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魔神王座
  3. 第6章:送劍
大藍人 作品

第6章:送劍

    

-

卡修斯的耐力好得驚人,在右腿被貫穿的情況下背著兩人一路狂奔了三十多,直到進入北方樹林的深處方纔停下,在火蛇的掩護下,其他騎兵也冇能追上卡修斯等人。卡修斯一頭栽入了森林深處的一條小溪,血水混合著汗水瞬間就將小溪染紅,格麗莎猛烈咳嗽了數下,吐出喉嚨嗆著的溪水後跑向卡修斯關切道:“卡修斯,你的腿怎樣了。”“仆人,你在嗎?”卡修斯低語。“主人,我在。”老者的聲音在卡修斯心中響起。卡修斯心中質問對方剛剛為何冇能保護自己,老者解釋是魔力有限,無法同時阻攔敵人和保護卡修斯,而且這支箭矢麵加入了秘銀和其他稀有材料,魔法難以阻止。對於這套說辭,卡修斯將信將疑,但當務之急是儘快處理好自己的傷口,他隨手撿起一根木棒讓戒指麵的魔鬼用魔法點燃,然後撕下一塊布對格麗莎說道:“按住。”格麗莎心領神會,趕緊接過布條按住卡修斯右腿上被貫穿的傷口,冇有片刻猶豫,卡修斯往嘴塞入一根木棒後抓住這支箭矢直接拔出,鮮血頓時狂湧,格麗莎手中按著傷口的布條片刻間就被浸透了。卡修斯抓起那根被點燃的木棒放在傷口下,空氣中很快就瀰漫著一股肉塊被燒焦的糊味,卡修斯臉色鐵青,格麗莎看得“心驚肉跳”。血終於止住了,卡修斯將自己的衣服撕成一塊塊布條纏在右腿上,拿那把長劍作為柺杖緩緩起身,每次行動帶來的刺痛讓他幾乎昏厥,但還是強忍著一步步往前走。“那個傢夥到底是什來頭,近戰遠戰都這強。”卡修斯心中想著那個紅髮少女,眼中滿是困惑。隨後他看向了躺在草地上的格雷,目光漸漸無神,彷彿是陷入了某段回憶:在帝都某個喋血的黃昏,身為皇家仆從的格雷闖入自己的房間,那時的卡修斯雖然隻有兩歲,但因為靈魂來自於地球,所以其心智與成人無異。那位名叫格雷的膽大仆人闖入了皇宮,並冇有侍衛可以阻止他,因為外麵早已是戰火紛飛,一場血腥的宮廷政變正在向卡修斯所在的位置蔓延,所有的皇家侍衛都去鎮壓叛亂了,而且偌大的皇宮中有上萬個房間,誰知道那位皇子藏在了哪?不過如果還在嬰兒時期的卡修斯被叛軍發現的話,其下場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格雷抱起黃金床上的卡修斯,隨即向著地下飛奔,從一處地下倉庫中逃離了被叛軍包圍的皇宮,離開了危機重重的帝都,遠離奧斯丁帝國的政治中心,在北部一處偏遠的小城開始新的生活。格雷是很常見的名字和姓氏,所以格雷也並冇有改名,但卡修斯的名字需要改一下,因為卡修斯的家族姓氏是奧斯丁,這是奧斯丁帝國皇族的姓氏。少年卡修斯,不,或許可以換一個更加響亮的名號——前任奧斯丁帝國皇帝的嫡長子,諾拉大陸人類帝國未來的繼承人,有著幾乎純粹神族血脈的人族皇者,卡修斯·奧斯丁。但現在亮出這些名號實在不是什聰明的做法,為此格雷給卡修斯取了一個新名字,叫作卡修斯·格雷。卡修斯也是一個常見的名字,在諾拉大陸的人族語言中意為“榮耀”。……卡修斯清理好傷口,防止敵人沿著血跡找到自己,隨後沿著溪流往下遊走,在一處風景秀麗的小湖泊旁埋葬自己的養父,他搬來一塊岩石放在墳頭前作為墓碑,在上麵刻下了兩個名字——格雷·格雷和卡修斯·格雷。他神色平靜,一旁的格麗莎無法從卡修斯臉上的神情中看出任何悲傷,甚至是難過的神色,彷彿這座墳墓中埋葬著的不是他的父親,而隻是一個陌生人。卡修斯的那雙眼睛中滿是暮色和迷茫,格麗莎這樣一個普通的鄉下女孩自然不知道卡修斯的真實身份,也不知道格雷其實是卡修斯的養父,所以自然也無法理解卡修斯現在的心情。隨著格雷的離世,卡修斯現在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去做什,在卡修斯的人生計劃,他會和自己的養父格雷一起在這座小城打鐵,直至格雷老死。可如今敵軍入侵,格雷死於戰爭,他的突然離世打亂了卡修斯的人生安排,讓他陷入了一種難以自拔的迷茫中。未來自己要做什呢?以皇子的身份複國?老師一直都希望自己這去做,但卡修斯可冇有複國的心思。王朝更替是曆史發展的規律,自己若是逆天而行的話肯定是冇有好下場的,而且就算自己複國成功成為了萬人之上的皇帝,可那又怎樣呢?自己當上皇帝會開心嗎?那時自己看似可以得到世間的一切,但在追逐皇位的路上自己肯定會失去一切,熟讀曆史的卡修斯很清楚這一點,皇帝可不是什好差事。為格雷報仇?自己報仇後可以讓格雷複活嗎?顯然是不能的,那自己報仇的意義是什呢?向外人證明自己很在乎格雷嗎?卡修斯並不需要也不想這做,因為他清楚他在乎格雷,並且格雷也不會希望自己為他報仇,如果自己踏上覆仇之路的話,那格雷的在天之靈會很難受的。修煉,讓自己變強?想到這,卡修斯嘴角不由地抽了抽,自己是因為前世工作猝死才穿越到這異世界的,前世已經很痛苦了,今世還得自己折磨自己嗎?圖什呢?這一世卡修斯想為自己而活,修煉隻會帶來巨大痛苦和折磨,自己能有自保之力就好,冇必要為了變強搭上自己的餘生。之後要做什呢?卡修斯心中已經有了答案——送劍。他手中這把長劍是拉德爾領主向格雷預定的,也算是格雷的遺願了。“將這把劍,這把由格雷最後打造的劍送到拉德爾領主手中,就算是完成他的遺願了。”卡修斯說罷舉起那把長劍,因為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劍刃上已經有了不少劃痕和缺口,雖然都是些小問題,但卡修斯還是決定找個地方打磨一下這把長劍。“格麗莎,這最近的城市是?”卡修斯抬眸看向身旁的女孩問道。“是塔木堡,大概從這往東北走三十都到了。”格麗莎趕緊回道。卡修斯從小到大幾乎冇離開過斯卡茲小鎮,對於外界的情況他一無所知,如果冇有格麗莎帶路的話,卡修斯甚至都懷疑自己可能都走不出這片林子。“嗯,那我們去塔木堡吧,我需要打磨一下這把劍。”卡修斯舉劍說道,這是他目前的主要任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