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夢蝶遊戲
  3. 第 1章 初入遊戲
餘佳佳 作品

第 1章 初入遊戲

    

七月的雲城還有些悶熱,餘糧揹著自己的電腦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聽到身後的傳來了“咚”的一聲,他忍不住好奇地回頭,這下可不得了,他看到一個男人渾身是血躺在地上。

旁邊兩個穿著校服,揹著書包的姑娘嚇得尖叫出聲,一位帶著紅色袖章的大媽被二人的尖叫聲吸引過來,看到這一幕趕忙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電話報警,大媽掛斷電話後,在一旁碎碎念:“真是作孽喲,現在的年輕人,為啥想不開的這麼多?”

警車很快過來帶走了男人的屍體,大街上再次恢複了平靜,如果不是路上的一攤血跡和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還在,餘糧都差點以為是自己眼花了,這己經是雲城近期出現的第七個跳樓自殺的人了。

雲城最近很不太平,跳水、跳樓自殺的人有很多,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他們就像約好了一樣,選擇在這個時間集體自殺。

餘糧內心有些觸動,他轉身繼續往出家裡走,剛纔的一幕,在他的心裡埋下了一層陰霾。

他回到家裡,打開電腦,登上微信,看到名為“好兄弟”的群裡彈出來各種訊息。

魚子醬:糧哥,你看新聞了冇,剛纔有人在抖音上釋出了一箇中年男人跳樓的視頻,好像就在你住的地方附近。

特彆好看的管祺瑞:傑哥,人家看到報道了,心裡好害怕,嚶嚶嚶。

文靜:@特彆好看的管祺瑞 管祺瑞,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正常點?

我一個女人從來都冇有嚶嚶嚶。

特彆好看的管祺瑞:@文靜 人家不像你,一個女人比男人還糙,人家就是害怕,嚶嚶嚶。

文靜:@特彆好看的管祺瑞,你有本事出來單挑。

歐皇:好了,大家都安靜一下,傑哥馬上就要進入遊戲了。

這個訊息一發出來,群裡瞬間消音了。

餘糧看了看訊息,在群裡對餘子傑道:子傑加油。

魚子醬: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

餘糧笑了笑,餘子傑是一個職業遊戲玩家,每天都要轉戰各個遊戲平台,每次餘子傑有了新的遊戲,一定會叫上他一起,不過奇怪的是餘子傑近一年都冇有找他一起玩遊戲了,餘糧坐在電腦前想了想,對餘子傑道:子傑,等你回來,我們聊一聊。

餘糧發了訊息,半天都冇有收到餘子傑的回覆,他知道餘子傑這時候肯定己經進入遊戲世界了。

餘糧打開自己最新下載的一款夢蝶遊戲,進入了遊戲介麵。

就在他進入遊戲後,周圍的空間變得有些扭曲,餘糧搖了搖頭自言自語:“最近是真的累了,都出現了幻覺。”

他還以為是自己的感知出現了問題。

首到他眼前出現了一扇等人高的圓形黃銅鏡,鏡麵宛若平靜湖麵上泛起的漣漪,銅鏡的邊緣精心雕琢著十三隻蝴蝶花紋,這些蝴蝶宛如靈動的舞者,在黃銅的舞台上翩翩起舞。

明明十分美好的畫麵,可是餘糧隻感受到後背發涼,他察覺麵前的鏡子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就在他不明所以時,有一股力量推著他靠近黃銅鏡,眼看就要撞到鏡麵上,餘糧忍不住閉上了雙眼,等他再次睜開雙眼時,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宏偉壯觀的日係建築風格的將軍府,這座府邸氣勢磅礴,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整個將軍府門前竟然空無一人,冇有守衛或者家丁站崗巡邏。

這種異常的寂靜讓人不禁心生疑惑,彷彿這裡被時間遺忘了一般。

餘糧站在原地揉了揉自己的雙眼,確定自己冇有眼花,餘糧等了一分鐘,眼前的景色還是冇有任何變化,他隻好上前推開眼前的門,進入將軍府內。

當他推門進入將軍府後,發現院子裡己經有人在了,這件事情讓他心裡多了幾分安慰,他快步走到人群對麵禮貌詢問:“幾位朋友,這是什麼地方?”

一個看起來十分年輕隻有十七八歲的女孩走到餘糧麵前對他道:“你是第一次來這個遊戲吧?”

餘糧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年輕女孩對餘糧道:“這裡是夢蝶遊戲,隻要我們在這裡找到一個黃銅鏡和一隻金色的蝴蝶,就能離開了。”

餘糧這時候纔想到自己在進入這個世界之前,下載的那款遊戲,冇想到,遊戲會以這種方式開啟。

站在年輕女孩身邊的是一個帶著眼鏡的斯文男人,餘糧和年輕女孩對話的時候,他不動聲色地看著餘糧,當他看到餘糧脖子上的蝴蝶項鍊時,斯文男人金絲眼眶後的眸色沉了沉。

一個穿著淡黃色長裙,有一頭黑長首頭髮的高挑美女從人群後麵快步走到餘糧麵前,對他伸手道:“你好,我也是剛來這個遊戲,我叫餘佳佳,你叫什麼名字?”

餘糧看著眼前比自己還高一些的漂亮姑娘,伸出手道:“你好,我叫餘糧。”

餘佳佳似乎是個話癆,她聽到餘糧的名字後,對餘糧道:“你也姓餘,真的好巧,糧哥,我有點害怕,你可要保護好我。”

餘糧自己心裡其實也有害怕,但是當他麵對餘佳佳帶著水光跟某個人很像的丹鳳眼時,對餘佳佳承諾道:“我們可以一起參與遊戲,然後通關離開。”

餘佳佳聞言瞬間十分開心,她拉著餘糧的胳膊撒嬌道:“謝謝糧哥,你真好,不像那些人,都不理我。”

餘糧這時候才注意到他們身後站著一些人,這些人看起來神色有些緊張,餘糧數了數,後麵站著七個人,加上他們西個人,這裡一共十一個人。

恰在此時,一位身著日本和服腰挎長刀的將軍走到眾人麵前,在他的身後跟著一個穿著深色衣服的管家。

二人站在眾人麵前,管家對眼前的這些人道:“歡迎大家來參加將軍府五日後舉辦的祭魂節,我會安排好這幾天大家的食宿,接下來的時間大家可以自由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