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蛇妄
  3. 《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 第12章
司嫣 作品

《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 第12章

    

熱門新書《一條莽莽司嫣正版》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蛇妄的又一力作。講述了蛇妄司嫣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第12章免費試讀《一條莽莽司嫣正版無彈窗》第12章免費試讀北霽對兩個哥哥將蟲子藥簡單解釋了一下,西青用椰子碗衝了一杯藥粉給了東赤。邔

東赤蹙眉,滿臉的不相信,還有著淡淡的鄙夷和厭棄,“這真的是壞雌性配的藥?”

西青冷漠地站在一旁,他非常清楚地記得,大哥東赤和南墨被壞雌性賣掉的那一天,東赤是如何哭求司嫣不要賣了他,無法開口說話的南墨的眼淚是如何嘩啦啦的流。

可是任由他們如何哭求,那個壞雌性依舊賣了他們。

他記得東赤和南墨的心碎,也記得自己和北霽看到這一幕的悲涼。

北霽顯然也回憶起了那一天,他心頭微微緊繃,輕輕咬了下唇,隨後勸說道:“大哥,這藥我和三哥都喝過,確實有效。”

東赤冷著一張臉決然地將藥推向一旁:“我不喝。”

北霽捧著藥水著急道:“大哥,你相信我,這個藥真的有用,吃完後會排出好多蟲子,然後肚子就冇那麼疼了。我和三哥都吃過,真的。我知道你討厭那個……壞雌性。可是這個藥可以救命的。三哥,你幫我說說話啊!”邔

東赤涼涼地道:“北霽,我不要那個壞雌性的任何東西!”

南墨眸色更加冷了,他垂著眸子,抿了抿唇。

不知道是不是司嫣生他們的時候,身體不太好的緣故,老二南墨自出生就出了些身體問題。

他不能說話。

西青冷靜地看著自己的兩個哥哥,沉默一會,才終於幫助北霽道:“這個藥確實很珍貴,你們喝了吧,不然肚子會疼。”

然而東赤和南墨對於蟲子藥的態度很堅定,不管北霽和西青再怎麼努力,東赤和南墨都不為所動。

北霽十分無奈ʝʂɠ隻好放棄,他拿出了南瓜,這次為了東赤和南墨能夠接受,他故意撒謊道:“大哥二哥,這個食物和壞雌性冇有關係,你們吃掉吧。”邔

餓極了的東赤和南墨狼吞虎嚥地吃了下去。

蒸煮過的南瓜帶著些許甜味,東赤和南墨被美味征服,吃得一點不剩。

“好吃。”東赤笑道。“太久冇吃東西了,簡直太好吃了。”

南墨眼神激動。

北霽心疼地說:“大哥,你的手斷了,熊柔那個壞雌性還讓你們乾活嗎?”

東赤冷言冷語地說:“熊柔的伴侶說下次狩獵帶我們去。”

西青頓時氣得跳起腳:“你們還隻是崽崽,憑什麼要去狩獵啊!”邔

東赤和南墨撇了撇嘴,平淡又不屑:“就憑我們是蛇獸人崽崽。他們還說要讓我們去吸引猛獸呢。”

西青和北霽的臉色頓時就青了。

拿蛇獸人崽崽吸引猛獸,蛇獸人崽崽怎麼脫身?如果跑不過猛獸是不是就要死?

憑什麼他們是冷血蛇獸人,就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東赤南墨!”就在這時,熊獸人熊柔聽到動靜從一旁走了出來。

熊獸人熊柔和熊奈是姐妹,熊奈性格粗獷,熊柔則是岩鄉部落有名的脾氣很壞很暴虐的雌性。

她不僅僅看到了東赤南墨,還看到了西青和北霽。邔

西青和北霽警惕地盯著她。

她挪動著自己肥胖的身體,“西青北霽?你們又來接濟東赤南墨?!你們兄弟感情這麼好啊。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們也買了,你們和東赤南墨作伴吧?!”

熊柔知道她的幾個寶貝崽崽因為司嫣一家受了委屈。該死的冷血蛇獸人,就該去森林喂野獸!

“熊柔!”西青第一個站了出來,他衝到了最前麵。他表情可怕猙獰。“你彆想欺負我們兄弟!”

“你敢對我擺出這樣的表情!肮臟醜陋的冷血獸人,就該去死,全都該死!”熊柔大熊掌一巴掌拍了過去,瘦弱的小西青被拍飛到了一旁。

“西青!!!”北霽向西青衝了過去,可是路上出現了好些雄性獸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們!!!”北霽認出了他們,是熊柔的雄性。“你們一群成年雄性,欺負我們幾個崽崽,你們算什麼好獸人!”邔

岩鄉部落對未成年崽崽也是有特殊的關照的。

雄性獸人們的眼裡出現了一分短暫的遲疑。

熊柔:“你們在乾什麼?!快把這幾隻不聽話的蛇獸人崽崽抓起來!”

住在熊柔隔壁的熊奈聽到了動靜出來張望了一下,她看到一群成年雄性欺負四個蛇崽崽的時候,心道不好。

上一次汙衊西青北霽兩個崽崽偷紅地果,後來打不過司嫣被迫道歉了,後來回到家裡,熊奈越想越覺得的確是自己不對。

而且回想起瘦弱的司嫣都能夠那麼賣力的保護自己的崽崽後,熊奈開始對司嫣改觀,覺得她是個不錯的雌性了。

司嫣家的崽崽在被欺負,她得去告訴司嫣!邔

……

“不好了不好了,打起來了!打起來了!”熊奈晃動著胖乎乎的身體往司嫣這裡跑。

司嫣驀地站了起來,趕忙出了山洞問:“怎麼了?”

“司嫣,你快去看看,你的崽崽,你的崽崽們和熊柔他們打起來了!”熊奈著急道。

“什麼?!”司嫣跑出去焦急地問,“他們在哪裡?!”

熊奈喘著氣道:“就在,就在山洞前……西青和北霽給那兩個崽崽送吃的,被熊柔看到了……熊柔小心眼的,她一定是想起她的崽崽的事,所以想報複……司嫣,你,你可要快點……”

熊奈一口氣冇說完,司嫣就跑掉了,熊奈一會就看不到司嫣的蹤影了。邔

這個瘦小的雌性,怎麼就這麼靈活啊。

司嫣趕到的時候,差點火冒三丈。

真的是見了大鬼出了大奇!

十幾個雄性成年獸人圍毆四個蛇獸人崽崽!她的崽崽!

“給我住手!”司嫣隻身擠開了圍毆她的崽崽的雄性,猛地怒吼。“你們要臉嗎?!”

十幾個雄性獸人不屑地看向了司嫣。

司嫣擋在了四個崽崽的身前,一個人麵對一群雄性獸人!邔

哪怕以前冇有見過東赤和南墨,可是一見他們傷成這樣就心裡疼的厲害,她的眼眶都紅了。

“司嫣,你來得正好。”熊柔從一旁走了出來,她模樣胖極了,看起來有300斤的樣子。

“你的另外兩個崽崽我也打算買了,給你兩張獸皮。”

說著,一個雄性獸人將兩張灰狼獸皮扔了過來,司嫣一眼都冇有看獸皮。“死肥熊,我的崽崽就是我的崽崽,一個都不賣!我今天過來,可不僅僅是要接西青北霽回去,東赤和南墨,我也要接回去!”

熊柔聽到死肥熊三個字後氣得不行,“醜陋瘦小的雌性,你是嫉妒我健康的身體嗎?!”

司嫣眼神極為輕蔑且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老孃這輩子都不想長成你這樣。死肥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現在就是一坨肥肉!”

“司嫣!!!!!!!!!!”熊柔氣壞了,“彆以為你是雌性,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邔

說完,熊柔又笑了:“你可彆忘記了,你的山洞裡,一個成年雄性都冇有!”

司嫣眯了眯眸子:“那也比你一天到晚隻知道交配要好的多!”

熊柔突然又哈哈大笑了:“原來你是嫉妒我。冇錯,我想要雄性招招手就一大堆,你就不一樣了,一個要你的雄性都冇有,誰讓你又瘦又黑又小又醜!!!”

“誰說我冇有雄性?”司嫣突然說。

“嗯?”熊柔一臉吃驚,“你還有雄性?!”

司嫣道:“我冇雄性我怎麼有的四小崽?我腰上這個紫色的蛇形圖騰,你是眼睛瞎看不到嗎?!”

司嫣冷著臉說:“熊柔,你那麼多雄性,你才隻有四個崽,我就一個雄性,我也能有四個崽!不管從哪個維度上,都是我贏了!”邔

雄性獸人們臉色微微變化。

確實是的,司嫣僅僅一個雄性,就生了四個崽崽。熊柔那麼多雄性,交配的次數也絕對不少,但是生不出來崽崽。

熊柔注意到自己的雄性態度些微的變化,更加生氣了!她的臉色變了又變,忽然嘲笑地反問:“司嫣,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不是也討厭蛇獸人崽崽嗎?你喜歡彆的崽崽再找彆的雄性獸人生就是了。蛇獸人崽崽生來就是該被嫌棄被唾棄的!你一直都很嫌棄他們,我幫你教訓他們,你該感激我不是嗎?!”

“閉嘴!你是吃了屎嗎,嘴巴那麼臭!”司嫣吼道,“不管怎麼說,東赤和南墨我今天都要帶回去!”

熊柔怒道:“司嫣你說的什麼話,你是故意激怒我嗎?我的奴隸就是我的,你休想帶回去!”

司嫣怒道:“你憑什麼證明他們是你的奴隸!!”

熊柔一怔,忽而又笑了:“司嫣,你當時親手在一張木板上寫的奴隸契,你忘記了?”邔

司嫣冷笑:“我可真不記得有這東西。”

她的確不記得,前身的事情她可是一件都不記得。

熊柔道:“不記得沒關係,你跟我來,我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