序冇有接招,不禁有些氣惱。

哪知,陸懷序話鋒一轉:“不過既然你提起來,那就叫她過來好了,正好我來得匆忙冇帶禮物,讓你嫂子給你補上!”

禮物,嫂子……

路靳聲一口酒差點兒噴了。

抬眼,卻看見了黎睿,他頓時就明白陸懷序為什麼這樣說了,這是特意說給黎睿聽的呢!

果真,黎睿神情難看!

那邊陸懷序打了電話給盛渺,他用很溫柔的語氣跟妻子說,希望她來參加黎傾城的生日聚會,並讓她幫著帶份禮物。

黎傾城在一旁聽著,不以為然。

她跟盛渺認識多年,她很瞭解盛渺,盛渺絕對不會大度到給自己買禮物……冇有女人能大度地給情敵買禮物。

但是她想錯了。

一小時後,盛渺就坐著司機的車過來了。

她換了套衣服,迪奧的針織刺繡上衣,下麵是黑色釘珠長裙。

端莊優雅,又有點兒性感。

盛渺將一份禮物遞給黎傾城,聲音柔柔的:“傾城真不好意思!如果陸懷序早說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一定不會準備得這樣倉促,雖然晚了還是要跟你說一聲,生日快樂。”

她言語間給足丈夫麵子,冇有一絲介蒂。

黎傾城彎起嘴角:“盛渺,叫你破費了!這份禮物不便宜吧!”

盛渺看向丈夫。

她的目光很溫柔,而後莞爾一笑:“是陸懷序的錢。”

在場的人都默不作聲。

從前他們很看不上盛渺,一來是陸懷序不喜歡她,二來盛渺總有些孩子氣……冇想到再見麵,她變成了無懈可擊的陸太太。

正是沉默之時,

路靳聲懶懶開口:“剛剛不是誰說要玩真心話大冒險的嗎?哎……盛渺你玩不玩?挺有意思的!”

盛渺還冇回話,黎傾城撩了下長髮,笑道:“就怕陸懷序捨不得!”

她這樣,還是想排斥盛渺。

她看得出來,男人們看著盛渺的目光,多多少少帶了幾分驚豔跟趨之若鶩,這讓她心裡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