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莫惆
  3. Chapter 4
懷漱 作品

Chapter 4

    

-

“沙沙沙——”

清晨大雪初停,地麵積雪未銷,踩上去颯颯作響。

柳懷晏懷裡抱著一摞書,匆匆忙忙向書院趕去。

為了維持生計,養活住在廢舊學堂裡的孩子們,他又另向城中的書院求職以獲取收入。院長知他收養了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感歎他的仁心,又見他學識淵博確能擔講師一職,便破格錄用他。

因開春後有不少學生要去應考,大雪剛停書院便恢複了課業。

心裡想著今日授課的內容,柳懷晏走的很快,不一會就行至長街。

礙於大雪難行,街上的店鋪隻有稀稀落落幾間重新開始了營業,看起來分外冷清。

在路過某個巷口時,人聲突然嘈雜起來。他聽到有人在痛哭,其聲淒淒,叫聞者也不由傷懷感悲。

柳懷晏微微放慢了腳步,側目,看了一眼。有不少人圍在那戶人家門前議論紛紛,一婦人在其中正掩麵流淚,泣不成聲。

“這回又是王家的兒子不見哩。”巷口的幾個婦人看著此等場麵,也心有慼慼。

有個婦人手捂著嘴巴,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已經好幾戶人家丟孩子哩,我這心裡怕得喲,睡覺都睡不踏實。”

“哎呦,誰不是呢,”另一個婦人擺擺手,“我現在呐隻有一直把我們囡囡放在麵前看著才能放心一點。”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告訴報官了多久也不見管一管的。”

“這日子喲,難過嘍。”

一聲長歎息後,眾人散去。柳懷晏也加快腳步,向書院趕去。

雪地空茫,人行過,在上麵留下一串串的腳印。

柳懷晏略微留意了一下。

受剛纔所聞的提點,他看著這些腳印,也驀地發現不對。

縱觀整條長街,在這積雪之上,竟冇有任何來自孩童的足跡。

————

對街的茶樓上,趙客縵和林瓊聿也看到了那婦人失子痛哭。

他們天微亮就已經來此,忽而聽到街上有人大聲呼喊孩子的姓名,正疑惑怎麼會有孩童一早就亂跑出去,聽得旁人議論才知曉幼童失蹤已經是近日多發。

“師姐。”一提及人口失蹤之事,林瓊聿就條件反射地警覺起來。

“嗯,我明白。”趙客縵應聲。她知道他的意思,“我也認為這或許同師妹的失蹤有所關聯。”

“這麼多孩子突然失蹤必然是有歹人所為,”她手指輕點著桌麵,“許多孩子甚至在家中消失不見,說明此人武藝高強,擅長潛入。”

她頓了一下,閉眼,放開神識。

在神識範圍內,仍是和先前師妹那次一樣,並冇有感應到靈力波動過的痕跡。

有些煩躁地“嘖”了一聲,她皺眉,伸出兩根手指。“根據我的感應情況來說,大致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此人同擄走師妹的人不是同一個,且隻是普通人而並非修士。”

“第二種,此人同帶走師妹的人是同一個,且極擅斂息隱匿之術。又或者說,”她微微眯起眼,“此人修為高強,遠在你我之上。”

“但這種人應當不會出現在這裡吧?”林瓊聿搖頭:“仙盟明令禁止修士乾涉凡間世事,那些大能更是被限製來此,我覺得修為高過我們的可能性不大。”

“更何況,除了修士以外,人間的能人異士也挺多,還可能是其他我們察覺不到的法術。”

“也是。”趙客縵有些頭疼地敲了敲額頭。她向來也是不太擅長思考,現在遇到這樣麻煩的事件,心裡煩躁度蹭蹭上漲。

“反正不管怎麼說,”最後她一錘定音,“我們就順著人口失蹤這條線往下追。”

“無論凶手是否為同一個人,我們都至少要抓到一個。”

————

“此人一定還會繼續作案。”

鬱遊手裡搖著摺扇,聽千鐘在一旁彙報這幾日打聽來的訊息,心裡已有思量。

與棲山來的那兩人不同,他自小出身簪纓世族,對那些貴族的貪嗔癡念也有所瞭解。在知道失蹤人口的數量後他清楚,這僅僅隻是事件的開始。

摺扇抵著下巴,鬱遊陷入沉思。

在來此城之前,他就曾聽方不晚同他說起棲山小師妹在皇城失蹤的訊息。當時他本並冇有在意,直到他收到本家傳來的訊息,得知妹妹鬱纓也在皇城中消失不見,這才明白事情或許多有蹊蹺,於是他便帶著千鐘來此尋人。

在來到皇城之後,他遇到了棲山的趙客縵和林瓊聿,並有些意外地發現棲山小師妹和鬱纓失蹤前都曾住於鳴玉酒樓。

而他現在所住的這間房,正是妹妹失蹤前住的那間。他趕來的很快,距離鬱纓失蹤並冇有幾天,還尚未有人入住過。

可以說,這裡就是案發的第一現場。

除了酒樓的正常打掃之外,鬱遊已經確定這裡並無任何法術掩蓋的痕跡。也就是說,那人帶走了鬱纓之後並冇有再回來。

是粗心遺漏,還是自信算無遺漏,抑或是受人阻礙不得返回?

鬱遊摩挲著下巴,又想到長廊儘頭那間古怪的“鳴玉亂”,麵色微沉。

不管怎麼樣,他看向房內的那張床榻。那人冇冇有再回來都是他最大的錯誤。

因為他絕不會發現,在那床板之下,有一個用血寫的“救”字。

上麵附著著鬱纓的本源靈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