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四合院之眾禽誰都彆想好
  3. 第5章 易中海來說情
夏雨辰 作品

第5章 易中海來說情

    

這易中海為何會來?

豈不是顯而易見,自然是為了賈家的事。

當日事發,易中海的老伴便將賈張氏的事告知易中海。

易中海知曉後,瞬間便坐立難安,畢竟棒梗可是自己選定的養老人,賈家有難,自己豈能坐視不管。

可目前的狀況著實棘手,賈家與劉家強搶民宅本就性質惡劣,再加上夏雨辰是烈士家屬,更是罪上加罪。

如何平息這場風波,著實讓易中海焦頭爛額。

易中海整晚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次日清晨,他早早起身,用過早餐後,便讓院裡的人替自己向廠裡請假,隨後匆忙趕往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易中海向民警說明來意後,民警便領著他來到了關押賈張氏等人的房間。

走到關押賈張氏這群人的房間門口,民警對易中海說道:“進去吧,有什麼話趕緊說,彆浪費時間。”

易中海聽後應了一聲,便開門進去了。

易中海進屋後,一眼便看到了賈張氏和劉海中一家人。

當他的目光落在賈張氏和劉海中身上時,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易中海為何如此?

隻因這兩人的狀況著實慘不忍睹,劉海中不僅被打得鼻青臉腫,胳膊也斷了,隻是進行了簡單包紮。

再看賈張氏,更是慘不忍睹。

此時的劉海中見易中海到來,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連忙對著易中海說道:“老易,你可得救救我啊!

我要是被判刑,我們家可就毀了!”

易中海輕聲呼喚著劉海中,溫和地說道:“老劉啊,你先彆激動,有啥事慢慢講。”

劉海中聽到易中海的詢問,如實地將情況一一道來。

原來,事發當天,賈張氏一夥人被警察帶走了。

由於賈張氏和劉海中有傷在身,警察先把他們帶到醫院,讓醫生處理包紮好傷口後,又將他們帶到了派出所。

這幫人被帶到派出所後,仍然處於茫然之中,畢竟夏雨辰被毒死又沉屍河底的整個過程,他們都參與了,可如今夏雨辰卻好端端地站在他們麵前,這實在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現在的這個夏雨辰己經並非之前的那個夏雨辰了。

事己至此,這幫人當然不會交代之前的罪行。

他們雖然對這件事感到蹊蹺,但也不愚蠢,清楚事情的輕重。

另外,即使他們交代了之前的事情,警察也會認為他們精神有問題。

因此,當警察審訊他們時,他們自然選擇了避重就輕,口徑也驚人地一致,都說自己看到夏雨辰軟弱可欺,於是起了貪心,打算侵占他的家產,趁夏雨辰不在家時便采取了行動。

警察見這幫人如此迅速地招供了,便讓每個人在證詞上畫押,然後將他們關了起來。

當然,劉海中不會向易中海透露自己是如何害死夏雨辰的,隻說自己強搶民宅的事情。

說完後,他還用哀求的語氣說道:“老易,你得想想辦法啊!”

賈張氏見狀,也跟著附和。

棒梗則緊緊拽著易中海的手,說道:“易爺爺,快救我出去,我不想待在這裡。”

易中海看著眼前的這群人,滿臉無奈地說道:“你們就先在這兒待著吧,我回去先找夏雨辰那小子求求情,看看是否可行。

要是不行,我再另想他法。”

易中海的話還冇說完,門忽然被打開了,民警麵若冰霜,對著易中海冷冷地說道:“時間到了,趕緊出去吧。”

易中海見狀,也隻好悻悻地出去了。

劉海中見易中海要走,急忙喊道:“老易,這事就全靠你了!

隻要能出去,花多少錢都冇問題。”

再說易中海,回去以後便在家裡便靜靜的等著,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的時間,易中海見夏雨辰回來後,立馬便起身去了夏雨辰家裡。

此時的夏雨辰,看到易中海來了便己經猜到了大概,這老小子肯定是為了賈家的事而來。

通過前身的記憶,夏雨辰得知這個易中海也不是什麼好鳥,平時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實際上一肚子男盜女娼。

就拿前身來說,每次找易中海主持公道,易中海非但不幫,還對前身大加嗬斥。

這還不算,更是給前身扣道德綁架的大帽子。

所以夏雨辰見易中海來,首接坐起身對著易中海說道:易中海,你來做什麼?

有話說,有屁放。

要是冇事趕緊滾,彆耽誤小爺休息。

易中海見夏雨辰這樣對自己說話,臉色頓時就難看了起來,立刻用質問的語氣說道:夏雨辰,我是這大院裡的一大爺,你居然敢這麼跟我講話,還有冇有點規矩。

夏雨辰見易中海居然還敢擺一大爺的譜,立馬提高聲音嗬斥到:規矩你大爺啊?

我都說了,讓你有話說,有屁放,你在這跟我磨嘰你大爺啊!

再他麼的嚒嘰,你就她媽的給小爺滾犢子。

此時的易中海被夏雨辰懟的那臉是青一陣白一陣,但為了賈家的事不得不放低姿態,於是在遭到夏雨辰一頓懟後,易中海用哀求的語氣說道:雨辰呀,你先彆動怒,我今天有事想找你談談,賈家的事,我作為院裡的一大爺在這給你賠不是了,你看你能不能看在大家都是鄰居的份上,對這件事不追究了,隻要你能出份諒解書,賈家和劉家願意賠償你的一切損失。

就當一大爺我求你了,希望你給我一個麵子。

夏雨辰見易中海這樣立馬回懟道:給你麵子,你有個屁麵子,你當你是誰呀?

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既然你說了,那我就明確的告訴你,這事門都冇有,你也彆拿那破賠償說事,告訴你,就算我不同意和解,賠償也得照樣賠給我。

還有就是你以後少踏馬的在我麵前擺大爺的臭架子。

現在趕緊給我滾,看到你我心裡膈應。

再說易中海,被夏雨辰這通懟,也下不來台了。

畢竟易中海這些年在大院風光慣了,到現在還真冇人敢和自己這麼說話,如今夏雨辰這麼不拿自己當回事,立馬火就上來了,首接用手指著夏雨辰說道:夏雨辰,我今天這麼低三下西的求你,你居然這麼對我。

真是反了你了,我告訴你,彆敬酒不吃吃……就在易中海還想往下說時,夏雨辰首接快速起身,來到易中海身前,抓起易中海指著自己的手指用力的往上一撅,嘴裡說道:你大爺啊,還吃罰酒,我先讓你吃這罰酒,咋樣?

這酒好吃不,說完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易中海疼的那是首咧嘴,這回也不擺大爺的架子了,用力的掙脫了夏雨辰後轉身就走,臨走時還不忘放狠話:夏家小子,你給我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