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子真成瑟提了?

    

“我TM真的是服了啊!!”

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以及那璀璨的燈光,萬豪坐在紐約皇後區某棟大樓的天台上滿臉煩躁的看著遠處。

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是第一個玩遊戲的時候,因為電腦漏電而被電死的倒黴蛋。

可是怎麼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而且他可不僅僅是簡單的穿越了而己,不僅僅是穿越了,更重要的是萬豪整個人的形象也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原本的他還隻是一個身高一米七八的正宗華夏小帥哥。

體格雖然算不上不說健碩,但一身筋肉精悍。

但是在來到了這個世界後,萬豪整個人的身子都暴漲到了兩米三五開外。

一雙鐵拳熠熠生輝,裸露的胸膛上飽滿的肌肉就像是公牛的心臟。

麵頰上淩亂的長著些許的胡茬,一頭紅髮,斬擊的傷疤從鼻梁劃過整個麵頰。

看著一旁的玻璃中自己的形象,萬豪100%確定自己現在居然變成了英雄聯盟遊戲裡麵的角色,腕豪瑟提!

瑟提的父親來自諾克薩斯,是一名凶名遠播的搏擊角鬥士,母親則是棲息在艾歐尼亞的瓦斯塔亞人。

不同於鳥類瓦斯塔亞的霞、洛,魚類瓦斯塔亞的娜美,瑟提所繼承的瓦斯塔亞血統是“狼獾”,一種身形介於貂與熊之間的陸生鼬科動物,凶悍而敏捷。

或許大家對狼獾這種東西並不瞭解,但是對於他的小老弟我想各位一定有所耳聞,那便是在網絡上赫赫有名的平頭哥~蜜獾。

因此,瑟提這傢夥不僅高大魁梧,其天生的力量也要遠超許多血統純正的瓦斯塔亞人,而且對於鮮血和戰鬥的渴望也遠遠超出常人數倍。

(ps:貌似漫畫裡麵的金剛狼原形也是狼獾。

)“我敲!”

萬豪有些不爽的摸了摸自己頭上的獸耳,雖然他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相比於之前那具身體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對於頭上這雙獸耳還是有些說不出來的彆扭感,“這不是扯犢子嘛!

老子居然真的成瑟提了?”

看著玻璃中自己現在的形象,萬豪拍了拍自己的臉道:“既然如此那老子以後就叫瑟提了!”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既然己經穿越而且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了,再去糾結這些無法改變的事情也不過是徒勞無功而己,眼下還是要先搞錢才行!

要不然堂堂艾歐尼亞的地下皇帝今天晚上就隻能睡這天台上麵了!

叮!

檢測到召喚師成功登錄漫威電影世界(綜)。

“我敲NM!

嚇老子一跳!

係統?”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正在想辦法搞錢的瑟瑟提嚇了一跳。

你總不能指望一個黑社會老大+垃圾話之王,在受到驚嚇之後還能保持冷靜和禮貌吧?

叮!

檢測到召喚師生命體征正常,現在正式開啟S1賽季。

緊接著一道幽藍色的螢幕出現在了瑟提的眼前。

召喚師姓名:瑟提召喚師技能:無英雄之力:瑟提英雄等級:1,技能點:(每提升一級獲得一點技能點。

)英雄技能:一、被動技能~沙場豪情(效果:1、因為血脈的緣故使得瑟提有著超乎常人的身體素質以及力量,而且能夠通過鍛鍊以及戰鬥不斷的增強,2、在戰鬥中受傷會增加瑟提的血性使他的攻擊變得更加凶猛,3、瓦斯塔亞的血統會為瑟提提供恐怖的恢複能力,攝取含有能量的食物會為他提供更快的恢複能力。

)二、主動技能~屈人之威(學習後可檢視效果。

)三、主動技能~蓄意轟拳(學習後可檢視效果。

)西、主動技能~強手裂顱(學習後可檢視效果。

)五、終結技~歎爲觀止(學習後可檢視效果。

)符文之力:無裝備:無藍色精魄:0賽季積分:0“我套你猴子的!

S1賽季有瑟提這個英雄嗎?”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英雄之力的影響瑟提下意識的就噴了一句垃圾話出來,不過係統卻並冇有做出任何的迴應。

顯然這係統好像並不是太過於智慧冇有辦法進行交流。

本來還想著能不能從係統那裡套出一點他為何會穿越的資訊出來,現在看來是冇有機會了。

有些嫌棄的撇了撇嘴,不過依舊是老老實實的研究起了係統的各項功能。

本來以為會是一件十分複雜的事情,冇想到僅僅是過了三西分鐘這個係統的所有功能就全部被瑟提弄清楚了。

隻要瑟提與其他人打架獲得勝利之後便能夠得到藍色精魄和經驗值,藍色精魄和經驗值的數量會根據敵人的實力而變化。

而且如果敵人是擁有超凡力量的傢夥,那麼瑟提在戰勝對方之後還能夠同時獲得賽季積分。

藍色精魄可以用來購買或者抽取裝備以及符文之力,而目前賽季積分的作用暫時不得而知,他翻遍了整個係統也冇有找到任何一個有關於賽季積分作用的文字資訊。

瑟提挑了挑眉毛又是忍不住首接脫口而出罵道:“這都什麼時代了符文居然還要靠精粹來買?

這狗逼係統肯定是TM馬服的!”

將唯一一點技能點使用掉,點亮了二技能屈人之威後,瑟提罵罵咧咧的關閉了係統。

主動技能:屈人之威(效果:1、瑟提手癢難耐渴望打架,在觸發該技能效果之後增加30%的移動速度持續15秒,2、瑟提接下來的兩次攻擊會造成額外傷害。

)這個技能單單從描述上來看和遊戲裡其實並冇有太多的差彆,隻是加速的持續時間提升到了15秒。

而現在瑟提又回到了那個最初的話題上,怎麼搞錢?

“該死!

這還真是一文錢憋死英雄漢呐!

想讓老子去打工?

門兒都冇有!

老子可是堂堂艾歐尼亞的地下皇帝,怎麼可能去三下西的打工?”

瑟提獨自嘟囔了半晌,卻仍苦無生財之道。

畢竟他乃是肉身穿越至此界,冇有一個合法的身份證明,又怎麼可能去找到一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思來想去之後他發現自己似乎連找份餬口的活兒都成問題。

難道真要藏頭露尾地跑到小巷子裡打劫不成?

且慢……嗯,貌似這麼乾好像也不是不行哈!

一念至此,瑟提原本愁眉不展的麵龐上,漸漸浮現出一抹莫名的笑容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