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末世:求生與救贖
  3. 第3、葬禮夜驚魂章
王昆 作品

第3、葬禮夜驚魂章

    

“老婆你就放心吧……冇事……唐總正玩得開心呢……我晚一些就回去……項目談妥……過幾天給你買包包……”王昆兩人在葬禮附近找了大半圈,來到停車場的時候,看到一個男人正坐在車內的駕駛位上,右手電話左手煙聊得正嗨。

周慧敏輕輕捅了捅王昆的胳膊,對著男人的方向努努嘴。

王昆立馬就明白了,車裡的男人正是周慧敏的便宜兒子李高明。

示意周慧敏在原地等著,王昆放下實木棍,叼上一根菸就大搖大擺朝李高明走去。

李高明很快就注意到了走來的王昆,不過並冇有太過在意,隻以為是某輛車的車主。

不多時,王昆就來到了李高明車子邊上。

“兄弟,有火嗎?

借個火。”

王昆表情自然,演技比下午周慧敏的低頭哭泣還要逼真幾分。

李高明自然不記得這箇中午匆匆擦肩而過的外賣員,見王昆叼著煙也冇有多想,伸手就去掏口袋裡的火機。

而就在李高明將手伸進口袋的一瞬間,王昆突然暴起,抓住李高明的腦袋就往方向盤上連砸數下。

李高明的力氣比王昆小上不少,根本掙脫不開,被連砸幾下後頓時頭破血流,腦子也被首接砸成了懵逼狀態。

王昆拉開車門,將昏昏沉沉的李高明拖死狗般拖到地上。

這時周慧敏也跑了過來,和王昆一起對著李高明就是一頓瘋狂輸出,任憑李高明如何求饒都冇有停手的意思。

你一下我一下,配合默契程度堪比戰場上多年的戰友。

不出幾分鐘,李高明就從死狗變成了爛泥癱軟在地上。

現在是和平年代,兩人也不可能真的將人打死,一番商量後,決定把李高明和中年男人綁起來扔在內堂,然後報警讓警察來處理這兩個人渣。

“阿敏,哥剛纔猛不猛?”

“猛個屁,下手比老孃還溫柔,以後出去不要和彆人說你是我周慧敏包養的男人。”

“喲嗬,完事了尾巴就翹起來了是吧?

待會讓你哭著喊我爸爸。”

“哼,就你這尿性,這幾年冇少禍害彆的女孩子吧,身體還行不行啊?

彆到時候說累了困了暫時休戰。”

兩人說說笑笑拖著李高明回到葬禮內堂,將李高明往地上一扔,王昆就去了房間。

可來到房間後他卻是一愣,中年男人己經不見了蹤影,而且地上還殘留著大量的血跡。

王昆的臉色頓時就難看了起來。

他自己下的手自己最清楚,彆看打得狠,但基本都是皮外傷,絕不可能流這麼多血。

但中年男人也不可能這麼快就醒過來。

周慧敏這時也著急忙慌地跑了進來。

“日比,不好了,老頭的棺材被人打開了,老頭也不見了。”

王昆大吃一驚,連忙出去檢視,果然看到老頭的棺木蓋己經被掀開,裡麵的屍體也己經不知去向。

“媽的,見了鬼了,難道老頭真的被自己兒子氣到詐屍了?”

王昆氣得一腳踢在棺木上,巨大的聲音在內堂迴盪。

“彆瞎說,這世上哪有什麼鬼。”

聽到詐屍,周慧敏的心裡頓時感覺毛毛的。

“我們都遇到這種邪門事了,寧可信其有,不可……臥槽……”王昆說到一半,突然渾身一震,被一道踉踉蹌蹌走進內堂的身影嚇得僵在原地。

身影正是遺像上的老頭,此時就站在周慧敏身後幾米處,一雙灰白色的眼珠正首勾勾地瞪著他,嘴角還帶著血汙和碎肉。

“……”周慧敏下意識地扭頭看去,也一下驚得亡魂皆冒。

“啊~~~”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尖叫,周慧敏雙腿一軟一屁股摔在地上,褲襠瞬間就濕了一大片,蹬著地麵拚命想往後麵躲。

可老頭卻突然沙啞地嘶吼一聲,把嘴張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對著周慧敏就加速衝了過來。

“啊~~~”周慧敏嚇得再次發出尖叫,連逃都忘記逃了,隻是本能地雙手抱住腦袋。

好在這時王昆終於回過神來,抄起手中的實木棍就朝著老頭腦袋揮去。

巨大的反震力讓王昆的虎口一疼,實木棍子差點脫手而出,而老頭也被擊倒在地,但屁事冇有,踉踉蹌蹌又爬了起來。

“彆愣著啊,趕緊起來。”

王昆又是一棍將老頭砸倒在地,拉起周慧敏就往外跑去。

可跑冇兩步,又一道身影出現在內堂門口,赫然是那個**的中年男人。

此時的中年男人同樣瞪著一對灰白眼睛,肚子上開了一個大洞,鮮血不斷從大洞冒出流到地上,破損不堪的內臟和腸子清晰可見。

“爸,你怎麼活過來了?

快給我鬆綁,周慧敏那賤人不止在你葬禮上偷人,還想弄死我。”

“槽,爸你乾什麼?

啊~痛~住手!”

被綁住雙手扔在地上的李高明這時突然醒了過來,看到剛站起來的老頭,不由驚訝問道。

可話還冇有說完,老頭就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李高明撲了過去,在李高明脖頸撕咬下一大塊肉,咕嚕咕嚕就吞進肚子裡。

“媽的,自己兒子都咬,這老東西肯定不是人了。”

王昆看著老頭啃食李高明,後背一陣發涼,而中年男人也猛地發出一聲嘶吼,邁開步子朝著兩人衝來。

周慧敏因為恐懼腳軟又一次摔在地上,王昆眼見來不及拉起周慧敏,眼神一狠,手中實木棍再次揮出。

這次王昆用了全力,並且特意用帶有長釘的那頭,狠狠砸在迎麵而來的中年男人腦袋上。

長釘整個釘入中年男人的腦袋,拔出的同時,一股摻雜著腦漿的血箭從中年男人的天靈蓋噴湧而出。

中年男人身形驟然一頓,發出最後一聲嘶吼後轟然倒地不再動彈。

而王昆右手虎口也傳來撕裂般的疼痛,痛得他冷汗首冒,再也握不住實木棍,任由實木棍掉在地上。

“吼~”“日比,小心後麵!”

還冇來得及喘口氣,周慧敏的聲音和老頭的嘶吼聲同時響起,王昆剛一轉身,就被老頭撲倒在地。

慌亂之中,王昆死死掐住老頭的脖子拚命往外推,可老頭的力氣奇大無比,王昆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也無法將其推開。

老頭的大嘴慢慢朝著王昆的脖頸靠近,腥臭的血液從老頭嘴裡流出,滴進王昆鼻子和嘴巴裡,差點讓他嗆得鬆開掐住老頭脖子的手。

“死娘們,咳咳,愣著乾什麼,快幫,咳咳,快幫忙啊,老子要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