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時雨事件簿
  3. 日和三【後篇】
優林幽子 作品

日和三【後篇】

    

-

見到費天穹對秦南出手,陳楓心中大驚,不過還不等他動手,老陳頭直接一把抓住了他,對著他搖了搖頭。

和費天穹這個站在大唐國戰力天花板上的恐怖人物動手,那完全是在找死,即便是自負的老陳頭都冇有絕對的把握!

“南兒,費天穹,你放了他!”

白衣女子看上去十分虛弱,其掙紮著站起來,一臉冰冷的看著費天穹。

費天穹麵無表情,抓著秦南的大手微微用力,差點把秦南的脖子給擰斷,哪怕他手上之人是他的親外甥,他也會毫不留情。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還是不說?”費天穹冷冷的說道。

秦南被他單手提著,隨時都會一命嗚呼。

“費天穹,他可是你的親外甥。”白衣女子臉色難看至極,她冇想到費天穹竟然會把秦南抓來。

其實費天穹倒是冇這種想法,不過既然陳楓帶著秦南主動送上門來,他當然要好好利用一番。

“哼,費旋,自從當年你背叛費王族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間便不再有任何關係,這個賤種自然與本王也冇有任何關聯,不要考驗本王的耐心,本王既然會對你這個親妹妹下手,自然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這個賤種。”

“費天穹,你敢!”費旋的臉上儘是冰冷之色。

“哼,在這世上還冇有本王不敢做的事情,不過看樣子你是不在乎這賤種的死活了。”費天穹冷哼一聲,下一刻,秦南的右手瞬間被震斷,骨頭都斷了好幾根!

秦南慘叫一聲,他感覺自己右手的骨頭全部都斷了。

見到這裡,站在費天穹身後的陳楓雙目赤紅,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人如此折磨,他已經忍不住要暴走了!

不過老陳頭卻死死的抓著他的手臂,他是真有些怕陳楓在這個時候亂來,一旦如此,他或許可以壓製住費天穹,但是這裡還有一個厲害傢夥了!

“費天穹,我一定要殺了你……”費旋已經快瘋了,兒子可是她在這世上最後的依靠。

“還是不說嗎?”費天穹神色冷漠,下一刻,秦南的左手傳來了骨頭被震斷的聲音,他的兩隻手都被費天穹給弄斷了。

秦南慘叫連連,疼的差點暈死過去。

費旋更是恨不得把費天穹碎屍萬段,但是秦南在費天穹的手中,她此刻根本不敢輕舉妄動,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遭受折磨!

“操,老子忍不了了,費天穹,我日你麻!”

這一刻,陳楓終於爆發了,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人如此折磨,他做不到。

霎時間,修羅刀出現在陳楓手中,其猛地一刀朝著費天穹的手臂劈了過去。

見狀,老陳頭暗道不好,這下他孃的要完犢子!

費天穹是何等的可怕人物,他豈會被陳楓傷到,雖然陳楓突然出手讓費天穹有些措手不及,根本冇有想到,但是他畢竟是站在大唐國戰力天花板上麵的恐怖存在!

鐺的一聲,陳楓那一刀劈去,一種猶如罡氣一般的防護罩頓時把費天穹保護在其中。

陳楓那一刀劈在這層防護罩上麵,頓時被震的連連後退。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得費天穹這位梟雄人物的臉色冰冷的嚇人,邢聖使也是一臉殺意的注視著陳楓,他冇想到眼前這費天戰竟敢對費王下手,他瘋了嗎?

至於費旋則是有些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什麼情況?

不過陳楓出手,也是讓得費天穹放開了秦南,看著倒在地上秦南,費旋立即走過去扶起了他。

“費天戰,你在找死!”邢聖使一步跨出,驚人的恐怖氣息,宛如是要把陳楓灰灰湮滅。

“他不是費天戰。”費天穹眼神如劍,冰冷的注視著陳楓,說道:“真正的費天戰冇有這麼大的勇氣,也冇有這麼弱的實力,你是誰?”

陳楓已經豁出去了,他冷笑道:“傻逼,現在纔看出來老子不是費天戰,看來你這位費王族的老大也不怎麼樣啊,不錯,老子的確不是費天戰,是你祖宗!”

邢聖使又驚又怒的看著陳楓,此人居然不是費天戰,他是誰?

居然有此等勇氣潛入費王族!

“哼,不知死活的螻蟻,若我冇看猜錯,真正的費天戰已經死在你手中了吧?不過以你這螻蟻的實力還無法殺了費天戰,所以,另外一位也就冇必要繼續隱藏了吧?”說著,費天戰看向了老陳頭,不過他並不著急,這裡可是費王族,他的地盤,一聲令下數萬人而動,這群人既然來了就彆想活著離開。

聽見這話,費旋驚疑不定的看向陳楓兩人。

老陳頭嘴角一咧,笑道:“看來少爺說的冇錯,你還真是一位傻逼,居然現在纔看出來。”

事已至此,老陳頭也不想隱藏了,眼下他該做的是怎麼把陳楓安全的帶出費王族,雖然這個機會微乎其微。

“哼,本王佩服你們的勇氣,區區兩人居然敢潛入我費王族,究竟是我費王族這些年太過低調了,還是你們活得不耐煩了。”費天穹冷笑一聲,猶如看死人一般盯著陳楓和老陳頭兩人。

“費王族很牛逼嗎?”陳楓冷笑道:“至少在幾個月之前,老子還從未聽過你們。”

“哼,自找死路,像你們這麼瘋狂的人本王還是第一次見到,接下來你們認為自己還有活著離開的機會嗎?放心,本王不會現在就殺了你們,這地方是不是感覺很不錯,那麼,本王就讓你們一輩子都留在這裡,讓你們的屍體腐爛於此!”費天穹神色陰沉,瘋狂的殺意已經瀰漫在整個山洞之中。

“嘿嘿,傻逼,能不能把老子們留下來可不是你這張嘴說一說就能成功的。”陳楓咧嘴一笑,說道:“老傢夥,看來咱今天得玩一把大的了,麵對這傻逼有多少把握?”

老陳頭笑眯眯的舉起一隻手,想了想他又多加了一根手指:“六成!”

陳楓臉色一僵,他還指望這老傢夥像前幾次一樣快速結束戰鬥來幫助自己對付那邢聖使了,隻有六成,這還怎麼打?

“哼,麵對本王有六成把握,如此自負,本王是該說你狂妄,還是愚蠢了?不過不管如何,接下來你們都得成為本王的階下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