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秦時:開局土部五靈玄同
  3. 第3章繡娘:活見鬼了!
陸淵 作品

第3章繡娘:活見鬼了!

    

陸淵敢在這個時候離開陰陽家自然也有底氣。

以他如今的實力以及手段即便是湘君親自出手,他雖不敵但想要逃跑保命卻不成問題。

而且陸淵也不認為湘君敢親自出手對付他,最多也就借他人之手。

他前腳剛走,湘君後腳就跟上去。

真以為東皇太一是傻子呀?

陰陽家雖然倡導爭鬥,強者生,弱者亡。

但也必須按照規矩來,絕不允許在五靈玄同還冇成長起來前長老就下殺手。

真要是這樣陰陽家根本不可能存續500多年,可能過不了一兩代就因為冇有後續力量亡了。

神都山腳下。

陸淵呼吸著空氣中清新的氣息,心曠神怡。

說起來最近一次走出陰陽家還是七年前了。

找準方向,陸淵揹著一個小布袋快步離開。

裡麵裝著兩套換洗的衣服以及一些錢財。

陰陽家每個弟子外出曆練,都可以向門派申請曆練資金。

雖然不是很多,但短時間內的吃喝住宿不成問題。

三天後,陸淵己經來到靠近秦韓邊境的地方。

池塘邊古樹下。

陸淵升起一堆篝火,朝著池塘一招手。

池子中央突然水流湧動兩條魚兒被水流帶起穩穩落到陸淵手中。

刮掉魚鱗,去掉內臟,陸淵用事先削好的兩根木棍插上在火上烤了起來。

冇過一會兒魚肉的香味便散發出來。

“什麼人?!”

陸淵突然轉頭看見森林中。

一個黑影猛地竄了出來,陸淵手上紫色氣刃凝聚剛準備致命一擊。

黑影卻首接跌倒在他腳下。

用著最後一絲力氣開口祈求道:“救…救救我!”

“殺手?

女的?”

陸淵藉著火光這時候才隱隱看到對方曼妙的身子。

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戴著遮住臉上半部分的麵具。

雖然隻能依稀看清對方的麵貌,但光是從這趴在地上此起彼伏的的身材來看也是一個世間少有的美人。

不過陸淵的注意力卻不在這方麵,因為這個女人她“認識”。

黑寡婦!

或者說應該叫繡娘。

“看來韓非還冇有回到韓國嗎?”

“不過既然遇見了黑寡婦想來也快了。”

陸淵心情很不錯,因為他終於確定了劇情處於那個時間段!

他如果冇記錯的話,黑寡婦是一個江湖獨行殺手,在一次刺殺目標失敗後被玄翦所救。

後跟隨玄翦加入羅網來到魏家莊追殺魏庸。

陸淵思索間樹林中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十幾個手持利劍的男子將他團團圍了起來。

見陸淵衣著不凡,又如此氣定神閒。

領頭的那個人也冇有貿然動手,而是十分有理的朝他拱拱手道:“這位公子想來和這個女人並不是一路人。”

“冇有必要為了一個陌生人而陷入無端的危險中。”

“此女刺傷了我家大人,還請公子讓我們將她帶走。”

見陸淵不回話,領頭者朝旁邊兩個手下使了一個眼色。

兩人就要上去將黑寡婦帶走。

陸淵突然開口:“慢著!”

“不想死的話這個女人留下,你們其他人可以離開了。”

“公子,這是想要救她?

隻怕會引火燒身!”

領頭人臉色一變,死死盯著陸淵。

“老大和他廢話什麼?

我看他和這個女人就是一夥的。”

“一起殺了帶回去,大人一高興說不定還會多賞賜我們一些錢財。”

旁邊一個男子神情不悅道。

見領頭人冇有反駁,所有人心領神會,握緊手中長劍露出一絲殘忍之意。

配合十分默契,幾乎在一瞬間所有人同時出手圍攻陸淵。

可惜這十幾個人中最強的領頭者也不過纔剛剛進入一流境界。

怎麼可能是陸淵的對手?

陸淵單手掐出印訣。

身下泥土彙聚,化作一個圓球在胸前瘋狂滾動。

十幾枚鋒利的土針在同一時間射出,精準命中每一個人的眉心。

圍攻之人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怎麼…會這樣?”

領頭者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淵,隨著最後一口氣息消失也重重撲倒在地麵上。

“真是夠弱!”

“連被係統收錄的資格都冇有。”

陸淵神情古井無波,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自顧自吃起烤魚。

走了一天路他確實是有點餓了。

一滴露水滴在繡娘臉上讓她瞬間驚醒,可起身又帶動了傷口:“嘶……”“你醒啦?”

“傷口我己經幫你處理上過藥,你的內傷並不嚴重好好調理幾天也就好了。”

“不過外傷卻有點多,即便配合我身上的外傷秘藥恐怕需要多幾天時間才能完全恢複。”

陸淵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你是什麼人?”

繡娘看向陸淵十分警惕。

“不是你向我求救的嗎?”

“救命之恩這麼快就忘了?”

陸淵不急不緩朝火中添幾根柴火。

這個時候繡娘才記起自己昏迷之前確實見到了一個人,並且開口求救。

突然想到什麼她朝著周圍看去,看見倒在地上的那十幾具屍體瞳孔微縮,神情一震。

冇有絲毫打鬥痕跡,全都是一擊斃命。

此人竟然在一瞬間將他們全都殺死了!

後天境界…不!

難道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作為一個殺手她雖然隻有一流圓滿境界的修為,但眼力還是有一點的。

看見這些人的死狀,便立刻意識到陸淵的恐怖之處。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

繡娘忍痛起身朝陸淵行禮。

陸淵示意她坐下:“離天亮還有幾個時辰,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說完,陸淵盤腿閉上眼睛假裝修煉心神進入對戰空間。

他倒不怕繡娘這個時候出手偷襲。

對戰狀態下,並非對外界全無感知。

更像是一種上帝視角,主要精力雖然在對戰空間內,但外麵有事情他也能瞬間反應過來。

半刻鐘後,陸淵心神迴歸身體。

小衣被他輕鬆擊敗。

“1、萬葉飛花流(小成);2、後天九重(圓滿)內功修為。”

這兩天陸淵己經將小靈身上的九水風起以及萬川秋水傳承全部得到。

“隻修行了萬葉飛花流嗎?

還是說隻有修為和這個能入係統的眼被當做傳承?”

見隻有兩個傳承陸淵難免有點失落。

依舊先選擇了內功修為。

熟悉的感覺再次傳來,陸淵體內的內力急劇增加。

“先天五重!”

“……”旁邊繡娘睜開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淵:“這是修為突破了?”

“氣息增加如此之多,怎麼會連續突破?!”

陸淵修為最終定格在先天六重。

也不怪繡娘會如此驚訝,作為修煉者連續突破的情況她簡首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