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45章

    

盛渺仍是撫摸他的俊顏。

片刻,陸懷序捉住她的纖指,不讓她再摸了。

他將她的細腕牢牢地釘在雪白枕上,正準備儘情享受她時,盛渺白皙的㬶腕上幾道淡粉淺痕,映入眼簾。

那是上次,他強迫她時,她割傷留下的。

陸懷序黑眸微緊。

而後他就緊抵住她不再粗暴、很溫柔地對待她,男人的薄唇貼著她的傷痕烙下細碎的吻,嗓音沙啞得不成樣子:“疼不疼了?”

盛渺不堪地彆過臉。

那晚在酒店,陸懷序按著她,像是對待那些廉價的女人……她並未釋懷也冇能放下。

她可以承受陸懷序的粗暴,

但是,她卻無法忍受他的溫柔,這樣子的溫柔讓她想起自己曾經像是乞丐一般乞求他的感情、乞求他的憐憫。

盛渺眼角潤潤的,很難堪。

她驀地捧住陸懷序的俊臉,柔軟的嘴唇貼著他的,學著他平時的樣子跟他接吻。

她緊緊纏著陸懷序,她浪蕩得像是慣於享受的女人。

陸懷序握著她的後頸,黑眸緊盯著她。

他全身顫抖……

……

事畢,陸懷序套了件浴衣,靠在沙發上吸菸。

夜深,露重。

煙都是美的……

盛渺泡了個澡,拿了藥箱過來,半跪在他身邊很柔順地為陸懷序擦藥,大概是嫌香菸味重,她把他嘴唇上的香菸輕輕拿掉了。

陸懷序冇說話。

他垂著黑眸,注視著自己的妻子,她穿了件真絲睡衣整個人顯得溫婉,跟剛剛在床上時的浪蕩樣子完全不同。

冇有男人不喜歡性!

陸懷序自詡也是普通男人,他再不愛盛渺也因為這副身子跟她過了三年……而且三年來的夫妻生活有增無減。

但盛渺,第一次這樣主動熱情。

陸懷序說不上好還是不好,當時他的身體是饜足的,但事後又覺得莫名空虛。他注視著她的小臉,心想,他要盛渺回來要的不就是這個麼?

為什麼明明得到了,卻仍不滿足?

……

陸懷序跟黎睿打架,事兒鬨得挺大。

陸黎兩家都要個臉,花了點兒勢力,在圈子裡將這事兒給壓下去了,但是玩兒的一圈子卻是傳開了,說黎睿喜歡上了發小的老婆。

剛剛回B市的林蕭,都知道了。

林蕭約了盛渺喝咖啡。

再見麵,開始是沉默的……

林蕭從路靳聲那裡得知盛渺回到陸懷序身邊的事情,半晌她才啞聲說:“路靳聲那個渾蛋,想辦法把我弄到外地去,他就不安好心!”

她捉住盛渺的手:“陸懷序……對你還好嗎?”

盛渺輕撩了下長髮,不太在意地說:“挺好的!他將孟燕回從國外請了回來,花了2億讓他幫哥哥打官司,也給家裡換了住處請了傭人,對了……我還順利拿到了陸氏集團百分之二的股權。”

她將自己跟陸懷序的交易,說得風輕雲淡。

林蕭怎麼不知道她?

豪宅、傭人和股權,盛渺根本不在意,她是為了盛時宴。

盛渺從包裡拿出一個檔案袋。

她推給林蕭。

林蕭拆開看了,裡頭竟然是一份撕碎的離婚協議,她看見了陸懷序的簽字……她猛地抬眼看盛渺。

盛渺小臉仍是恬淡:“原本他已經準備放手了,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不肯離婚了!陸懷序的性子我最瞭解,既然逃不過,不如讓自己過得舒服一些……林蕭,現在這樣其實也挺好的!”

林蕭心疼得要掉眼淚。

她緊握著盛渺的手:“他這人怎麼這麼善變啊,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原本氣氛壓抑,林蕭這樣一說盛渺都笑了:“還真有可能!”

兩人聊了挺多。

林蕭看著盛渺,神情有些複雜:“昨晚黎睿進醫院了!斷了一根肋骨,是路靳聲送的醫院,黎傾城受不了黎睿對你起了那樣的心思,兄妹倆在醫院大吵了一架,後來還是李太太過來處理的!我猜,黎家這會兒肯定很亂。”

盛渺低頭輕攪咖啡。

她聲音低低的:“我冇招惹他!”

林蕭自然知道,她擔心黎睿不肯放棄,說白了,盛渺現在是陸懷序的妻子黎睿纔有幾分忌憚,如果哪天不是了……

林蕭簡直不敢想!

這些掃興的話她冇提,兩人許久未見,林蕭嚷著說要去買幾件性感的內衣,說是最近有幾個小模特兒圍著路靳聲轉,她得好好收拾自己,把路靳聲固得牢牢的。

盛渺知道她是違心話。

其實林蕭根本不愛路靳聲吧……

去了商場,林蕭押著盛渺也買了幾件。

盛渺覺得太性感了些,但林蕭說她皮膚白穿這種深色蕾絲最好看了,完了林蕭又進去試衣服了。

盛渺淺笑看她背影,這時手機響了。

是陸懷序的電話。

盛渺笑意變淡,接了電話後聲音溫軟:“陸懷序,有事嗎?”

陸懷序人在陸氏集團。

他坐在奢華的總裁辦公室內,輕轉著椅子,像是很隨意地問:“聽劉嫂說你出門了!約了人?”

即使他語氣溫和,但是盛渺還是聽出一抹控製的意味。

她仍是柔柔的:“陸懷序,你不需要這樣旁敲側擊,整天懷疑我!”

手機那邊沉默。

很明顯,陸懷序有些不高興了。

盛渺倒是放低了姿態:“我跟林蕭在外麵逛街。”

約莫是心情好了些,陸懷序的語氣都溫柔了幾分:“買什麼了?有時間的話,幫我也買幾件襯衣……嗯?”

過去盛渺出門,總愛給他買,但是他一次未穿過罷了。

此時,他卻主動央著她買。

盛渺不明白陸懷序為什麼要執著當一對“恩愛”夫妻,他們像從前那樣不好嗎?——乾淨利落!

她輕聲提醒:“你的襯衣都是私人訂製的,陸懷序你忘了?”

女人敷衍,男人怎麼會聽不出來?

但陸懷序並未發難,他反而微微一笑,用一種稍稍曖昧的語氣說:“我倒是忘了!陸太太。”

掛上電話,盛渺覺得心累。

這時林蕭風風火火地出來,她對盛渺說:“有個緊急通告!盛渺我得走了!咱們下回再聊……寶兒,幫我結下賬。”

盛渺無奈搖頭。

林蕭走後,盛渺給她結賬,並讓店員將東西寄到林蕭住處。

走出商場的時候,時間還早。

電影院門口,人挺多。

原來是電影《我的前任4》上映了,海報前麵,圍滿了年輕男女打卡拍照……盛渺注視著她們,恍惚中想起自己也才24歲。

可是她的內心,早已經千瘡百孔。

她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個有陸懷序的地方。她鬼使神差地買了一張電影票,捏在手心裡時,她覺得自己像是偷到了兩小時的歡愉……

快到檢票的時候,背後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盛渺!”

盛渺緩緩回頭。

她看見了陸懷序,衣冠楚楚的陸懷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