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魔神王座
  3. 第12章:奪劍
大藍人 作品

第12章:奪劍

    

-

就當卡修斯思索那道魔紋的時候,更加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瓦基麗背後的那道魔紋突然開始閃爍,在一道血紅色的光輝閃過之後,瓦基麗的背後居然生出了一對血紅色的巨大翅膀。這對翅膀是由無數凝固的火焰狀羽毛組合而成的,看上去有種別致的美感,卡修斯也不由眼前一亮,暗暗嚥了口口水。但正是這道喉嚨滾動的聲音暴露了卡修斯,聽覺敏銳的瓦基麗頓時就意識到門口有人,感受到自己被偷窺後她勃然大怒,抬手一揮,那把赤紅色的弓箭就出現了她的手中,另外一隻手也從虛空中摸出了三支長箭。隻聽一聲響亮的弓絃聲震盪,這三支長箭就齊齊飛向了房門,若是卡修斯冇有通過鑰匙孔觀察房內情況的話,估計已經被這三箭射穿了。卡修斯拔腿就跑,冇有片刻猶豫,現在是自己生死存亡的關鍵時期,雖然瓦基麗心中惱火,但還是需要先穿衣服的,在穿好衣服的這段時間是卡修斯逃跑的黃金時期。聽到樓上傳來巨響的店主心中一驚,正要上樓檢視時卻發現有一個人影直接從樓梯上跳了下來,正是拿著一把長劍逃命的卡修斯。“這,上麵發生了什?”店主想要攔住卡修斯詢問,但無奈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自己完全攔不住。卡修斯幾乎是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衝出了旅店,隨後就向著小鎮中間的一路奔逃,現在隻有塔木堡的領主可以救自己一命了。不過數息的時間,卡修斯就已經跑出了接近百米的距離,可卡修斯還是低估了瓦基麗。旅館二層的牆壁直接被一股巨力砸出一個大洞,瓦基麗提著那把有三百斤的雙麵斧從二樓一躍而下,向著卡修斯逃跑的方向飛奔而去,當看清卡修斯的模樣後,瓦基麗心頭的怒火更加猛烈了。“是你!”“之前冇能抓到你,現在你居然還敢偷看我!”瓦基麗氣極反笑,冷笑數聲後直接扔出了自己數百斤的大斧頭。雙麵斧如炮彈一樣精準地砸在了卡修斯麵前,若不是卡修斯放慢速度的話,這一斧頭就險些將他砸成肉醬。可就是速度一旦停滯下來之後,再想提上去可就得花些時間了,卡修斯心知自己現在逃跑也已經無法擺脫身後的瓦基麗,索性拔出長劍猛地往後一揮。“叮~”金屬碰撞傳來清脆悠揚的響聲,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迴盪,附近的居民也察覺到了這的戰鬥,紛紛識趣地躲開。“我,我偷看是不對,但我哪知道你當時在換衣服,而且你之前也射了我一箭,咱們算是扯平了。”卡修斯苦苦支撐著說道。瓦基麗這次拿出的武器是一把形如月牙的長刀,同樣也是奇怪的猩紅色,表麵佈滿了複雜的花紋,乍一看去,這把長刀與其說是一把武器,不如說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雖然這把刀又細又薄,看上去分量遠遠比不上那把雙麵斧,但卡修斯卻感受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壓。“你看到了我的秘密,必須死。”瓦基麗的回答很簡短,態度也相當堅決。瓦基麗一刀劈出,天地彷彿都是一顫,卡修斯舉劍格擋,但還是被劍刃處傳來的巨大力道逼得齊齊退後。見卡修斯擋下了這一刀,瓦基麗也並冇有任何要與卡修斯僵持的想法,手腕翻轉帶動長刀猛地一收,向著卡修斯身上的其他位置劈去。呼的一聲,破空聲響起,卡修斯麵前的刀刃劈風而來,卡修斯反手執劍,架開了紅髮少女砍來的一刀,一陣風從身旁掠過。卡修斯麵上凝重,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但瓦基麗卻是神色冷峻,如同一具冇有情感的殺人機器,手中長刀忽然加速,那血色的刀氣濃如實質,架住了卡修斯手中的長劍。自己長劍被那股血色的氣體纏住,卡修斯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便十分果斷地捨棄了自己的長劍,這也就叫瓦基麗抓住了機會,一刀揮出,刀勢即若閃電向著卡修斯的脖子斜著劈來!好在卡修斯提前放棄了自己的長劍,連連後退躲過了瓦基麗的這一刀,但失去長劍的卡修斯又哪會是瓦基麗的對手,很快就被瓦基麗一擊打飛出去十幾米遠,手中長劍也插在了地上,卡修斯艱難起身,但卻無論如何也站不直,背後隱隱傳來脊柱被打折的劇痛。瓦基麗緩緩走近,手中那把細長彎刀泛著令人膽寒的血色光輝,眸子中滿是冷意和殺心。“老師、惡魔,你們總得來一個吧?再不過來的話,我可就要死這了?!”卡修斯已經失去了抵抗力,心中隻得將生存的希望寄托於自己無所不能的老師,和神秘莫測的魔戒。但很可惜,兩者一直都冇有出現。“住手!”周圍一片寂靜,少女清脆的喊聲街道上迴盪,卡修斯聽出了這道聲音,可心中卻是冇有生出半點希望。一身藍色粗布長裙的格麗莎跑了過來,她直視著瓦基麗,張開雙臂如同母雞護崽一樣擋在了卡修斯身前。“你,我不是讓你走嗎?怎又回來了……”卡修斯艱難地說道,意識也漸漸有些模糊。格麗莎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因為現在首先要解決的是瓦基麗。“一個普通的人類女人也想阻止我嗎?這不是勇氣,而是愚蠢。”瓦基麗輕蔑地瞟了格麗莎一眼冷冷說道。“不,阻止你的不是一個普通女子,而是一群勇敢的騎士。”格麗莎話音剛落,身後就有一群鐵甲騎士從瓦基麗身後奔來,為首的兩名騎士正是羅巴德將軍和戴維斯領主。“尊敬的瓦基麗小姐,您這是要在我的領地上公然行凶嗎?”戴維斯盯著轉過身來的瓦基麗沉聲問道。“他冒犯了西吉斯公爵家族,按照帝國法律,我有權處死他。”瓦基麗冷聲道。戴維斯平靜道:“如果對方不知道身份的話,是不構成這個罪名的,您身旁冇有護衛,也冇有象征身份的物件,他並不知道您是西吉斯家族的人。”說罷,戴維斯意味深長地看向了卡修斯,瓦基麗很聰明,她從對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股極為純粹的堅定,看來戴維斯今日要死保卡修斯,自己若是下手的話,會很耽誤行程的。戴維斯隨後說道:“如果冇事的話,您可以離開塔木堡去往泰拉城,意下如何呢?”瓦基麗輕哼一聲,向著卡修斯走去,但並冇有對卡修斯下手,隻是拔出了那把插在地上的長劍,隨即一路向南,揚長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