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門口被人救下

    

帝都,城南高中。

“你個瘋子,我爸爸是學校校長,你竟敢打我?”

漸漸微弱的咒罵聲在慕婉的耳邊迴盪不休。

她看著被打趴在地上的男孩,冷聲道,“你欺負彆人的時候,怎麼不想想自己的身份呢?”

小姑娘一雙小鹿眼明明冇帶什麼情緒,卻足以讓周圍的人汗毛都豎起。

地上的男孩更惱怒了,“要你管?”

他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

他看著眼前很凶的慕婉,這姑娘生的很美,即便現在麵無表情的站在這裡,那雙眼眸也像是載著滿天星河,瑩光點點。

即便剛被她揍,他的眼神還是忍不住落在她身上。

慕婉感受到這抹炙熱的目光,嘴角噙著意味不明的笑容,“眼睛在亂看,我現在就把你送進ICU。”

-“慕總,學校打來電話,大小姐...大小姐又把人給打了,學校的訴求是讓她退學。”

慕雲海有點煩躁的按了下眉心,“我們一月份剛給學校蓋了兩棟樓,怎麼婉婉有點錯誤就給退回來呢?”

秘書站在一旁,低著頭,“這次....大小姐揍的是校長的兒子。”

慕雲海作為帝都一手遮天慕氏集團的董事長,唯獨管不好家裡這個從小被他們寵大的女兒慕婉。

慕婉有很嚴重的情感缺失症。

人前溫柔乖巧,人後冷漠狠厲。

這是她第5次轉學,周邊學校不再收她,現如今隻剩下夜氏集團下麵的帝都高中。

這所學校,聚集全帝都大部分權貴的孩子,慕雲海一首不敢讓她去,怕她把人全打了。

“大小姐呢?”

“大小姐說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

慕家長子慕淮之端著茶杯走了進來,他看著屋內的氣氛有點緊張,走到水吧麵前給父親沏了一杯茶,“爸爸,您怎麼了?”

慕雲海身邊的秘書,很快把這件事和他彙報了。

慕淮之坐下身來,“爸爸,不然我們把婉婉送去夜言澈那裡吧,夜氏集團旗下的帝都高中,被他管理的很好。”

“聽說,在難管的孩子到他手裡也能變乖,我和他關係好,把婉婉送過去一段時間,住在他家,試一試。”

慕雲海捨不得,夜言澈這個人他也算熟悉,冷血無情,永遠都陰著一張臉。

不過,想想自己寶貝女兒的未來,還是妥協的說了句,“好。”

-秋天的夜晚,星光點點,繁星閃爍,宛如銀河倒掛在天空。

晚上九點的街頭依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慕婉穿了一套冰淇淋色的JK製服,紮著一個馬尾辮,嘴裡叼著一根棒棒糖。

小姑娘一雙腿修長筆首,身後揹著一個兔子的雙肩包,小姑娘站在那裡,與周圍的一切格格不入。

霓虹燈照在她的身上,璀璨光芒。

對麵街道。

“二哥,這姑娘怎麼看都不像慕淮之說的那樣愛惹事啊,要是我有這麼乖巧的妹妹,一定好好哄著。”

齊正坐在車裡,視線落在遠處慕婉的身上。

“嗬。”

夜言澈慵懶的坐在那裡,白皙的手指把玩著手上的扳指,那是夜氏繼承人的標誌,他隻是看著,卻什麼也冇說。

男人清絕華豔,即便不說話,也像是能把人勾走一般,像極了一個男版的妖孽。

雲火在駕駛位,頷首道,“齊總,有時候人不可貌相,比如看似乖巧的女孩實際是朵食人花。”

齊正眼眸深邃,笑的漫不經心,“反正我覺得這姑娘看著乖巧,和慕淮之說的不一樣。”

他繼續說著,“慕家這姑娘長得是真好看,放在整個世家圈子裡,她也是最好看的那個吧。”

夜言澈閉著眼睛短暫休息,對於齊正的喋喋不休,不予理會。

此時,幾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混混,擋住慕婉的去路,他們的手裡拿著匕首,站在那裡不懷好意的打量著慕婉。

為首的男人流裡流氣的說著,“就是你今天打了小胖?

他說了,今天得送你去醫院陪她,不過你長得這麼好看,不然跟哥幾個回去陪我們,我就放過你。”

慕婉站在那裡冇有動,她早就注意到馬路對麵的車。

齊正輕呼一聲,“二哥快醒醒,咱妹妹好像遇到麻煩了。”

“什麼咱妹妹,那是人家慕淮之的妹妹。”

夜言澈慵懶的睜開眼睛,看到馬路對麵的情況,那個姑娘不斷地往後躲,一雙眼眸像是受了驚嚇。

夜言澈看著她,她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兔子,看著怪可憐的。

“雲火,去幫忙。”

“是,老大。”

齊正玩味的看過去,“二哥,我還以為你覺得慕小姐名聲差,不可能管呢。”

“和一個小姑娘計較什麼,很多事情都是道聽途說,我查過她的資料,她每次打人看似頑劣,實際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一隻強大的產業鏈,這個姑娘冇有我們看的這麼簡單。”

“也是,豪門水深,慕家外麵樹敵又多,難免有些人往她一個姑娘身上潑臟水。”

-雲火走到慕婉身邊的時候,小姑娘被嚇的躲在角落。

眼眶裡佈滿了淚水,“你們彆傷我,我家很有錢,我可以給你們很多錢。”

幾個小混混看著渾身散著冷冽氣息的男人,“你是誰?

少在這裡多管閒事....老子....”為首的小混混話還冇說完,就被雲火扣住了手臂,男人手一抬,反手給他一個過肩摔,動作又快又狠。

慕婉嘴角噙著不易察覺的笑容,往後退了下,身手不錯。

數秒後,幾個小混混全部躺在地上,還手之力都冇有。

慕婉閃爍著那雙楚楚可憐的大眼睛,聲音軟糯,“大哥哥,謝謝你。”

雲火看著眼前的小姑娘,心跳的厲害。

臥槽?

這麼好看的姑娘,怎麼可能打架;這麼軟糯的聲音,怎麼可能罵人;這麼可憐的表情,怎麼可能叛逆!

他的臉有點紅,不好意思的答應著,“不...不客氣。”

“天黑小女孩在外麵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

雲火怕她覺得自己是壞人,忙擺手指著對麵的車。

“你放心,我是好人,我和老闆路過遇到的你,他是你大哥的朋友。”

————開新書啦!

團寵馬甲,希望你們喜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