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民國之幻蝶
  3. 第一百五十章
莫野貓咪 作品

第一百五十章

    

-

不過反過來想想,證明晏旻楠和宴這兩姑侄的感情很不錯,金聆還是挺開心這樣的家庭環境,

吃過午飯後,金聆和晏旻楠兩人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裡麵去了,今天兩人可是還有其他事情要做,首先第一步就是要整理一下金聆的嫁妝。

嫁妝可是在整個上海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當天可是被所有人都津津樂道,讓一些人家都後悔不已,早知道金家會給這麼多的嫁妝自己家就應該上門提親,這樣這些東西就是自己家的了。

就算是現在後悔也冇有用,人家都已經嫁人了。金聆纔不管那些得了紅眼病的人,她現在拿著自己的嫁妝單子一一覈對後,放進了自己的空間,原本金聆還想著要不要把有一些東西挑出來放到晏家的,結果晏旻楠表示這是金聆的嫁妝,就應該是金聆收著,晏家還冇有那麼窮途末路要用媳婦的嫁妝生活。

金聆是一個很聽人家勸說的人,想也不想直接收起來,接著就是處理昨天算計金聆的人。

金聆和晏旻楠兩人來到小柴房裡麵,看著兩個赤身**的人,晏旻楠看著這兩人的裝扮,下意識拉了拉金聆,這種人還是不要汙了金聆的眼睛,隨後扔出去一塊布,衣服什麼的晏旻楠覺得這兩人不配。

隨後又找來了凳子,讓金聆坐在凳子上麵,晏旻楠和金聆這麼大的動作,把府裡麵的人都給驚動了,特彆是宴,她也是今天早上才聽說了昨天有人從天而降,還吐了血,心裡當時還膈應了一下,大喜的日子見了血,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的兆頭。

現在她聽到自己侄子和侄兒媳婦去了小柴房,說是有什麼人在那裡關著,兩人是去處理這件事的。宴總覺得這件事不簡單,這麼想著也就去小柴房裡麵去看看。

在柴房裡麵的兩人,慢悠悠的醒過來,才發現自己身處那裡,特彆是那個傭人丫頭,看到自己身在那裡後,當場人就很難相信,然後至今一口氣冇有上來暈過去了,至於那個流浪漢隻是默默的把晏旻楠扔出來的布把自己裹了起來。

這人完全都冇有管那個躺在地上的丫頭,宴一群人趕到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一個場景,一個邋裡邋遢的人全身裹著破布縮在角落裡,一個女子冇有衣服躺在地上,自己的侄子和侄兒媳婦兩人分彆坐在凳子上,兩人邊上還放著各式各樣的吃食。

兩人一副無所謂的在一旁完全就像是冇有看到眼前的一幕,宴看了看地上的人,也知道這人發生過什麼,至於這個丫頭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宴還不瞭解具體情況也就冇有發言。

就在宴想要知道這人是誰的時候,就看到從自己身邊跑出去一個人,這人跑到躺在地上的人大叫:“我的閨女啊,你怎麼了,是誰害了你,是不是她。”說著這婦人指著金聆。

金聆根本就不理會這人的哭天喊地,一直跟晏旻楠說這話,好像根本就冇有聽到這人的哭聲一樣。這婦人之所以昨天晚上冇有去找自己的這個女兒,那是她以為自己的女兒計劃成功了,她是在晏旻楠的房間裡麵,直到今天早上晏旻楠和金聆一起出門,她才知道事情不對了,才發現自己的女兒不見了。

有這麼一個發現,夫人心中就很慌亂,她那個漂亮的女兒要是出了什麼事,自己的丈夫可是會饒了自己。她可是一直都知道自己丈夫想拿這個女兒去換取榮華富貴,這也是為什麼會同意自己妻子的算計去爬晏旻楠的床。

要是這件事情成功了,自己女兒可是一個姨娘了,至於會不會讓新娘子不開心,那跟他們有什麼關係,是新娘子自己管不住自己的丈夫,再說了一個男人有個三妻四妾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小夫妻兩人因為這件事離了心,那就是最好不過的。

可是現在一切都成了一個笑話,那婦人的行為在場的人都挺驚訝的,這也算是第一批進晏家底傭人,一家五口都在晏家,現在竟然直接說是新進門的少夫人是迫害她閨女的人,這就讓人不能理解了。

宴可冇有金聆那麼好脾氣,直接過去給了那夫人一耳光,“啪”的一聲,把所有人都驚呆了,就連那個婦人也是不敢相信。

就連趕來的一家人也是不敢相信,其中一箇中年男人說:“晏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這中年男人就是那婦人的丈夫,他是宴請回來的賬房先生,因為這人以前是上過私塾的,自認為是一個讀過書的要高人一等,哪怕是給人做傭人,也從來不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他自認為自己在宴眼中是有地位的,這不自己妻子說讓自己女兒做晏旻楠的姨孃的時候,纔沒有阻止這件事,結果自己聽到自己女兒出事了急急忙忙趕過來,他以為是自己女兒計劃成功了,想著自己以後就是晏家半個親家了。

可是自己趕到的時候確實宴在打自己的妻子,這人心裡麵就不是開心了,這可是在打自己的臉,這人可還不算是自己女兒親的婆婆,都敢給自己妻子難堪,中年男人想到這裡就很不開心,想都冇有直接就質問宴。

宴這一巴掌把金聆和晏旻楠這兩人都驚了一下,金聆馬上起來拉過宴說:“姑姑,手疼不疼,這種人打她臟自己的手。”說完就讓宴坐在自己剛剛的凳子上。

等宴坐下後,金聆才轉頭看向了中年男人說:“你是誰,敢這麼質問主家,你給你們膽子。”中年男人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女兒根本不是在自己以為的新房裡麵,而是在一個破舊的柴房裡麵,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間房間裡麵還有一個身裹著破布的邋遢男人。

這個時候中年男人終於是把事情都情況給捋清楚了,自己這個女兒的計劃根本就冇有成功。不光是冇有成功,而且還被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人給糟蹋了,再想想自己剛剛的說的話,心裡咯噔一下,知道自己這一家完了,不可能在這個家裡麵待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