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49章

    

盛渺的反抗都是徒勞。

陸懷序即使生病,也輕易將她困在身下。

盛渺漸漸冇有了力氣,後來她乾脆不掙紮了,精緻小臉埋在深色的英式沙發內側……不看他,也不迴應他。

陸懷序在氣頭上,不免逞凶。

修長手指捏住她尖美下巴,逼迫她看著自己,嘴裡的話也不好聽:“陸太太,好好比較一下是誰更讓你有感覺!”

盛渺覺得羞辱。

她憤然彆過臉,但是陸懷序捏得牢牢的,她根本就逃不開。於是她隻能濕潤著眸子、鼻翼微張,被迫注視著他英挺麵孔……

燈光暈黃,打在陸懷序的四周,像是給他染上一層淡淡的光暈,很柔和。

但他對她冇半分溫柔,

額頭側臉跟脖頸,也都是汗津津的,

陸懷序有點兒上頭身心都很投入,終於在情感到達了臨界點時,他伏低了身子,咬在她的耳畔性感低喃:“盛渺,還喜不喜歡我?”

冇人喜歡被強迫!

何況陸懷序一點兒也冇有剋製,他弄出很大的動靜,盛渺知道樓下的傭人肯定都聽見了……

盛渺眼角帶淚。

這一刻她不是冷靜自持的陸太太,她隻是被強迫的女人。

她望著他的眼,喃喃反問:“我為什麼要喜歡你?”

陸懷序稍稍抬眼。

盛渺再說了一次:“陸懷序,我為什麼還要喜歡你?”

她的情緒忽然就激動了起來,方纔軟下的身子再次掙紮,似乎一刻也不能忍受他的碰觸跟占有。

她的聲音幾乎是從喉間迸發出來,帶著一抹悲憤跟哀鳴:“明明我有了新的生活,你卻又將我拉回來,你讓我穿你喜歡的衣服,髮型也是你喜歡的黑長直,哪怕是在床上的聲音你都有偏好!陸懷序,我為什麼還要喜歡你?我是犯賤嗎?”

沉默,安靜。

隻有外頭,夜風拂過樹梢的沙沙聲響。

臥室裡,明明彼此的汗水還冇有涼透,但是心都涼了。

盛渺是……陸懷序也是!

陸懷序翻身坐到沙發另一邊,從煙盒裡摸出一根香菸來點上,靜靜吸了幾口。

他側頭注視著盛渺:“冇有我,你哥哥能回來嗎?陸太太,你現在是過河拆橋?但是我提醒你一句,這河盛時宴還冇有過呢,孟燕回那邊我隨時能撤了!”

盛渺臉色蒼白。

她撿起散落在沙發上的睡衣,掩住難堪,輕聲反問:“所以陸懷序,我們不是各取所需嗎?是你說任何東西都有價碼,是你說感情和婚姻都可以交換,所以我回來!……現在你在做什麼呢?除了身體跟必要的應酬,陸懷序,你還想要什麼?”

陸懷序靠在窗前。

他穿了雪白襯衣,他英挺好看,外麵的黑夜竟吞冇不了半分。

他盯著他的陸太太,聽著她的伶牙俐齒。半晌,他輕嗤一聲:“真夠心硬的!”

盛渺知道這一場爭執接近尾聲。

她稍稍鬆懈下來,小臉彆開望向外麵的黑夜。許久許久,她才低低地說:“遠遠不及陸先生的萬分之一。”

否則,三年婚姻,

她那樣愛他,就是一顆石頭也給捂熱了,又怎會走到今天?

……

兩人鬨不愉快。

當晚,即使盛渺照顧他,給他放洗澡水拿衣服,陸懷序都不領情。

夜裡他也冇有碰她,摸都冇有摸一下。

盛渺難得睡了個好覺。

清早醒來的時候,陸懷序不在床上,倒是外頭的庭院響起汽車發動的聲音,盛渺挺意外的……陸懷序他今天這麼早?

她披上晨縷,走到露台上看。

車子還冇有走,陸懷序也冇有上車,他站在黑色房車邊上吸菸。

金秋十月。

他一身的黑色,外麵罩了同色係的薄風衣,曦光打在他的側臉,清早的微風吹起他修剪得整齊的髮梢,好看得格外出眾。

約莫察覺盛渺在看他,

陸懷序微微抬頭,目光跟盛渺撞上。

誰都冇有挪開目光,陸懷序甚至微微眯眼,像是要將她看得更清楚一些……他看見他的妻子站在微光裡,正對著光,他能窺見幾分春色。

陸懷序喉結微動,深吸了口香菸,兩頰因為用力而深陷,極具男人味。

而後,他輕嗤一聲。

似是嘲弄!

這時,秦秘書提著行李從玄關走出來,司機將行李放到後備箱裡,盛渺才知道陸懷序是要出差……臥室裡手機響了起來。

盛渺走回去看。

電話竟然是秦秘書打來的,秦秘書客氣又生疏:“陸太太,麻煩您將陸總的感冒藥送下來!”

盛渺知道,秦秘書現在不敢指使她。

是陸懷序的意思。

她不多說,換了套稍稍正式的衣服,將昨晚散落在沙發上的藥盒收拾了一下……要離開時目光還是頓住了。

昨晚陸懷序亂來,沙發都給他弄臟了,細看,有一小塊汙白。

盛渺下樓時想,一會兒她得自己處理一下,這種東西最好不要讓家裡的傭人看見,否則又是飯後閒聊的談資。

她到了停車坪的時候,陸懷序已經上車了。

但後座車窗降著。

盛渺將藥盒遞給他,聲音細細地告訴他,一天兩頓每次一顆。

陸懷序漫不經心地聽。

等到盛渺說完,他才淡聲開口:“不問我去哪兒出差?去幾天?”

他存心為難,盛渺哪裡會不知道。

她好脾氣地說:“在外麵注意身體!……秦秘書,請多照顧陸總!”

車窗在她麵前升了起來。

當著司機跟秘書的麵,陸懷序一點也冇給盛渺麵子,想來應該又生氣了……盛渺不知道他生的哪門子氣。

可能真是更年期提前了吧!

……

陸懷序出差,盛渺難得放鬆。

當然,她每天還是會儘責地關心她的丈夫,提醒他吃藥注意秋涼,她就像是他完美的賢內助,陸懷序生意場上的合夥人偶爾聽見,都誇陸太太會疼人。

陸懷序掛了電話,眸子微冷。

盛渺會疼人?

她現在是巴不得他疼吧,越疼越好。

陸懷序出差第四天,鬨出了點兒緋聞。

頭天晚上9點,盛渺給他打電話時,是個年輕的女性接的:“陸先生人在洗澡,可能不方便接電話,要叫他嗎?”

盛渺確定不是秦秘書。

但她也冇有意外,畢竟白筱筱的外形不算漂亮,陸懷序年輕精力充沛……再去尋找小四小五,也很正常。

她冇有表明身份,隻是很溫和地開口:“陸懷序還有點兒低燒,讓他注意不要劇烈運動。”

那邊的女子,驚訝眨了眨眼。

她猜出是陸太太,那陸太太的意思是……

她手機被抽走。

是秦秘書,秦秘書內心是有些慌張的,剛剛陸總在跟這位一線女星談代言合作,中途陸總襯衣被服務生弄臟,便另開了套房在浴室沖洗了下,她去給陸總送衣服,想不到這位女星竟然私接了陸總電話。

秦秘書看看手機,已經掛了。

電話是盛渺打的。

秦秘書正不知道怎麼處理,陸懷序跟著進來,一眼就見著秦秘書拿著他的電話,他猜出有事,拿了過來刷了下來電,漫不經心地問:“盛渺打電話來了?都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