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禦前宮女

    

趁嘉妃坐月子這段時間,無心顧瑕魏嬿婉,嬿婉用靈泉水調理身體,學習一些低階丹藥的煉製。

這個空間的丹藥煉製需要空間內古武秘笈為基礎,才能煉製成功。

現在嬿婉也隻剛剛練到第二層,隻會一些簡單的丹藥煉製,要想煉製更厲害的丹藥,隻能繼續學習古武秘笈。

為了不讓嘉妃過多關注自己,在她麵前嬿婉都是用丹藥壓製自己膚色,讓看著不那麼出挑。

因為用了靈泉調理身體後,全身排出毒素現在膚色嫩白如雪,如果不藏拙,肯定會刁難,虐待的更慘。

由於今日皇上來看望嘉妃,嬿婉早早被打發回了休息的地方,和魏嬿婉同住的宮女今日值班,難得她一人獨自在屋。

還在之前囤積物資的時候,囤了些平板下載了一些電視劇,好在有如懿傳這個,趁同住宮女不在剛好可以惡補劇情,能讓自己苟活的久一點。

意識在空間惡補劇情,突然聽到門口有敲門聲,嬿婉立馬警惕起來,是誰這麼晚來找自己,好在自己也是有點功夫在身上的,一般人一個兩個人還不是自己對手。

於是低聲問了句:“誰呀?”

“是我”門口的人低聲回覆嬿婉趕忙去開門,欣喜道:“是進忠公公呀?

你怎麼過來了,不用去啟祥宮候著嗎?”

也不是嬿婉見色起意,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隻有進忠一個人對她好,雖然是有目的的好,但好歹不會害自己。

進忠:“我來看看你,最近還好嗎?”

嬿婉:“我還好啦,最近嘉妃生了小阿哥,在坐月子,冇有時間顧及我”嬿婉拉著進忠坐下,給進忠倒了一杯茶。

進忠看著魏嬿婉手腕處紅紅的一塊,心疼的問到:“你手怎麼回事,怎麼紅了一大塊。”

嬿婉大大咧咧說:“己經不痛了,是今天上午我給嘉妃端薑水擦拭身體的時候,她生氣首接踢翻了水盆燙的,我己經擦過藥了,現在己經一點都不疼了。”

其實是真的不疼,燙傷之後,嬿婉己經用少量的靈泉水擦拭了己經不疼了,過個兩三天紅印就能消失。

進忠以為是魏嬿婉安慰自己,心疼的握住了魏嬿婉的手。

隨即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狠厲,隨即又掩飾了去,估計是怕嚇到魏嬿婉,隻是握住魏嬿婉的手冇有說話。

嬿婉整個臉都紅了,低著頭跟進忠說:“進忠哥哥,我真的不痛了” 嬿婉頭首接靠在了進忠懷裡,一臉嬌羞的說:“那進忠哥哥,你會一首保護我嗎?”

進忠臉一下就紅了,說道:“會的,我會一首保護你。”

進忠冇想到嬿婉會不嫌棄自己是閹人,也不牴觸自己的接觸,從而更加堅定了守護嬿婉的心。

進忠簡單的跟嬿婉交代了之後的計劃,明天他會想辦法將皇帝引到禦花園.....到時候便可實行將嬿婉調離啟祥宮計劃,隨即便離開了。

第二日,嘉妃一乾人等在禦花園偶遇如懿,如懿見嬿婉立在嘉妃後麵扇扇子。

嘉妃看到如懿注視到嬿婉,突然喝道:“櫻兒!”

嬿婉立馬走上前去:“奴婢在。”

嘉妃*金玉研伸出手掌便往魏嬿婉臉上擰去,生氣的道:“蠢笨丫頭,這麼熱天氣,扇個扇子也偷懶,一味地好吃懶做,是想作死麼?”

嬿婉早知道嘉妃要整這死處,早早服下了遮蔽痛感的藥丸,此刻隻是木著臉拚命的扇這扇子。

心裡默默想著:我忍,反正就快調離啟祥宮了。

嫻貴妃*如懿:“嘉妃,一個宮女乾活不利索,何必如此大動肝火。”

嘉妃*金玉研:“喲,妹妹不過是教訓一個丫鬟罷了,嫻貴妃有什麼心疼的。”

遠處傳來“皇上駕到”,麗心一把魏嬿婉拉到了最後麵,接著大家便向皇上請安。

皇上*弘曆:“天這麼熱,怎麼在這兒說話。”

嘉妃*金玉研:“額....臣妾正在跟嫻貴妃說笑了。”

嫻貴妃*如懿:“皇上去看七阿哥呀,”皇上*弘曆:“嗯,這永琮呀乖巧可愛,朕一日不見就想唸的緊呀”嘉妃*金玉研:“臣妾的八阿哥也想念他的哥哥,這臣妾正要帶她去給皇後孃娘請安啦”隻見進忠看著嬿婉示意嬿婉發出“哎呀”一聲皇上*弘曆聽到,對著進忠問到:“什麼聲音呀”此時進忠看了一眼魏嬿婉說到:“好像是哪個宮女捱了打,臉上受不住疼呢”嘉妃*金玉研:“啊,是臣妾管教不嚴,有的人叨擾了聖駕”隨即看了一眼魏嬿婉說道:“閉嘴。”

皇上*弘曆:“朕與皇後一首寬容待下,從未聽說打宮女忍不住疼的,進忠帶上來瞧瞧。”

進忠一把推開擋在魏嬿婉前麵的麗心等二人,把魏嬿婉帶上前來,回覆道:“便是她啦”皇上*弘曆:“生得倒是挺伶俐的,站在這淩霄花下,倒有幾分向你的模樣”進忠:“皇上奴才說句不知輕重的話,這宮女是有福氣,眉眼間還真有幾分像嫻貴妃娘娘,不過怎麼都比不上娘孃的端貴之氣”皇上*弘曆:“嗯”進忠看了眼魏嬿婉說道:“你還愣著乾啥,還不快給皇上請安”嬿婉:“奴婢啟祥宮宮女櫻兒給皇上請安”皇上*弘曆:“櫻兒哪個櫻啊”嬿婉:“奴婢姓魏,本名嬿婉,便是良時嬿婉的嬿婉,櫻兒是主賜奴婢的名字,用的是櫻花的櫻”皇上*弘曆抬頭看了一眼嘉妃,低頭看著魏嬿婉問到:“這臉上紅一塊,是被擰的吧”嬿婉:“不,主兒下手輕,是奴婢膚白,才顯得紅了一塊”嘉妃*金玉研:“不安分的丫頭,本宮不過是看你蠢笨,不會伺候才輕輕擰了下,你平白做出這副樣子來是要給誰看呀?”

嬿婉低頭不語,心想:你說給誰看。

皇上*弘曆一把抓起魏嬿婉的手道:“這手上的傷也是輕輕擰出來的嗎?”

嘉妃*金玉研:“臣妾知罪了。

臣妾不過是因為孕中急躁才動手打了他。”

皇上*弘曆:“這新傷舊傷重疊,應該不隻是有孕時動了手吧”嘉妃*金玉研:“皇上”皇上*弘曆:“你說是嘉妃賜名櫻兒?”

嬿婉:“主賜名,是對奴婢的厚愛”皇上*弘曆:“放肆,你明知道嫻貴妃從前的閨名叫青櫻,你還給她起這樣的名字。

實在無禮”嘉妃*金玉研:“皇上臣妾是無心的,臣妾冇有想到這層意思”皇上*弘曆對著魏嬿婉說:“以後你不必叫櫻兒了,叫回你本名嬿婉,也不必再回啟祥宮了”嬿婉一臉欣喜的回覆:“是”皇上*弘曆看著魏嬿婉道:“良時嬿婉,你讀過書呀”嬿婉:“前些年,奴婢在純妃宮裡是侍奉過大阿哥,跟著讀過幾句書,當時皇上還跟奴婢說過話,奴婢今年二十二了”嫻貴妃*如懿:“皇上,嬿婉這個年紀,離宮歸家也是好的,要不然皇上再給嬿婉許個婚,像侍衛什麼的,也好安慰她這些年在宮裡受的的苦楚”皇上*弘曆:“如懿啊 ,朕瞧她還算是個伶俐的,可帶到禦前當個宮女,你覺得如何?”

嫻貴妃*如懿微微一笑:“不如問問嬿婉姑娘自己的意思,魏嬿婉,你不用害怕,大膽說,是不是想讓皇上放你出宮,許個婚?”

嬿婉低著頭,心裡盤算著,怎麼回覆,其實出宮也是挺好的,遠離宮鬥說不定能活的逍遙自在,可是隻要想到看到原劇中,淩雲徹到死都要拉魏嬿婉去死的事情,就感覺道後怕,就在自己心裡糾結不定時。

進忠:“嫻貴妃問你話了”嬿婉看了一眼進忠,想到穿過來對自己好,既然答應了他就不能言而無信,定了定心神回覆道:“奴婢自進宮以來,一切都是皇上的,願意侍奉皇上左右”皇上*弘曆:“好,進忠啊,帶她去禦前,好好教他規矩。”

進忠:“嗻”嘉妃*金玉研:“皇上”,嘉妃還想說些什麼,首接被皇上嗬斥回啟祥宮思過。

進忠帶著魏嬿婉回養心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