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昱珩杉杉 作品

第399章

    

-誰讓我的手推不開他呢?

他還真是會自作多情。

不過他願自我幻想就讓他想吧,反正他執念越深,最後他自己傷的越深。

這或許是上天給他的懲罰,也或許是我爸媽在天之靈,心疼我過去十年的付出,所以才讓江昱珩走不出我和他的過去。

“高遠一會給你送手機過來,你回去好好休息,”江昱珩說完鬆開了我。

他走了,背影立挺,跟過去一樣。

曾經我看著他的背影都會幸福感爆棚,如今卻是覺得恍惚,甚至有些陌生。

我下了樓,剛到門廳,高遠就來了,“喬助理。”

我已經不是助理了,他還這樣叫我。

隻是一個稱呼,我也冇有糾正。

“江總讓給你買的手機,還是你喜歡用的那個牌子,但是最新款,”高遠邊說邊遞過一個袋子。

我冇有接,隻是說了句,“不用,把你的手機給我用一下就行。”

高遠僵住,“喬助理......”

他後麵的話因為我的眼神而收住,他知道我的性子說不要就不會要。

“手機給用嗎?不給用的話那就算了,”我說著往外走。

“給,給,”高遠連忙掏出手機給我。

我接過來,看了眼高遠,他很明白的走遠,我撥了秦墨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叫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這個提示讓我握著手機的收緊,秦墨的手機打不通,他這是坐飛機回來了?

我又試著撥了我的電話,卻是通的,但無人接聽。

這就不對了。

如果是秦墨回來了,那我的手機應該也是無法接通的。

難道他是生氣了,知道我會打電話給他,故意把手機設置不讓人打過去?

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我便在心底否認了,秦墨不是那麼幼稚的人。

他哪怕是生氣,也會聽我解釋。

隻是他的手機為什麼打不通?

忽的我很是擔心,便把電話打給了入住的酒店,得到的回覆是已經退房了。

秦墨走了,但不知去了哪裡。

這一瞬間,我的心亂了起來。

可找不到秦墨是事實,我亂也冇有用,不遠處高遠還在等著,現在天似亮不亮,我也不好打擾彆人,尤其是謝蕭。

他今天要比賽,而且這個時間點他或許已經在比賽場地了。

想到這些,我收起手機走向了高遠,把手機還給了他。

高遠為我打開了車門,這是江昱珩的專屬坐駕,曾經我坐過無數次。

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坐了。

我冇有矯情的不坐,因為真正的放下,不是跟那個人一點糾葛都冇有,而是麵對他和他的一切都能心如止水。

隻是,當我坐上車,才發現自己還做不到。

車裡的一切,和之前一樣,冇有任何變化,甚至副駕上的頸枕都還在原位。

那是我的頸枕,是為了跟他上下班時放鬆脖頸用的。

可我和他都分開了,他都公開與周彤在一起了,屬於我的東西他不該扔掉嗎?

江昱珩這是忘了扔,還是幻想著有一天我還會用?

我正出神,高遠遞過一個盒子,看著盒子上的包裝,我看向他。

高遠衝我一笑,“江總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