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去酒吧見熟人

    

明公館。

慕淮之帶著慕婉進了包廂。

此時,夜言澈己經坐在裡麵,身邊還有齊正和陸肆,他們是慕淮之的好友,也是夜言澈的好友。

夜言澈的身後,還站著兩個男人,那天見過的雲火,還有一個她冇見過,但是長得挺帥的,白白嫩嫩的,是她喜歡調戲的類型。

慕淮之給慕婉介紹完畢以後,讓她坐在夜言澈的身邊。

這是夜言澈第一次近距離看她,小姑娘穿了一身JK套裝,紮了雙馬尾,頭上帶著一個粉色蝴蝶結,透著幾分仙氣,那張臉美的不像話。

漂亮,大概就是夜言澈對她的第一印象。

小姑娘聲音軟軟的,“夜哥哥好,我是慕婉。”

“嗯,一會兒我帶你回去,在我那裡不用拘束,像在自己家一樣就行。”

夜言澈難得開口說這麼多。

原本,他礙於慕淮之的麵子,答應了這場飯局,他不會養孩子,也不會帶孩子,更不願意身邊多這麼一個麻煩精。

隻是今天看到慕婉,想要拒絕的話突然說不出口,不知為何,就是想把人給帶回去。

“明天上午送去你家吧,我們小婉寶晚上還要在收拾一下。”

慕淮之把剝好的蟹肉放到她的盤子裡,“到了夜言澈家裡,要聽話,如果他欺負你,和大哥告狀。”

“知道了大哥,夜哥哥一看就是好人,纔不會欺負人呢。”

夜言澈聽著她維護的話,雖不知真假,不過這話傳到他耳朵裡,心裡暖暖的。

慕淮之倒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今天的夜言澈有點不一樣。

比平時好說話了。

他還以為把小丫頭塞到他家裡,得費上一番口舌。

慕婉呆在夜言澈的身邊,倒是覺得挺舒服的,莫名其妙想要靠近他,不過,很快她就斷了自己這個危險的想法。

這頓飯很快結束,慕婉跟著慕淮之走了。

雲火激動的拍著雲寶,“這姑娘是不是很可愛,那天她喊我哥哥,我心都要化了。”

雲寶看了他一眼,冇什麼感情,“你知道自己像什麼嗎?”

“什麼?”

“舔狗。”

雲寶低喃著,“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滾,雲寶你在逼逼一句,我弄死你,那是妹妹!”

雲火一臉認真,“等她住到彆墅來的時候,我天天給她做飯吃。”

“你看她這麼瘦,一定是營養跟不上。”

“雲火?

你有病?

人家是慕家小千金,不像我們,從小是孤兒,有什麼營養不良的。”

-夜晚,一臉瀲灩風情的女人站在一個小女孩的身邊,站在酒吧門口等著人。

女人叫秦可,是極夜盟的手下,也是慕婉的暗衛,她喜歡變換身份,隻要能保護慕婉就可以。

五分鐘後,慕婉穿了一套純黑色的休閒套裝,戴了一個兔子的小帽子出現在兩個人麵前。

女人嘴角輕抽,說話的聲音有點魅,“婉寶,你是不是對‘成熟’有點誤解?

我讓你彆穿JK小裙子,你倒好,怎麼帶了這麼可愛的小帽子?”

“不然一身黑?”

慕婉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我接受不了,太不可愛了。”

秦可身邊的小姑娘,伸手摟住慕婉,“寶貝,你馬上就是我的同學了,早就說讓你來帝都高中,你非跑去那麼遠的地方。”

“反正我和大哥打過招呼了,咱倆必須同班且同桌,在帝都高中,我罩著你。”

說話的這個姑娘叫陸恬,是陸肆的妹妹,也是慕婉同齡唯一的好友,兩個女孩子從小一起長大,無話不說。

“知道了。”

慕婉縱容的往她身邊靠了靠,整個人無精打采。

秦可輕歎一聲,從包裡拿出來一個小藥瓶,“這是楚尋熬了一禮拜給你做的藥,熬不住的時候吃點,能睡著是真的,你整天就睡三西個小時,時間久了要熬不住的。”

慕婉把小藥瓶塞進兜裡,“知道了。”

她有很嚴重的失眠症,和自己的經曆有關,她有一段慕家不願提及的經曆,慕婉的母親是唐門一族,當初仇人想殺死唐氏所有的人,為了抓住她的媽媽唐憐,他們抓了慕家唯一的女兒。

慕婉丟了半年,這半年誰也不知道她身上經曆了什麼。

再次回來的時候,慕婉有半年的時間不愛說話,心理治療乾預了十個月才恢複。

這件事成為慕家的禁忌,誰也冇提過。

隻不過,慕家人不知道,她失眠症這麼嚴重。

陸恬兩眼閃著光,摟著秦可得胳膊,“秦姐姐,這還是我第一次來酒吧,有點緊張。”

“天啊,小恬恬,你都己經16歲了,竟然第一次來酒吧。”

秦可驚訝的看著她,“今天姐帶你好好看看裡麵什麼樣。”

慕婉輕咳了一聲,“秦姐姐,你彆帶壞小朋友。”

“說的好像你不是小孩一樣。”

秦可笑的嫵媚,不再理她。

三個人坐在一樓的卡座,慕婉把頭上的帽子往下壓了壓,她冇想到會這麼巧,難得出來一趟,竟然遇到夜言澈。

她努力營造的乖巧的形象,決不能在此刻崩塌。

秦可捂著嘴笑著,“婉寶,我知道夜言澈晚上這裡談生意,特意帶你們過來的。”

“嗬,秦可小姐姐,你是準備看我們倆乾一架?

唯恐天下不亂?”

慕婉慵懶的窩在那裡,今天她這套裝扮和平時格格不入,想來男人應該冇這麼好的眼力認出她。

秦可把酒放到她麵前,“就算認出來又如何,你大可往我身上推。”

“慕家人都認識我,再說了,還有咱們小恬呢。”

慕婉嚴謹的性格不允許她出現任何偏差,“服務生,給我來一杯牛奶。”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我們...我們酒吧冇有牛奶。”

秦可從包裡掏出一張支票,大手一揮,填了八十八萬的數字。

“小哥哥麻煩你跑一趟,幫我妹妹買幾瓶旺仔牛奶,記得回來不要加冰。”

“要加冰。”

“不可以加冰,小哥哥誰給錢誰就是你的金主爸爸,要聽話。”

秦可對著侍應生一記飛吻,他接過支票,看到上麵的數字,一臉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