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懷序 作品

第8章

    

大約是白筱筱太高調,終於還是驚動了陸夫人。

陸夫人找上了盛渺。

當時,盛渺正在一家超商表演,身上穿著演出公司租來的廉價禮服,拉小提琴的手也貼了好幾個創口貼。

如果不說,誰能想到這是陸氏集團的少夫人?

陸夫人站在台下,神情有些嚴厲。

盛渺看見她,指尖一頓,但隨即她就專心拉琴。

中場休息時,陸夫人走了過來語氣冷淡疏離:“外麵有家咖啡廳,我在那裡等你。”說完人就離開了。

盛渺繼續擦琴。

旁邊的同事不放心,湊過來低聲說:“盛渺,你是不是有麻煩了?剛纔那女的看著不好惹的樣子!”

盛渺搖頭淡笑:“冇事!是認識的一個……長輩。”

那人半信半疑。

盛渺換了自己的衣服,去門口的咖啡廳。

陸夫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因為太貴氣,所以很顯眼。

盛渺過去坐下。

陸夫人給她點了一杯檸檬水,淡淡道:“喝咖啡對皮膚不好。”

她又看著盛渺的衣著,忍不住責備道:“你要體驗生活,我可以給你安排最好的樂團!這是什麼地方、是你這個陸太太該來的嗎?還有……你身上穿的什麼衣服,在陸懷序回來之前,必須一切回到原位!真是亂了套了。”

她說了許多。

盛渺就安靜地聽,末了她很淡地笑笑——

“我覺得這樣很好。”

“還有,我跟陸懷序要離婚了,他去了哪您難道不清楚嗎?”

……

陸夫人一窒。

這是盛渺首次,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而且盛渺冇有叫她一聲媽。

過去,不管陸懷序怎麼冷淡她,盛渺見了她都是很尊重的。

一時間,陸夫人有些不習慣。

盛渺索性把話說開了:“我知道您不喜歡我,所以您今天過來找我,我挺驚訝的,我一直以為您比較希望我跟陸懷序離婚。”

陸夫人靜靜打量她。

許久未見,盛渺是不一樣了。

不再唯唯諾諾,變得伶牙俐齒。

但陸夫人畢竟在上流圈子幾十年,自然有些手段,聞言她笑了。

笑得風輕雲淡。

片刻,陸夫人收起笑意:“是,我確實不大喜歡你!長得太漂亮了……太漂亮的女人不好!但是相比之下我更不喜歡白筱筱進門,那種亂七八糟的出身也敢肖想爬進陸家大門。”

她驀地又笑了下:“不過她冇機會了!腿斷了又離過婚,平常的男人都不會要,何況是陸懷序!”

盛渺聽了全身惡寒。

陸夫人卻是從從容容。

她輕摸盛渺的臉蛋,低歎:“你很美!難怪陸懷序恨著恨著,都放不開手了!”

說完,陸夫人起身。

她環顧四周,淡淡道:“我會跟陸懷序談談!讓他接你回去。”

末了她又挺嫌棄:“這裡不適合你!”

陸夫人走出咖啡廳,外頭,早有一輛黑色房車在等著。

司機恭敬打開車門。

陸夫人坐上車後,靠著奢華椅背緩緩舒了口氣。

她知道盛渺怎麼想的。

無非是不自由、如豢養的寵物,丈夫不尊重自己……可是誰不是從那樣子過來的呢?又有誰年輕時不是容色傾城,依舊栓不住丈夫的心。

盛渺還是太年輕、太沖動!

想到這個,陸夫人又是一陣嫌棄,她靠窗而望……卻看見一個人熟悉的人。

成熟英挺,氣質出眾,在人群中相當耀眼。

但是在陸夫人眼裡,卻如同眼中釘、肉中刺。

她喃喃自語:“這個小雜種!”

前頭開車的司機,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夫人怎麼會說出這樣粗俗不堪的字眼,他一定是聽錯了。

……

陸夫人離開。

咖啡廳裡,盛渺獨自坐了幾分鐘。她冇有時間去哀悼什麼,因為她很忙,忙於生計忙於奔波。

深夜,回去時下起了雨。

怕小提琴淋濕,盛渺脫了外套包著,快步跑向公交站台。

她難得捨得打車。

但是下雨天,車很不好打,站在陰雨綿綿的深夜半小時……盛渺凍得發抖,最後準備跑回去。

但才跑了兩步,她看見了陸懷序。

正前方,水光陸離的馬路邊上,停了一輛黑色鋥亮的高級車子。

車窗半降,露出陸懷序那張矜貴的臉。

他穿著一襲黑白經典西裝,樣子像是從哪個正式場所纔出來的,全身帶著一抹淡淡的鬆弛感……襯得盛渺更為狼狽。

隔著雨夜,四目相對,靜靜凝望。

盛渺凍得雙唇顫抖。

她的手死死抱著小提琴,像是抓住生命裡最後一根浮草……她心裡清楚,這是陸懷序給她的台階。

現在,她隻需要服個軟,坐上車。

她馬上會有乾淨的毛毯和熱水,明早不需要再去商場表演,她會在豪華柔軟的大床上醒來,當回那個陸太太。

但,那不是她要的!

盛渺站在雨裡,靜靜與他相望。

雨勢漸大,沾濕了眼睫,也模糊了彼此的目光。

約莫一分鐘時間,她單手擋著頭頂,在雨裡向前奔跑……

雨水濺起,濺在名貴的車身。

她與他,在雨夜錯身而過。

深夜的街頭,盛渺在雨中奔跑的聲音,一聲聲敲在陸懷序的心裡……淡淡的,悶悶的。

他冇有下車,他任由盛渺擦身而過。

他看見她的臉,冇有一絲血色。

他看見她漂亮的手指貼上了醫用膠布,他看見她身上樸素的衣裳,也看見她全身上下冇有一件像樣的首飾。

但即使如此,盛渺也冇有向他低頭。

雨,繼續下……

車擋玻璃前,雨刮器不停左右擺動。

車內,司機跟一旁的秦秘書都默不作聲,因為都看得出來陸懷序心情很不好。

良久。

終於,陸懷序輕聲開口:“秦秘書,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盛渺不在那家機構上班而選擇這種不體麵的演出公司?她是喜歡吃苦?”

秦秘書心頭大震。

她斟酌半響,才低低地說:“我以為……這樣能讓太太早點回家!陸總,我可以去向太太解釋,說這並不是您的意思。”

幽光中,亮起一點猩紅在陸懷序指間。

他吸菸的樣子很矜貴。

薄薄的灰色煙霧中,陸懷序語氣帶了一絲嘲弄:“在她心裡,你做的跟我做,有什麼區彆嗎?”

秦秘書心裡一鬆。

但是隨即,陸懷序側身將菸頭熄掉,聲音變得冰冷涼薄:“下車!”

秦秘書愣住:“陸總,外麵下著雨。”

陸懷序靠向真皮座椅,微微仰頭,幽暗中他白皙的脖頸,喉結有力隆起。

他嗤笑了一聲。

“盛渺都能在外麵跑,你不能?”

“秦秘書,哪一點讓你覺得,你比盛渺要嬌貴些?”

……

秦秘書難堪不已。

她心中知道,這是陸懷序對她的懲罰,因為她自作主張打壓了盛渺。陸懷序的意思很明白,要麼下車跑要麼就從陸氏滾蛋。

她,低估了盛渺在陸懷序心中的地位,也高估了她自己!

秦秘書顫著腿下車。

雨很大,打濕了她的職業套裙。

她滿頭滿臉都是水,一咬牙,脫下高跟鞋。

冒雨奔跑!

前頭開車的司機,看得一愣一愣的,要知道平常秦秘書最是高傲了,仗著自己是陸總的學妹,可瞧不起人。

想不到,她竟然也有這天!

陸懷序靠在後座,亦靜靜地看著,但他心裡卻在想盛渺。

他在想,為什麼非得讓盛渺回去呢!

盛渺的性格太柔順,不是他喜歡的。事實上,他陸懷序至今冇有喜歡過誰,即使婚前有過娶白筱筱的意思,也不過是因為醒來時,記憶中對小提琴聲的驚豔。

隻是後來,白筱筱拉的,他都不愛聽了。

聽了頭疼!

至於盛渺,應該是習慣吧!

前些天他有對袖釦,一直冇有找著,若是盛渺在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他具體位置,還有昨天清早,他去衣帽間換衣服,被衣櫃上的金屬拉手電了一下。

這是結婚以後第一次。

盛渺在的時候,她很注意家裡的濕度,每到秋冬,她會將所有容易起電的東西用阻隔套包好……有盛渺在的生活,其實很舒適。

但他一邊享受,一邊不在意她。

雨夜,陸懷序靠在車裡,想著盛渺的種種。

最後他確定,他之所以想讓盛渺回去,是因為她適合當陸太太,而不是他喜歡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