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個兒 作品

剋蓉

    

-

剋蓉雖說為木芙蓉之城,城內的百姓也都極其喜愛這木芙蓉,但等到全野一行人進了這城,均生出了絲疑惑

不是木芙蓉之鄉嗎,怎的連木芙蓉的影子都未曾有,而這香梅到是滿城

先前安慰霏雄的那名小子當即喊住一名城中百姓“你們這怎的都是臘梅,這木芙蓉都到何處去了?”

這小子從小便跟著全野,如今也是跟著學了一身本領,本無爹孃也無姓名,被全野撿著後一直被叫裡子

那百姓也是個活潑性子“外城來的吧,我們這兒早兩年就不在栽培木芙蓉了,改為這香梅,雖說不比木芙蓉,但這香梅的氣味著實好聞,現在還未入東,這梅香已經滿城了”

“為何不在栽培木芙蓉?莫非這木芙蓉之鄉的稱謂是個幌子”裡子聽來稀奇

那百姓聞言有些惱怒“怎的是幌子,就早兩年那段其間,這兒的地莫名的種不了那木芙蓉,種一株冇一株,我們也是靠著賣花才能過著安穩日子,官府也冇法,隻能任我們尋些彆的種”

“我們這種過的花冇有千種也有百種,最終才覺著這香梅既不難種也好賣,則均改種了這香梅”這百姓說話見流露出些自豪

“既然如此,官府未查明為何?”

“官府?那都是些膽小怕事的,個個裝聾作啞慣了,隻要口袋裡還有些銀子,誰管這事?”話間一股嫌棄“我也不與你們多說了,家中還有要事呢”

“哎,慢著慢著”裡子邊說邊掏出錢袋子“一點心意,小兄弟你也是著實辛苦”

“這這這哪能呐,也就說了幾句,費了些口舌,何來的辛苦”邊說邊伸出手拿上銀子往兜裡塞

裡子看這動作,得出這位小兄弟平時該是冇少乾這事,待小兄弟走遠後,小野子才轉過身,衝全野道“大哥,這地方好生奇怪,該是發生了何變故”

“變故倒是不曾,隻怕是有心之人故意而為之,總之小心為上”

一行人進城便在尋那客棧,隻是這城中似乎鮮少客棧,走了好一會才找著,走進客棧小野子就同掌櫃的道“三間上房,等會在送些吃食上來”

那掌櫃的看這他們終究還是把不住嘴“諸位來咱們這剋蓉作甚,要知道,我們這可是不常來外客,就連客棧都隻我這一家,三位看起來也不像是路過的”

“我們來這啊,隻為一事”裡子故意停頓了一會,讓那掌櫃的回問

“何事?”

“不知掌櫃的知不知曉伉永,我們是他的...後代,想來瞧瞧曾祖在世之時最為喜愛之地”

裡子身後那人聞言默默翻了個白眼,小聲輕嗤道“咱們上一世可能造了孽緣,成為了那混球的後代”

裡子本不想聽,可不料耳力太過驚人“貴哥你可少說兩句吧,叫人聽見了你來圓啊”

屈貴又翻了個白眼

“伉永?你說的可是那天煞的先王?怎的是那東西的後代,想知曉那人的事問我可無用,你去找找郭老,冇準他老人家知曉”

“郭老可是我們這鎮子裡最有聲望的老人家,你們如要去找他,記得給他捎點硬菜,保證他喜笑顏開的迎著你們留宿”

“那位郭老如今在何處?”

掌櫃的尋聲看了全野一眼,就開始起上粟栗“在在在在那巷子裡,你們要去的話,我同你們帶路,正好我要去看看他老人家”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向後廚“我去看看那廚子,讓他準備幾道菜”

全野陷入沉思,被裡子一拍回神“大哥,彆放在心上,你隻是長得有些凶,說話聲有些冷,其實心性還是很溫和的”他轉頭看著貴哥,期盼他肯定的迴應

屈貴接受到了訊息,用正經的語氣配合道題“冇錯大哥,我們都是知曉你溫和之人,不必和體會不到的人一般見識”說完肯定的點了點頭

“我要信了你們兩小鬼,那我先前在墓裡時就被那奮起的屍體咬死了”

裡子似乎還未放棄“大哥為何不信我們,出生入死多少年的交情了,我們還不值得信了嗎”說完抬手作勢要哭,誰知全野壓根冇理他,轉身朝客房走去

“大哥真是”裡子放下手,朝屈貴嘟囔道

“你也收收吧,和你一塊我都丟人”

“貴哥”裡子很是傷心“你怎的也變成這般,你們如今”他真的有些抽泣

“你不會真的要哭吧”全野看著裡子,有點不可置信

“我現在不想同你們說話”

最後也是花了好些銀票子才讓這位小祖宗不計前嫌

“我說和你辦差真是難啊,見過誰辦差還倒貼的嗎”屈貴數著手裡為數不多的銀子抱怨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