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魔神王座
  3. 第4章:契約
大藍人 作品

第4章:契約

    

-

女騎士摘下那兩側有著翅膀花紋的頭盔,凡是看到這名女子的士兵都紛紛瞪大了眼睛,他們冇想到這個毫不猶豫射殺族人的狠辣女人,居然有著天使般嬌美的容顏。“我叫阿彌斯·西吉斯,是西吉斯家族的嫡女,所有人聽我命令,包圍那個敢劫持我族人的傢夥。”女騎士指向卡修斯說道,雖然她的五官很柔和,但目光卻是極為銳利。死了長官,但現在來了一個更高的長官,這群西吉斯家族的私軍也並冇有異議,畢竟給誰賣命都一樣。三百多持槍披甲的士卒不斷向著卡修斯逼近,那名女騎士的箭術相當驚人,卡修斯也無法直接突圍,隻能在對方的包圍下慢慢後退,可身後是熊熊燃燒的鐵匠鋪,又哪還有生路?格麗莎四下看著尋找生路,她此時的小臉也變得無比慘白,看著周圍燃燒的一切和不斷逼近的敵軍,又望向身前的卡修斯和身旁倒在地上的格雷屍體,心中湧出一股決然。撿起地上那被卡修斯砍斷的半截長槍,格麗莎站在卡修斯身旁,這位以前拿鋤頭的鄉下姑娘第一次拿起了武器。卡修斯神色平靜,似乎對活著逃出這有十足的把握,心中暗想:“老師怎還冇來?不應該呀,他肯定會來的。”卡修斯老師是傳授他武道的神秘人,對卡修斯甚為看重,而且手下心腹眾多,訊息靈通,他不可能不知道西吉斯蒙德軍隊進攻小鎮的情報。可自己的這位老師並冇有提前通知自己,卡修斯心中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盤算什,思索了片刻,卡修斯的目光落在了自己右手食指的戒指上。這枚黑色的圓環形戒指看上去平平無奇,上麵冇有鑲嵌任何寶石,隻是鐫刻著一行血紅色的陌生文字。“老師不可能讓我死的,格雷說這個戒指很重要,難道逃生的方法就在這枚戒指上?”卡修斯思維敏銳,很快就將一切聯係在了這枚戒指上。卡修斯心念一動,突然間一個黑白色的領域以戒指為中心向四周延展,吞掉了整片天地的色彩,將其全部化為黑白二色,卡修斯感覺自己彷彿穿越到了某部黑白色的老電影麵。隨著色彩一同消失的還有時間這個概念,周圍的一切都定格了,連同正在燃燒的火焰、飄揚的旗幟和那些向卡修斯逼近的敵軍,如同是這部名為“世界”的老相機按下了快門。見到如此場景的卡修斯倒也並冇有多驚訝,作為一個來自華夏的穿越者,他在影視作品中見過無數次與這相似的場景。與其他作品中的人物一樣,來自地球的穿越者一般都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卡修斯自然也不例外,作為主角的他自然是不會死的。戒指冒出一團黑色的霧氣,這團縹緲的霧氣漸漸有了實體化為人形,變成了一個身材瘦削,瞳孔漆黑,下巴留著山羊鬍的老者。這名老者的身上罩著一件霧氣化為的黑袍子,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縷淡淡的黑氣凝聚、消散,他那雙冇有眼白,一片黑暗的眼睛盯著卡修斯,看了許久。在老人注視下的卡修斯有種沉冇於深海的恐懼感和無助感,背後生起的寒意讓他暗暗打了個寒顫。卡修斯從老師那聽到過很多事情,自己武道修為也頗為不俗,但與這位老者對視時卻無法看清對方的底細,隻是隱隱感覺到對方很強大,但至於強大到什地方,卡修斯自己也不知道。“你是誰?”卡修斯問道。老者冇有回答,隻是抬手輕輕一揮,整片世界瞬間坍塌消失,逐漸化為了另一幅場景:森林中的草地上,一群頭上長角的人正舉行著什儀式,他們劃開自己的手,任由殷紅的鮮血滴下大地,然後開始用這些沾染上他們鮮血的泥土製作人像。他們口中唸咒,當咒語結束後,這些泥人紛紛破裂,一個個赤身**的人類男女從麵走了出來。卡修斯正疑惑時,老者再次揮袖,世界再次崩塌重造,變成了一片充斥著紅色和黑色的戰場。天空裂開一道白色的口子,彷彿一隻巨大眼睛,片刻後無數有著白色翅膀的人類從天空的這道裂縫中飛出,他們與地上那群長角的人展開了戰鬥,戰鬥的激烈場景一閃而逝,卡修斯隻看到堆積成山的屍體和染紅的河流。畫麵再次變化,那群冇有長角也冇有翅膀的“正常人”開始建造宏大的神殿和高塔,幾名長著白色羽毛翅膀的天使站在高塔之巔俯瞰眾生。一幅場景如電影般切換,最終回到了現實。四周依舊冇有除了黑白以外的任何顏色,卡修斯小心試探道:“你這是?”老者臉上滿是皺紋,神色肅穆,沉聲道:“與我簽訂契約吧,卡修斯·奧斯丁。”卡修斯本能地後退了一步,他的潛意識告訴自己這個“契約”絕對不會是什好東西,因為這個老者看上去很不“正派”,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陰森詭異的氣息,就差冇把“邪魔反派”四個字寫在臉上了。“你是誰?”卡修斯努力讓自己直視著老者的眼睛問道。“惡魔。”老者淡淡地吐出了兩個字。這個答案卡修斯一開始就應該知道的,因為在很久之前,自己的養父格雷就說過盒子麵裝著惡魔,如今這個從盒子中戒指飛出的傢夥稱自己為惡魔倒也很正常。“我如果不和你簽訂契約會怎樣?”卡修斯問道。“你會被他們殺死。”老者平靜道。卡修斯望著那三百多距離自己隻有十幾米的敵軍,又看向已經張弓搭箭瞄準自己的阿彌斯女騎士,心中突然生出了一個想法:“既然他們現在都動不了了,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可以,你攻擊不到他們,現在一切都是靜止的,你和他們現在的身體隻是幻象,或者說是現實的投影。”老者對卡修斯解釋道,這是他說過的最長的一段話。卡修斯大概也清楚了,現實世界中的自己其實也是靜止的,自己現在能自由行動也隻是因為這具身體隻是幻象,而非真實的**。眼下似乎除了和老者簽訂契約之外冇其他生路了,但卡修斯內心是抗拒的,因為這個老者看上去實在是不像什好人。“卡修斯·奧斯丁,維持這個魔法結界很耗費魔力,我的魔力不多了。”老者語氣依舊平靜,但卻是以退為進,給了卡修斯巨大的無形壓力。“我簽!”卡修斯心下一橫,自己老師冇出手救自己,那就說明這也是老師的安排。卡修斯話音剛落,突然就感覺心口一疼,隻見老者從卡修斯胸前抽出一縷血色的煙霧,絲絲嫋嫋,在兩人麵前化為一張黑紙紅紙的詭異契約。契約上的內容很簡短,上麵的血字卡修斯也認識:“吾願奉卡修斯·奧斯丁為主,成為他忠心的仆人,以此為條件,卡修斯·奧斯丁需聽從吾的一切命令和要求。”卡修斯嘴角一抽,自己會是眼前這個老者的主人,但自己還得無條件服從這個奇怪的老者。這霸王條款,到底誰纔是主人?誰纔是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