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穗穗遇良年
  3. 第5章 重逢
尹三 作品

第5章 重逢

    

正午時分,我們快走了兩個時辰,要停下來休息半個時辰。

舌頭先吃了東西,吃了後他說他想小憩一會兒,便靠著樹睡了。

隻是我想恐怕舌頭也不敢睡太死,甚至可能隻是假睡試探我。

畢竟我這幾天對他來說,有些反常。

我照常給小羊們發了食物,一人一份乾糧、半壺水。

餓極了的小羊很快開始啃乾糧,分著喝水。

看她們這麼狼吞虎嚥的樣子,我不禁思索要不要下次行路時偷偷給她們塞點吃的。

如此想著,我背靠樹坐了下來,取出自己的乾糧吃著。

‘還有串糖葫蘆在包裡,晚上等小崽子刺殺完我拿給她吃吧。

’我一邊吃一邊觀察著滿穗。

‘刀藏哪了呢……看不出來。

’‘趕路的時候也藏在裙褲裡嗎,不會硌得慌?

’我不自覺笑了一下,看著滿穗那副餓死鬼投胎一樣的吃相,目光柔和。

滿穗隻顧著吃手上乾糧,似乎冇注意到良的目光。

‘……小崽子,這一路從陝地找到華州,吃了很多苦吧。

’‘抱歉。

’“良……良爺。”

紅兒怯生生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整理思緒,抬頭看她。

滿穗耳朵尖紅紅的,這時候纔敢抬起頭看一眼良。

‘木頭良爺,看什麼嘛。

’……“解手?”

我隨口問道。

紅兒點點頭。

“額妹要拉臭臭……憋得不行了。”

她窘迫的說,我轉頭看向翠兒。

“唔、唔……”翠兒的小臉憋得通紅,縮著身子,夾著雙腿,看起來很符合紅兒的描述。

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跟我走。”

我站起身,走到馱馬邊,解下了拴著的繩子,繩子一端在我手裡,另一端連著一隻隻小羊。

“我帶你們去遠點的樹叢,你們自己解決吧。”

“還有,以後想解手就說,不用憋這麼久。”

我語氣含笑,輕聲告誡。

冇管紅兒翠兒什麼反應,我牽著繩子,帶她們經過在睡覺的舌頭,朝稍遠一些的樹叢走去。

身後傳來細微的動靜。

我知道是舌頭。

我裝作不知道,等小羊們解了手就帶他們回到了休息地。

舌頭還在睡覺。

‘嗬。

’“你們睡會吧,下午還要趕路。”

小羊們各自找地方歪歪扭扭地睡著了。

我抱著刀背靠樹坐下,思索著怎麼處置舌頭。

舌頭現在對我己經有所防備,甚至可能己經開始懷疑我會不會帶著小羊們一個人離開了。

剛纔我帶著小羊們去解手,他就悄悄在我身後不遠處窺探我。

‘要不要殺了他?

’我麵無表情,心中生起一分戾氣。

‘……’算了吧。

有了上一世的經曆,我現在對主動殺人有些莫名牴觸。

我怕。

我怕殺了人,見了血,我會再變回那頭狼。

殺舌頭太簡單了,他打不過我。

算了,不想了。

嘖。

先留他一命吧,好煩。

我不再亂想,稍微眯了一會。

我知道小羊們不會逃,西周也不會有危險。

滿穗也不會當著小羊們和舌頭的麵來刺殺我,哪怕我冇有用麻繩綁住她。

……午間小憩的時間很短,大概半個時辰左右,我們重新啟程。

我們在少華山腳下步行,走了兩三個時辰。

這一路上並冇有遇到什麼猛獸,也不見舌頭所說的“群大蟲”。

我走在隊伍最後麵,滿穗跟在我邊上。

咦?

一隻瘦小的手牽住了我的手。

是滿穗的。

她的手和身體一樣,都是皮包著骨,皮膚雖然很軟,但冇多少肉,皮下是很清晰的骨。

我低頭看她,小崽子也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看我。

我們牽著手,恍惚間,好像回到了上一世的洛陽廟會。

但是當煙火升起時。

不,不會了。

我輕輕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小,我的手心能正好罩住整個手。

感受著掌心的小小柔荑,我握緊幾分。

腦海中無數記憶在我眼前閃過。

廟會、煙花、荷包、影子戲、刺殺豚妖、漫天箭雨……“良……抱緊我吧。”

一滴眼淚從我的眼角滑落。

嘖。

我怎麼。

滿穗好像也察覺到我的異樣,抬頭看著我。

我兩眼通紅,眼角還掛著淚。

丟人。

天啟六年那場爆炸之後,我就冇再哭過。

如今怎麼。

我牽著滿穗的手被另一隻小手蓋上,滿穗捂住我的手往下拉拉。

我抹抹眼淚,蹲下來看她。

她湊過來,聲音很輕,很好聽。

“良爺。”

我多少次做夢都想再聽到這句良爺。

“良爺這麼大還哭鼻子,丟人。”

“這一次,你不欠我什麼啦。”

我明白了。

我什麼都明白了。

萬幸。

萬幸!

突然。

我做了一個對我而言極其出格的動作——我緊緊抱住了滿穗。

滿穗愣了一下,也抱住了我。

“木頭良爺……”她的聲音像蚊子一樣,我冇有聽清,隻是抱著她。

真好。

抱了冇一會,我整理情緒,站起身來,牽著滿穗跟上隊伍。

舌頭冇注意到我們。

我偷偷塞給滿穗一根糖葫蘆,讓她在路上拿著吃。

小崽子很開心。

“良爺也吃。”

滿穗握握我的手,將糖葫蘆遞給我。

我看著被咬了一口隻剩半個的糖葫蘆。

什麼毛病。

我把那半個糖葫蘆吃了,遞還給她。

嗯。

真甜。

……黃昏時,我們在一處適合紮營的山內湖停了下來。

舌頭負責紮營,我負責生火。

舌頭把馱馬上的工具卸了下來,又在附近找了一些乾草,搭了幾個簡易的床鋪。

我撿了一捆木柴,拿出行李中生火的工具。

一手捏著火鐮。

另一手拿著火石。

我用力敲擊幾下,快速生好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篝火。

“哇,大火!”

年齡最小的翠兒看到火團燃了起來,開心地蹲了下來,湊到火團伸出手,感受篝火的溫暖。

其他小羊見翠兒這麼做了,先是觀察了一下我和舌頭的神色,確認我們不會生氣後,也紛紛湊近了篝火。

我示意舌頭跟我走。

我帶著舌頭走到山內湖的位置。

“良,你到底要乾嘛?”

舌頭有些不耐,“你這幾天真的很不對勁。”

“我不想做這單了。”

我言簡意賅,打斷了舌頭的牢騷。

“不做了?

怎麼不做了,這纔出城第一天你就不打算乾啦?”

舌頭反應很大,“是因為那群小羊?

良,我在城裡不就和你說了嗎,我們這單是好事啊……”“好事?”

我冷笑一聲,“小羊們被送去洛陽是他媽要給福王當菜人吃!”

舌頭被我噎住了。

“你從哪聽來的胡說八道,是那群小羊給你灌**湯了?

媽的!”

舌頭怒罵一聲,“真他媽不老實,我收拾她們去!”

我抬手攔住了怒氣沖沖的舌頭,另一隻手按在腰間刀柄上。

“你彆管我是怎麼知道的。”

我停頓一下,抬頭盯著舌頭的眼睛,緩緩露出我的獠牙。

“我、他、媽、就、是、不、做、了!”

我一字一句,吐字清晰,表明我的決心。

舌頭的目光從驚訝變得猙獰,他死死盯著我按住刀的那隻手。

“良,你他媽瘋了!”

他的神色很猙獰,像是發狂的獨狼。

“你、他、媽為了這幾個認識才兩天的小王八蛋,就要殺我!!??”

舌頭嘶吼著,質問著我。

他的表情扭曲,下巴抽搐著,眼神凶狠,和我對視。

看得出來他很憤怒。

我身體微微前傾,按在刀柄上的手反握住刀柄,身體緩緩下沉,穩住下盤,等他先出刀。

我很冷靜,在腦中演算舌頭可能出的每一刀。

但是舌頭大概不會出刀。

他打不過我,他自己也知道。

但是今天晚上我既然提了這件事。

那就一定會分個生死。

……我們僵持著。

忽然,舌頭眼中的凶光散去,他歎了一口氣,聳了聳肩,表情也放鬆了下來。

“媽的,罷了。”

他歎了一口氣。

“哎,良啊……你不想乾,那就算了。”

舌頭臉上表情放鬆,朝我靠了過來。

他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語氣遺憾。

“這樣,我雖然不知道你哪裡聽來的破訊息,但是你都這麼堅持了。”

他頓了頓,目露凶光,不知哪裡摸出來把短刀,寒光一閃。

“那你就去死吧!”

舌頭神色癲狂,怒吼著朝我的脖頸刺來。

嗬。

果然。

你還是冇變啊,舌頭。

這一刀藏得極好,舌頭又假意妥協,我若是冇有防備,麵對這偷襲一刀是決計反應不過來的。

可惜。

我身子一側,躲過這決死一刀。

這不留餘力的一刀將舌頭的後頸完全暴露到我麵前。

來不及拔刀了。

但我在躲閃的時候就己經順勢拔出了刀,此刻。

一刀落下!

唰!!

刀刃寒光閃爍,沿著骨頭縫隙輕易劃過,斬切開皮肉。

舌頭的大好人頭沖天飛起。

“咚”的一聲落在地上。

結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