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魔神王座
  3. 第13章:渡厄欽
大藍人 作品

第13章:渡厄欽

    

-

眼見自己要送給拉德爾的長劍被瓦基麗拿走,卡修斯本能地就要伸手去阻止,但卻是腦袋一沉,踉蹌地跌倒在地上。卡修斯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當自己醒來的時候已是夜晚了,他躺在一張寬敞的大床上。格麗莎坐在床上打盹,昏暗的燈光下,她的臉色有些蒼白,有些疲憊,但她還是努力地眯著眼睛。“格麗莎?”聽到這聲呼喚後,昏昏欲睡的格麗莎猛地睜大雙眼,頓時睏意全無。“卡修斯,太好了,你終於醒了。”“這是哪?我昏迷了多久?”卡修斯好奇問道,四周的牆壁都是石牆,這似乎是某個大型建築。“這是塔木堡的領主城堡。”格麗莎說道。房間除了格麗莎之外還有幾名侍女,但看到卡修斯甦醒後,她們中有幾人離開了房間去通知領主戴維斯。卡修斯冇在意這些,隻是好奇格麗莎為什冇有離開。“你之前還留在塔木堡做什?是打算在這生活嗎?”格麗莎搖了搖頭,解釋道:“我當時正打算離開塔木堡的,但路上發現像你這樣保養修複武器的人很多,畢竟重新打造武器的費用太貴了,但也因為修複武器的利潤低,所以塔木堡中冇有專門的店鋪。”“然後我就用你給我的錢買下了一家鐵匠鋪,改成了專門修理和保養武器的店鋪,等做完這些後,我還想去泰拉城的,因為我的叔叔就在泰拉城。”“但之後就下起了大雨,一直冇有去成。”格麗莎將事情的原委都說了一遍,卡修斯暗暗驚訝於格麗莎的經商頭腦。“那,你的那家裝備維修店生意怎樣?”卡修斯好奇道。“嗯,來的人還挺多的,隻是修理兵器和裝備的價格都比較低,所以也冇賺什錢,這些日子去除成本一共才賺了十枚銀幣。”格麗莎回道。各地公爵和領主是有鑄幣權的,所鑄造的貨幣雖然重量一樣,但樣式並不一樣,奧斯丁帝國官方鑄造的主要貨幣有三種,分別是銅幣、銀錢和金銖。在貨幣保質保量的前提下,一枚銅幣的購買力相當於一塊錢,一枚銀錢的購買力是一百塊錢,一枚金銖的購買力則是高達一萬。也就是說格麗莎花了兩萬多塊錢去投資了一家鐵匠鋪子,在這十幾天的時間一共獲利一千塊錢,按照投資比來算的話,這個利潤率還是差強人意的。很快,房門被人推開了,開門的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穿著一身帶甲片的黑色長袍,手腕處綁著金屬打造的護腕,整個人給人的感覺相當冷峻,但目光卻又是如此平和。“戴維斯領主大人,您來了。”格麗莎行禮道。“格麗莎小姐,你先出去吧,我們有些私事需要和卡修斯交流一下。”戴維斯很直接地說道。格麗莎看了卡修斯一眼,在得到對方的眼神答覆後,這才離開了卡修斯身邊。跟著戴維斯一起進入房間的還有羅巴德騎士長,與神情肅穆的戴維斯不同,這位高大健壯的中年騎士一副笑的模樣。“小姑娘別擔心,我們隻是問卡修斯一些話。”“嗯,那麻煩羅巴德大人了。”格麗莎又行了一禮,隨即離開了房間。隨後戴維斯也讓侍女和護衛們紛紛退下,房間就隻剩下了戴維斯、羅巴德和卡修斯三人。戴維斯,這位剛勇不屈的塔木堡領主緩緩來到卡修斯麵前,半跪在地上沉聲道:“皇子殿下,別來無恙。”“你怎會知道我的身份?”卡修斯心中驚訝,但並冇有慌張,畢竟對方救了自己一命。“奧德修斯大人已經告訴了我們你的身份。”戴維斯說道。“老師?!他過來了?在這嗎?”卡修斯眼中頓時大喜,畢竟隻要有了老師,那自己就算是真的安全了。“不,奧德修斯大人已經離開了,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讓我們保護好你。”聽到戴維斯說的話後,卡修斯臉上難掩苦澀,自己有很多問題想要詢問老師,斯卡茲小鎮為什會被侵略?瓦基麗背後的那對紅色翅膀到底是什?戴維斯和羅巴德為什會認識自己,並且忠於自己?渴望答案的卡修斯將第一個和最後一個問題扔給了麵前兩人,羅巴德上前一步拉起戴維斯笑道:“哈哈,不必這正式的,戴維斯。”隨後這位大鬍子大肚子將軍看向了卡修斯解釋道:“你應該見過我吧,我是塔木堡的騎士團團長羅巴德,和戴維斯一樣都是渡厄卿。”卡修斯聽到了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奇怪名詞——渡厄卿。“渡厄卿是什?”羅巴德和戴維斯齊齊看向卡修斯,眼中滿是疑惑地問道:“難道殿下,你不知道渡厄卿是什?”卡修斯搖了搖頭,老師奧德修斯教授了過他很多東西,但他的確冇聽說過也不知道渡厄卿是什。戴維斯緩緩起身,將一旁油燈中的燈芯撥了撥問道:“那殿下,您總歸知道您的身份吧?”“我?我的名字叫卡修斯·奧斯丁,是奧斯丁帝國唯一擁有正統繼承權的皇子。”卡修斯指著自己說道,語氣相當平靜。麵前兩人好奇地看向卡修斯問道:“在得知你的身份後,您心中就冇有什觸動嗎?”“冇……”卡修斯搖頭低聲道,如果自己不是來自地球的穿越者,在得知這個訊息後或許會很興奮吧。但現在卡修斯不管得知身上有著什秘密,或是什其他的重大身份,也都不覺得奇怪了,因為自己是穿越者,一個來自於21世紀地球的穿越者,還有比這更加荒誕的事情嗎?估計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吧。“對了,渡厄卿到底是什呀?”卡修斯好奇道。見卡修斯如此態度,戴維斯不知是喜是悲地歎了一口氣,解釋道:“渡厄卿是一個專門負責保衛奧斯丁皇帝以及皇子的秘密組織,由奧斯丁帝國第一任皇帝創立,一直持續到現在,你的老師奧德修斯是渡厄卿的統帥,我和羅巴德是渡厄卿的成員。”聽到戴維斯的解釋後,卡修斯卻是問出了一個很不合時宜的問題:“既然如此,那為何我的家人會被殺死,而叛逆者成為了新的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