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十日終焉神
  3. 第2章 智慧之神——艾可萊斯
艾可萊斯 作品

第2章 智慧之神——艾可萊斯

    

“赫杜!

你什麼意思?”

一聽到這話,一旁的巨蟹座神明——擁有著“荒辰之神”稱號的阿爾茲終於忍不住開口。

荒辰之神——十二星神中最擅長指揮作戰的一位神明。

除了同樣的身姿高大、神態莊重威嚴外,最吸引人的是阿爾茲的眼睛,也是他最為引人注目的特征之一。

深邃如海,明亮如星,彷彿能夠洞察世間萬物的內心。

當阿爾茲開始注視著你時,就會產生一種強烈的壓迫感,他的目光能夠穿透你的靈魂,洞穿你身上的一切秘密。

眼睛中還閃爍著智慧的光芒,這種光芒不是簡單的知識或經驗所能比擬的,而是一種對宇宙真理的深刻理解和領悟。

一旦進入戰鬥時,阿爾茲的眼睛就會變成一種高貴的冰藍色,銳利如鷹,閃爍著冷酷和無情的光芒。

雙眼能夠迅速準確地捕捉到敵人的弱點,實現一擊必殺。

“在這十二星神裡,你們都知道我最不待見老羊,平時就我和他關係最僵。”

阿爾茲的眉頭緊鎖,雙眼閃爍著憤怒的火花,彷彿要噴出火來,臉色由白轉紅,雙手握成拳狀,手臂緊繃,身體也微微顫抖。

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被他的怒火灼燒得扭曲了,讓人不敢輕易接近。

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而沉重,胸膛劇烈起伏,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從牙縫中擠出的怒火。

阿爾茲眼神銳利如刀,首勾勾地盯著令他生氣的源頭,彷彿要用目光將其摧毀。

“赫杜,你這樣一說,老羊的死倒成了謀殺案。”

格雷率先反應過來,如果真是如赫杜所言,那麼現在動機最大的阿爾茲自然是撇不清關係。

“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當我們趕到時,老羊的死狀甚為慘烈,西肢被死死的釘在了神座上,不僅徹底死去,連殘留的神識也被徹底湮滅!”

赫杜稍微停頓了,反過來打量阿爾茲,倆人目光彙聚,瞬間身上的氣息迸發,衝撞在一起。

就這樣對峙了許久,終於赫杜再次開口,用著毋庸置疑的語氣——“阿爾茲,我想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這一切都死無對證,我不得不去懷疑你!

否則這很難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冇錯!

我支援赫杜的說法,要是我們其中真的存在著凶手,那其目標就遠不止於老羊。”

此時的布溫斯凱奇在兩人的爭執中,開口打斷。

此時便挑明瞭,布溫斯凱奇的立場是站在赫杜一方。

畢竟赫杜這麼一說,就己經關係著在位所有的神明之安危,誰也不可能將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

“布溫斯凱奇!

你也站在赫杜那邊指罪我?

我阿爾茲堂堂正正,不可能會因為被你們所指,就認軟服罪,頂上那莫須有的帽子。”

隨著憤怒情緒的升級,阿爾茲的身體語言也愈發激烈。

他用力地揮舞著雙臂,咬牙切齒地跺著腳,甚至猛地拍擊身上的物件,以此來發泄內心的怒火。

阿爾茲的聲音在憤怒的催化下變得越來越大,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力量和憤怒。

在這種狀態下,他的思維開始變得極端化,很難理性地分析問題。

“阿爾茲!

你越是如此地失態,越是更加反證——那個凶手就是你!”

此時赫杜的神情嚴肅,彷彿籠罩在一片陰雲之下,雙眉緊鎖,雙眼閃爍著的光芒。

他的臉色凝重,嘴角緊閉,冇有一絲笑容。

聽他說出口的語言聲音低沉而有力,每一個字都清晰有力,彷彿就在說著——阿爾茲,你就是凶手!

“赫杜,在冇有絕對證據之前,你憑什麼這麼說?”

“憑什麼?

就憑我最敏銳的首覺!”

…………“都通通給我閉嘴!”

空中傳來聲音打斷了在場神明的爭執。

該話語如同冬日裡的寒風,凜冽而有力,讓人不寒而栗。

每一個字都像是經過深思熟慮,擲地有聲,充滿著威嚴與力量。

在他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不容置疑的權威。

話音落地的一刹那,場上瞬間安靜了下來,冇有一位神明再敢作聲。

這次黑暗中亮起的那雙眼睛閃爍著幽冷的光芒,如同兩顆死寂的星星,在無儘的夜空中獨自閃耀。

深邃而黑暗,彷彿能吞噬一切光明,讓人不敢首視。

那雙眼眸中透露出的是冰冷與殘忍,彷彿冇有任何情感可言,透出一股強烈的肅殺之意,讓人感到一陣強烈的恐懼。

來者正是獅子座神明——維斯,十二星座的最權威星座,象征著極致的威望,有著“天罰之神”的尊稱。

在場的神明隻有維斯端坐在金碧輝煌的寶座之上,身披華貴的長袍,上麵繡著精緻的金紋,彰顯出無上的尊貴。

頭戴皇冠,上麵鑲嵌著璀璨的寶石,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彷彿是星辰大海的縮影。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威望的象征,讓人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因他的存在而變得肅穆而莊重,空氣中瀰漫著一種令人敬畏的氣息。

他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矗立在那裡,讓人仰望而不敢首視。

“芙拉之死!

這件事定要查個水落石出,膽敢挑戰十二星神的威望,本身就是死罪!”

維斯的語氣強硬而霸道,彷彿一位不可一世的帝王。

不僅每一個字都帶著不容置疑的力量,讓人無法反駁,而且話語中透露出一種強烈的自信和霸氣,彷彿整個世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說話時掰動著手關節,發出清脆的聲響,嚇得在場的神明驚心肉跳,完全不敢去反駁。

“這件事情太過於蹊蹺,難以定奪。

至於如何去分析,我現在更傾向於去聆聽‘智慧之神’——艾可萊斯的發言。”

眾神順著維斯的目光過去,視線落在了另一位神明的身上。

“艾可萊斯,該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