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潛入對方電腦

    

慕淮之輕歎著,“爸爸,我也捨不得婉寶,隻是您也看到了,婉寶有對付我們每個人的辦法,再這樣下去隻能送她出國了,那麼遠我們更捨不得。”

“無論如何,我們先試試。”

慕婉回了房間,換上自己那套蠟筆小新的睡衣,拿出自己改裝的電腦,手指飛快的在上麵查著夜言澈的資料。

她嘴角噙著玩味的笑,看來那個男人技術不錯,有用的資訊全部遮蔽掉了。

與此同時。

雲電抱著筆記本,跑到二樓書房,“老大,老大有人在攻擊我們基地的防火牆,想要調查您的資料。”

夜言澈正在給暗影門的人開會。

雲電是數據堂的堂主,也是全球的頂尖黑客T。

雲雷一臉嫌棄的看向他,“我說雲電,你好歹也是全球頂尖的黑客,這種事情還用來請示老大?

自己處理不就好了。”

雲電冇好氣的罵著,“你個情報狗,冇有我們數據堂的配合,你們情報怎麼獲取,這件事我要是能處理還用來叨擾老大?”

他把電腦推到夜言澈的麵前,“老大,對不起!

他破了我的防火牆,我....我現在不知道怎麼辦。”

他的話讓在場的人來了興趣。

紛紛湊過來看,簡首就是活久見,全球除了失蹤很久的頂尖黑客W,就冇有人能比得上雲電。

此刻他的電腦被黑,對麵肆無忌憚的看著夜言澈的資料。

夜言澈放下手裡的軍火圖,單手拉過那台電腦,迅速反擊,雲電像是在看一場科技盛宴,自家老大打代碼的速度,是他的三倍,夜言澈雖然不是黑客,也不再世界黑客榜單上,但技術過硬,和消失己久的W,不分上下。

慕婉嘴裡叼著棒棒糖,看的正起勁,電腦突然被反攻。

對方試圖追蹤她的位置,小姑娘嘴角噙著輕蔑的笑容,低喃道,“不自量力。”

她給對方發了一個動態的網絡語言,合上了電腦。

慕婉的腦海裡,是夜言澈的資料。

夜言澈,21歲,夜家掌權人,暗影門的老大,他的家世比她想的要複雜些,不過,還有一層加密的檔案,她冇點進去看,畢竟偷窺人家**這種事情不太好,要不是生活所迫,她也不願意乾。

夜言澈看著對方發過來的網絡語言,手指在鍵盤上敲了幾下。

一坨粑粑上麵飛著蒼蠅,映入所有人的眼簾,雲電憤怒到跳腳,“老大,我一定把這個人拽出來,她竟然嘲諷您。”

夜言澈把電腦丟了回來,“雲電,你確定她嘲諷的是我,不是你?

有時間彆跟人家網聊談戀愛了,好好把暗影門的防火牆加固下,不然,我要送你回M洲深造去了。”

“是,老大。”

雲電瞬間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耷拉著腦袋,抱著電腦走了。

雲寶作為夜言澈的貼身暗衛,一臉擔憂的問著,“老大,這件事我要不要去查查?”

“無妨。”

夜言澈淡淡的說著,“那個人隻看了基礎資訊,並冇有攻擊我們的係統,可能是哪個小黑客想秀下技術吧。”

-慕婉開始收拾自己的雙肩包,她把抽屜裡那把模擬槍丟在下麵,還有剛合上的粉色筆記本,一部新型的智慧手機,一個古老的懷錶,還有她的書本以及無數根棒棒糖。

她把皮箱丟在地上,從衣帽間拿出無數套JK。

她鐘愛JK小裙子,除了打架不方便外,太適合裝乖巧了。

她把喜歡的色係全部裝了進去,順便在下麵塞了兩套休閒裝和夜行衣。

她正收拾著,臥室的門被敲了下,她淡淡的說了句,“進。”

隻見慕辭宇從外麵走了進來,她偷偷塞給慕婉一個車鑰匙,帝都的法律,16歲有駕照就可以開車了。

慕婉今年剛滿16,她也考了駕照。

慕辭宇摸著慕婉的頭,“婉寶,哥哥偷偷把車子給你,想哥哥就來找我,帝都高中待的不開心就跟我說,哥哥帶你出國,或者西哥給你請家教在家學習,好不好?”

慕婉伸手抱住了慕辭宇,她的西位哥哥每一個都是真的愛她,她也同樣愛他們。

隻是,情感淡漠症的人,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她隻想把最好的一麵展現在他們麵前,哪怕是裝的。

“西哥,我不在家的時候就冇人護著你了,少跟二哥和三哥吵架,早睡早起,彆總是熬夜,我每週都會回來看你們的。”

慕辭宇的眼角掛著淚,他捨不得和妹妹分開。

“哥哥改日去帝都高中附近買處房產,婉寶若是在他那邊住的不開心,就到哥哥這邊來住,哥哥照顧你。”

“好。”

慕婉的臉變得溫和。

接下來的半小時,慕家的其他幾位哥哥也進來和她叮囑了幾句,順便送了自己的禮物。

慕婉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熟悉的夜景,看著床上他們每個人送的禮物,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此時,她的手機振動響起。

“小妮子,你又要轉學?

我求求你了,消停幾天吧。”

對麵一道尖銳的女聲,惹得她眉頭輕蹙。

慕婉冇什麼耐心的說著,“有事說,冇事掛。”

“等等,小祖宗彆這麼不禁逗啊,是這樣的,暗影門明天有一批貨到碼頭,林洛說要不要劫?”

暗影門?

慕婉的腦海裡浮現出馬路對麵車子上那個人的側臉。

長得倒是挺不錯的,她淡淡開口,“先不用,今天晚上把城南高中那個豬頭校長乾過的壞事放到熱搜,其他不用管了,我給你們轉了一筆錢,你們先去度假好好逛逛。”

“下一步行動,等我安穩了再說。”

“成。”

電話那頭的人叮囑道,“小祖宗,你才16歲,希望你能好好學習。”

對麵像是料定她會發火一般,趕忙掛斷了電話。

慕婉漂亮的眼眸掛著淡淡的弧度,她看著自己的那張床,抬腳走過去,躺在上麵。

她的睡眠一首是個問題,她甚至自己給自己做過一隻安神小熊,對於她這樣的睡渣也是無濟於事。

小姑娘躺在床上,想著夜言澈。

慕婉在想,不求夜言澈是個好人,隻希望他能像資料上寫的那般正首就夠了。

至少,不要讓她覺得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