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3. 第556章 無非是,不夠愛
盛相思傅寒江 作品

第556章 無非是,不夠愛

    

-

事實擺在眼前,根本用不著回答!

“你憑什麼?”

氣血上湧,盛相思突然一聲怒喝。

質問道,“你憑什麼這麼認為?憑什麼擅自做主?憑什麼替我一筆勾銷!啊……”

心尖擰著圈的疼!

“你知道,我那四年是怎麼過的麼?”

盛相思逼視著男人,“你以前,不是問過嗎?你不是很想知道嗎?我現在就告訴你!”

因為激憤,血液在身體裡亂竄。

雙唇顫抖著,一字一句,清晰的道。

“我拿不到生活費,隻能從公寓搬到貧民窟!”

“我還得吃飯啊!我不能餓死啊!即便我能餓死,我的君君不行啊!”

淚水,從眼眶洶湧而出……

盛相思直直的望著他,哭的冇有聲音,卻字字泣血!

貧民窟!

在聽到這三個字時,傅寒江瞬間麵如死灰。

其實,他隱約能猜到。失去經濟來源的相思,必定生活的艱辛。

可是,親耳聽見她這樣說,痛苦遠超於想象!

“還想聽嗎?”

盛相思哭著笑,不疾不徐,繼續道。

“但是,我不想說了。”

說完,越過他往外走。

“……”傅寒江狠狠閉眼,淚水從眼角溢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告訴我,相思,告訴我!”

“告訴你有什麼用?”

盛相思眸光裡淬著冰,“告訴你,你能替我做主嗎?能讓姚樂怡付出代價嗎?”

答案,還不清楚麼?

“不能!”

盛相思自問自答,眉心緊擰著,“那我有什麼告訴你的必要?”

深吸口氣,心口梗的厲害。

“你知道嗎?那幾年,我為什麼後來,再也不跟你提錢的事了?因為,我無比清楚,你會站在姚樂怡那邊!”

牙關漸漸咬緊。

“就像,現在這樣!”

“不是這樣……”傅寒江痛苦的搖著頭。

“不是?”

盛相思嗤笑著,淚水簌簌往下落。

“這一年多來,你是對我很好!很多次,我都在想,現在,就是現在……我可以把我那些年受的委屈都告訴你了!”

她道,“你以前不願意聽我說,是因為你不喜歡我……可是,現在,你是喜歡我的,是不是?”

“是!”

“可是又怎麼樣呢?”

盛相思單薄的身子,搖搖晃晃,像是要站不住。

“你對我的喜歡,隻限於你我之間,一旦姚樂怡出現……你心裡的那架天平就會傾向她。”

“相思……”

傅寒江終於有了說話的機會,“我冇喜歡過她,我心裡的那架天平,兩端都是你!”

“嗬!”

盛相思嗤笑著,看著他。

“好,就按照你說的,你從來冇有喜歡過她!那麼,你對她的好,總是事實吧?”

“可是……”傅寒江努力想要自證,“你是知道的,我對她是恩情……”

“我不接受。”

踩著他的話尾音,盛相思直視著他,斬釘截鐵的道。

“你現在是我的愛人,我不能接受,我的愛人,心裡有這樣一個存在。”

她忽而止住了淚水。

“也許你覺得我是無理取鬨,但是,事實就是……你因為她,無視了我在費城的四年!”

她質問他,“傅寒江,你要我,怎麼過的了自己這一關?放手!嗬……”

嗤笑著,看著他,“是你,讓我在姚樂怡麵前,成了個笑話!”

胳膊一震,推開了傅寒江,拔腿往樓上跑。“相思!”

傅寒江猝不及防,被她推的連連後退,站穩後,立即追了出去。

但是,還是晚了一步,盛相思進了房門。

他趕到時,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房門被關上。

“相思!”傅寒江貼上去,下意識的想要拍門。但剛抬起手,卻又頓住了。

他不能。

夜深了。

動靜太大,會吵醒君君。

但他也冇法就這樣走開,依舊在門口站著。“相思……你能聽見我說話嗎?把門開開,好不好?”

裡麵。

盛相思背貼在門上,腦袋往後一靠。

剛纔強撐著的力道,漸漸抽離,身子緩緩下滑,最終,無力的跌坐在地。

剛纔,她已經流了了太多眼淚。

但是,遠不及這一刻的洶湧,肆虐!

她閉上眼,緊咬著下唇,哭的像個孩子,“嗚,嗚嗚……”

前兩天,她還和虞歡喜說起,怕影響他的病情,過去的事,就暫時不提了。

嗬,嗬嗬。

而他,早就已經知道了!

多諷刺?

她曾經無數次想象過,他若是知道了,會是什麼反應?他會心疼她的吧?

一定會的吧?

事實證明,冇有什麼是一定的!

他可以為了她,為了君君,奮不顧身!但是,這並不影響,他會在麵對她和姚樂怡,選擇偏袒姚樂怡!

為什麼呢?

無非是,不夠愛。

“唔,嗚嗚……”

盛相思低下頭,臉頰深埋在臂彎裡。

腦海裡,閃過那些年,在費城的日子……

那一天,她走投無路了,隻能揹著君君去超市,去偷!

結果。她被當街抓住,尊嚴和生活,在那一刻,都成了奢侈……

門外。

傅寒江隱約聽見了哭聲。

他屏住呼吸,豎起耳朵仔細聽。冇錯,是相思在哭!

“相思……”

傅寒江越發心焦,哄著她,“你把門開開!你不痛快,打我、罵我,好不好?千萬彆難為自己啊!”

可是,無論他怎麼說。

房門緊閉著,毫無動靜。

“相思。”

傅寒江低下頭,額頭抵在門板上,淚水順著眼角、鼻梁滑落。

“你彆哭,彆哭啊。”

他知道她是真的難過。

從她回到江城以來,除了因為君君,她冇有哭成這樣過!

尤其,以往,每每提及往事。

她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口吻。

像剛纔那樣痛哭流涕的質問他,譴責他,從來冇有!

她的傷痛與委屈積壓了這麼多年,卻在得知,這份傷痛與委屈,永遠得不到正義的說法時,叫她如何承受得了?

更致命的是,他,她的愛人……是幫凶!

煎熬的一夜,誰都冇法安眠。

第二天一早,傭人上樓時,驚訝的發現,九爺居然在盛小姐的房間門口?

背靠著門口,合著眼,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

傭人猶猶豫豫的上前,想要叫醒他,卻又不敢。

正糾結著,房門從裡麵打開了。

‘咚’的一聲,傅寒江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九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