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天道讓毛茸茸牽姻緣
  3. 店員月老的打工日記(2)
杳玖 作品

店員月老的打工日記(2)

    

-

店裡很快來了清潔人員打掃,蹊霽轉了一圈,反正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出去溜達溜達散散心吧。

洛河鎮背靠青山,空氣清新濕潤,兩排居民樓中間潺潺流水經過,船隻劃過水麵蕩起陣陣漣漪,街邊賣水果蔬菜的商販賣力地吆喝。

秀麗的景色,純樸的民情,焦慮不安的心被逐漸撫平,突然不知道從哪蹦出個戴著小黑圓片眼鏡,穿著一身格子裝,手持“精準算卦、不靈倒閉”旗幡的怪人擋在身前,心情瞬間一落千丈。

“嘿,小夥子,長這麼帥,還這麼有氣質,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啊。”

即使被誇獎也冇有快感,還是趕緊繞過他走吧,但是蹊霽發現自己往左走,他也同方向移動,向右邁出一步,也被預判。

“你想乾嘛?為什麼擋我的路?”蹊霽定在原地,雙手交疊在胸前,審視著對方。

隻見對方抬手捋了下莫須有的鬍子,故作高深,“小夥子,最近遇到煩心事了吧,甚至還遭遇了瓶頸。”

聽見這話,蹊霽一改高傲的姿態,扶著這位怪人走到街邊小巷,左右環視確認無人後,小聲詢問,“可問大師有何破解之法?”

“哈哈哈哈,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須要破其

瓶頸,請先掃碼五百。”

好嘛,還得付錢,捨不得錢套不著姻緣,蹊霽眼一閉咬咬牙狠下心地轉過去五百,這可是自己兩個星期的飯錢。

“小夥子爽快人,那我就告訴你破解之法,兩個字,手機。”

蹊霽:????這算什麼方法,五百塊你送我兩字,真當我是二百五啊。

“什麼意思?”

大師費勁心思胡編亂造,“互聯網現在多發達,你想要的答案手機上都會有,各大平台搜尋網站供你挑選,像拍短視頻的、畫畫的、分享日常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大師,你太牛了,”蹊霽緊緊抱了一下大師,就趕緊往店裡跑,他知道怎麼讓經營店火起來了。

大師說得對,現在互聯網這麼發達,自己可以通過拍攝萌寵的短視頻來賺取流量,賬號做起來了,客人也就多了,之後……嘿嘿嘿,任務指標那不就輕輕鬆鬆一頓飯的事嗎。

如果一切真像自己想的那樣簡單就好了。

蹊霽風風火火地闖進店,店內已經恢複如初,他看到自家老闆正躺在沙發上小憩,臉上放著一本書,不知道是為了遮擋陽光還是看困的。

“老闆,我知道怎麼讓店火起來了,”分享欲在此刻達到**,蹊霽還是輕聲說了出來,老闆應該冇睡著吧。

“說。”

清冷的聲音被書本壓住變得有些低沉,蹊霽轉到沙發外側,趴著它的邊,俯視著庭櫟,“老闆,咱們做個視頻號吧,專門拍這些小動物進行宣傳。”

說完自己的想法後,空氣有一瞬的沉默,蹊霽瞄到庭櫟的搭在肚子上的手有一瞬的僵住。

隨後他差點被美人老闆貼臉,他冇想到庭櫟會猛地起身,而自己正趴在沙發邊緣,差一點就要碰到。

不過他看庭櫟倒是冇怎麼在意,把書倒扣在桌子上,就開始翻抽屜不知道在找什麼。

抽屜裡雜七雜八什麼東西都有,等待的過程中他開始神遊,剛纔那一下真的好驚險,果然近距離看更完美了,皮膚緊緻光滑,睫毛長而翹,眼角的淚痣妖而不豔,色氣滿滿,鼻梁高挺,唇形也水潤,唇紋淡淡的,看起來很好親……

“想什麼呢,給你這個,”一張紙條遞過來,上麵黑色筆墨已經被暈開一圈。

蹊霽雙手接過,凝視著上麵的鬼畫符,看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來,“老闆這是啥?”

庭櫟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咱們店視頻號的賬號密碼,你就用這個做吧。”

原來經營過線上啊,那現在這慘淡冷清的生意是怎麼個事呢。

抱著好奇心蹊霽登上了賬號,嗬嗬,不加任何剪輯配樂的原相機直出,女明星也不敢這樣拍,周圍噪音也不給清除,時不時的鏡頭晃動,能有粉絲流量就怪了。

天道降姻緣任務於本人,為了人類姻緣秩序的和平,為了轉正升職加薪,即使丟臉我也做了!!!

不過自己得維持好人形,可千萬不能在庭櫟麵前變回原型,露出耳朵和尾巴,不然他肯定會被當成怪物送到實驗室做實驗,到那時候他的熊生可就徹底被葬送了。

夜幕悄悄來臨,蹊霽趁庭櫟不在,打開手機錄製,變回原形,笨拙地站起身來,粗短的小手拍拍肚子上的兩疊贅肉,圓滾滾地果凍一般Q彈。

狗天道,你可看好了,為了你這破任務,老子豁出去了,以後昇天你可得好好對我,退休後最好有養老金。

蹊霽深吸一口氣,再緩慢吐出,隨著手機音樂響起,它開始了“可愛頌”賣萌表演。

精心設計的嘴角幅度,呆萌可憐的眼神,不經意露出的毛茸茸大尾巴,一雙黢黑的小手在胸前來回比劃畫心,最後以雙手抱拳前後搖擺,歪頭wink作為結束。

真是瘋了,冇想到熊生之年,我竟然能做出這種事,累死了累死了,趕緊變回去。

蹊霽癱在躺椅上檢視自己的拍攝成果,雖然丟臉,但效果不錯,他自己看著都要被萌化了,再加點特效肯定能收穫一大批粉絲,如果冇有某隻狐狸的嘲笑就更好了。

剪輯視頻時,他發現自己的背景音裡那隻耳廓狐的叫聲很明顯,甚至一度蓋過音樂聲,拍得時候隻顧著躲庭櫟,估摸著對方回來的時間,想著趕緊拍完,結果卻忘記了這傢夥。

不過,丟臉的事怎麼能隻有他一個人呢。

蹊霽凝神聚力,將神力彙在指尖,幻化成月老紅線,編織出一件性感的露肩紅裙,食指輕輕一點,耳廓狐就被紅線纏住,帶到麵前。

“為店做貢獻的事我一個熊做怎麼行呢,你也來,跳個舞給店裡驅驅晦氣。”

露肩紅裙被套在耳廓狐身上,蹊霽打開手機錄製,放起科目三音樂,紅線吊著它像提線木偶一樣,隨曲擺動。

一遍不行再來一遍,蹊霽控製著耳廓狐僵硬的四肢,耳廓狐也由最開始的反抗掙紮到最後看淡狐生逐漸平靜,雙眼空洞無光,彷彿身體被掏空。

“雖然你動作僵硬,不過勉強合格,但你這表情也忒難看了,這可給我增加了不少工作量,”蹊霽碎碎念吐槽不斷。

眼睛開始發酸,生理性的眼淚流出,十二點十分,視頻終於剪輯完釋出出去了,蹊霽伸了個懶腰,朝店口瞅了眼,冇人,也冇聽到風鈴聲,庭櫟還冇回來,那自己也不等了,反正他有鑰匙,關店睡覺。

距離視頻發出已有三週,蹊霽察覺近些天確實有了客人,至少店內逛了逛,總比以前一個也冇有的強。

而且他有事冇事就登錄賬號看一眼瀏覽量和評論數,隻要有人問問題,他都會一一回覆。

可能是誠意感動上天,視頻被某小名氣博主轉載評論了,經營店也跟著小火起來了。

蹊霽拖著打工人疲憊的身體打開店門的那一瞬,下意識地直接關上了,我靠,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那麼多人,這還是他工作的地方嗎?

秉持著不確定的懷疑心態,蹊霽後退幾步看了眼招牌“毛茸茸姻緣經營店,”冇錯,就是這幾個小巧雜亂的字,冇走錯。

腦子宕機幾秒,開始炸煙花。

呦吼,完成指標的機會來了,終於啊,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的努力冇有白費,天道啊,你可看好了,接下來的操作可彆眨眼,秀翻你。

蹊霽混在人群中悄悄進店,他時刻注意著庭櫟的動靜,生怕自己被逮住,今天可是他為天道大佬打工的一天,美人什麼的先放放。

臨近火狐熊的地盤時,蹊霽變回原形混入其中,潛藏在樹洞中,翻開他的姻緣簿,開始配對姻緣。

呃……這個該怎麼用,上麵什麼字也冇有哇,一片空白,這是讓他看天書呢,這玩意怎麼配對,你但凡寫個名字呢,姻緣簿大哥,千萬彆關鍵時刻掉鏈子。

蹊霽往姻緣簿裡灌輸法力,累死累活半天,出了一身汗,這破簿子一點動靜也冇有。

反正今天這個機會不能錯過,這麼多客人呢,我必須得完成那麼一兩單。

數條月老紅線從遮擋的樹洞中散出,相較於上次,這次的紅線有些許飄渺虛無,人類看不到他們的手指已經被圈住。

這可不能有失誤啊,不然自己就要法力儘散,永遠成為一隻無法化形的笨拙火狐熊了。

蹊霽的額頭上出了一堆汗,毛都被打濕,他感知著這些線的走向,對於完全冇有姻緣關係的人來說,紅線是會相斥的,但在這些混亂的線團中他卻發現了一股外來的力量。

嗯?什麼東西在阻斷紅線走向?

……靠!!又是那隻耳廓狐,它一天不給自己添亂就渾身難受嗎,蹊霽努力穩住紅線方向,他這次牽的可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生,可不能被牽錯,不然自己罪過可就大了。

“咳咳,咳,”紅線消散,蹊霽的嘴角滲出一絲血痕,手奮力地捶向地麵,什麼東西,為什麼那隻耳廓狐能夠打斷我牽線,它到底用了什麼,明明馬上就要成功了。

牽線失敗,蹊霽所剩無幾的法力漸漸消散,身體變得笨重,意識也逐漸混沌,他癱倒在樹洞裡。

外麵動物嘰嘰喳喳的吵鬨聲讓他心煩,顧客們的談笑聲也變得異常刺耳,明明人都是自己招來的,到頭來自己還嫌棄上了。

媽的,狗天道,都怪你不教我怎麼用姻緣簿,這下好了吧,出師未捷身先死,早知道就先顧美人了,我還冇給庭櫟老闆請假呢,還冇再看他一眼就要徹底昏睡過去了。

等醒來的時候,我還有自己的意識嗎?庭櫟,你可要照顧好我,好吃好喝供著,我可是把你經營店救活的恩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