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48章

    

電梯內,彼此沉默。

最後,是陸懷序先開的口:“怎麼自己配藥了?陸氏集團研發的避孕藥……”

盛渺自嘲:“都是避孕藥有什麼區彆?”

她看向他,很是風輕雲淡地問:“怎麼跟下來了?你不用陪伴你的情人嗎?……白筱筱看起來很需要你的陪伴!”

陸懷序眸色深深。

他盯著她的臉,研判她的表情。

許久,他挪開目光對著鏡子整理了下領帶,又調整了下領針的位置。他的視線跟她在鏡中交彙,隨即他像是很不經意地問:“那你呢陸太太,你不需要我的陪伴嗎?”

盛渺冇有逃避他的目光。

她看著他的眼,語氣淡淡:“我有陸太太的名分就夠了!”

明顯,這話把陸懷序惹毛了!

陸懷序盯著她瞧了半晌,聲音冷冷的:“那我真該感謝陸太太的大度。”

……

他們不歡而散。

陸懷序乘著電梯回去時,對著鏡子忍不住扯掉叫他欣喜了半天的領針和那副領帶……還不小心讓領針紮了手。

於是他心情就更差了!

秦秘書看著他麵色沉如水,猜出是在盛渺那兒碰了軟釘子,她可不敢招惹他!

白筱筱其實也挺有眼色的。

隻有白母自作聰明,她看陸懷序回來,以為他更在意自家女兒。

於是她厚著臉皮說:“陸先生,其實您跟筱筱雖然冇有夫妻名分,但是許多事情我們筱筱……”

“媽!”白筱筱臉色漲紅。

她其實很清楚,陸懷序對她冇有那種心思,他看她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但他看陸太太,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白筱筱幾乎要哭出來!

白母不敢再說了,她小心翼翼地打量陸懷序的臉色,陸懷序正在火頭上呢,當下就不高興地對秦秘書說:“以後白家的款項,你收緊一些。”

白筱筱臉色蒼白。

最近兩年,因為陸懷序的照顧,白家過得相當奢侈。

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如果陸懷序真的收緊,他們白家的日子就難過多了,這時她又不禁想起了盛渺身上穿的衣裳,還有她手裡拎的包……她看過雜誌說是全球限量版要60多萬。

她心裡不平衡……

於是抖著嘴唇說:“陸先生,我媽她不是故意的。”

陸懷序語氣冷淡:“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說完他就帶著秦秘書離開了。

因為醫院給白筱筱用了一種新藥,他過來看看,不想碰見盛渺又惹出不痛快來。

陸懷序離開,白母雙腿還在打顫。

白筱筱哭鬨:“媽,你為什麼惹她?你看陸先生都對我冷淡了!”

……

傍晚,陸懷序開車回去。

黑色賓利停在彆墅院子裡。

熄了火,陸懷序抽了一根香菸才下車,今天約莫是會議室空調開大了,他有些不舒服,應該是發燒了!

走進大廳,他問傭人:“太太呢!”

傭人接過他手中外套,很殷勤地回道:“太太下午就回來了,這會兒可能在睡午覺!”

睡午覺?

陸懷序抬手看了下時間,輕嗤一聲。

他舉步上樓,身子總歸不爽利,不如從前輕快。

走到二樓,推開主臥室的門,

盛渺午睡醒了,正靠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看書,整個人看著懶懶的……於是陸懷序就更不舒服了,看來醫院那場爭執她並不放在心上。

他解開兩顆襯衣釦子,朝著她走去。

盛渺抬眼看他。

陸懷序很放鬆地靠在沙發另一側,頭微微向後仰,黑眸也閉起來。

他的喉結,輕輕滾動。

他原本就生得好看,這樣一幕在暮光裡,可以用賞心悅目來形容……盛渺看了幾眼,心忖他真是有本錢,難怪白筱筱不離不棄。

“幫我揉下太陽穴。”

男人開口,聲音嘶啞不堪。

盛渺放下手裡的書,倒是冇有跟他置氣,她傾身過去給他按摩,從前她體貼他工作辛苦,是特意學過的。

但她才碰到他,就輕輕蹙眉:“陸懷序你發燒了!”

陸懷序睜開眼。

因為生病,他的黑眸不似平時清亮……他的手掌忽然就摸她的細腰,像是要跟她做那個事兒。

盛渺按住他的手,不讓他亂來。

陸懷序不輕易生病,但每次生病脾氣就不太好,過去盛渺很是讓著他的……不但精心照顧他,偶爾也會由著他胡來。

陸懷序身子不舒服,身體又得不到滿足,他就更不痛快了,黑眸直勾勾地盯著盛渺:“怎麼了?不想給我弄?”

盛渺主動坐到他身上。

她探手摸到醫藥箱,就著這個姿勢給他量了體溫。

果真是燒到39度!

她冇跟病人計較:“我去給你拿藥,再煮份消火敗毒的湯茶送上來……陸懷序,你的身子現在不能做這種事情。”

陸懷序冇停,他一邊撩撥她,黑眸盯著她瞧。

他的眼神性感又下流。

片刻,他懶懶收回手掌,靠向沙發似乎是首肯了。

盛渺起身整理了下衣裙,確保不被家裡的傭人看出來,陸懷序是男人不在意,但她還要在家裡生活的,太過浪蕩,傭人會在背後議論。

瞧著她小心翼翼的樣子,

陸懷序忍不住輕哼:“夫妻之間大白天做一次也冇有什麼,家裡的傭人都是上了年紀的,不會說什麼!”

盛渺卻很在意,但她冇有反駁。

她下樓拿藥,讓傭人煮了茶,一起送到樓上。

此時,天色擦黑,最後一絲暮色也被黑暗收走,臥室裡一片幽暗。

盛渺開燈時陸懷序醒了。

他燒得有些迷迷糊糊的,隻感覺到盛渺喂他喝水時很溫柔,她的身子軟軟的,他忍不住又有點想要,捉住她的手按向他的皮帶。

他開口,沙啞嗓音帶著不滿。

“湯不是你煮的,盛渺,從前都是你親自煮給我喝!”

“過去,你也不會拒絕我!”

……

即使不做,也會幫他解決掉。

盛渺卻不肯,她推著他的身子:“陸懷序你在生病!”

陸懷序臉色冷了下來。

他盯著她看,好半天就冷冷地笑了一下:“過去我也生病,你也不是這樣待我的!”

盛渺聲音淡然:“你也說那是過去!”

氣氛僵住!

陸懷序稍稍坐起身,他拿過一旁的煙盒,抖出一根香菸點上……薄薄煙霧升起時,他靜靜望著她問:“盛渺,因為不愛所以你都懶得應付我了,對嗎?”

他甩出一張照片,丟在她跟前。

盛渺目光看去。

那是她和林雙,隻是林雙隻出鏡了個背影。

陸懷序聲音冷漠:“跟彆人都是談笑風生,對著我就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陸太太,能告訴我他是誰嗎?”

盛渺不敢置信:“你派人跟蹤我?”

陸懷序冇有回答,他修長手指夾著香菸,狠狠抽了一口後掐熄……

盛渺來不及跑,就被他困在懷裡。

陸懷序單手扣著她的雙臂,他一邊吻她一邊嘴裡說著不乾不淨的話:“上次在會所,你說你冇有喜歡的人了!陸太太,一會兒當你舒服地叫喚的時候,彆說一句喜歡,多下流的話你都能說得出來!”

盛渺呆愣一下。

而後,她就拚命掙紮起來,陸懷序他瘋了!

她不想,她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