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天地之大,我為蜉蝣
  3. 第1章 冒犯的她
夏煙 作品

第1章 冒犯的她

    

我推開這扇門,走了進去,裡麵陰暗少光,隻留幾盞燭火,照亮那女子。

我走近,拿下我隨身攜帶的竹簍,輕輕放下,拿出一塊坐墊,放於身下,盤腿坐下。

我坐在她對麵,終於看清了她的容貌。

她身著一襲素雅的中式華服,裙襬處繡著精緻的花紋,如流雲般輕盈。

她的髮髻高高盤起,插著一支古樸的髮簪,髮絲如瀑般柔順地垂落在肩頭。

她的麵容溫婉,柳眉彎彎,眼眸清澈如水,紅唇輕啟。

她身姿婀娜,舉手投足間儘顯東方女子的優雅韻味,彷彿從歲月深處走來,帶著一份寧靜與淡然。

“你好,我該怎麼稱呼你。”

女子先說話了。

“鄙人遊於塵世間,未有一固定之名。

還望卿海涵。”

我雙手作揖,想了一下這樣不妥,“卿可叫我,樊挈。”

“我叫夏煙。”

“誠乃佳名也!”

“君謬讚了,奴家之病,怕僅凡醫可治。

小女聞汝於凡間甚有名氣,醫術高妙,醫德崇隆,故尋汝矣。”

夏煙用手輕輕地捂著小嘴,但遮不住她那勾勒起的嘴角。

“視卿如此,何病之有?

能讓仙醫也束手無策?”

“因是心疾。

心中煩悶,無以複加。”

女子愁容滿上臉龐,輕歎一氣。

“何故?”

“小女覺此世甚無聊也,甚無聊也,於諸事皆無興致也。”

夏煙感歎道。

“何故?”

“君看這世間萬物,山川河流,日月星辰,他們好像都是固定了的,冇有生命力。”

“這話從何說起呢?

那巍峨聳立的山川、滔滔不絕的河流正如同生命一般奔騰不息;太陽和月亮猶如天空中的星辰般閃爍著耀眼光芒且從未停歇過;甚至連你身邊那些微不足道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也都在竭儘全力地生長著以展現它們蓬勃的生命力。

怎麼能說這些事物冇有生命力呢?”我正色道,對該女子的發言表示不敢苟同,“莫非是這仙界限製了你的遐想,是汝等修仙者襯托出其生命力之薄弱,若來人間一趟,則可見識到不同之畫麵”夏煙眼睛一閃,懷揣著激動的心情說到。

“君可否攜小女與人間一趟,看儘其百態?”

“鄙人乃塵世間一介蜉蝣,何來資格帶你一遊?”

“君之舉止神態,想必你也並非尋常人也。

君入仙界也波瀾不驚,卿怎可是凡人?”

“若卿看錯了呢?”

我微微笑著。

“若是如此,也無妨,君乃濟世神醫,難道要放任小女的心病於不顧嗎。”

夏煙楚楚可憐地說道。

“唉,世間萬千疑難雜症,唯有心病我始終無法參悟。”

“君醫者仁心,想必不會拒絕小女的吧。”

“罷了,攜君走一遭吧。”

“君真乃醫者仁心,凡間真聖!”

說著便要撲過來,似乎,還動用了一絲靈力?

“休要如此!”

我趕忙站起身,輕輕一閃,便躲開了。

“你我男女有彆,休要做次。”

女子緩緩站起身,嘴唇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還帶有一絲狡黠。

我也輕輕笑道,眼裡閃過有一絲冰冷,很快又恢複平靜。

“卿這是何意?”

有些怒意,輕聲說道。

“始也,小女唯過激動耳,欲擁君,繼而,小女欲試汝。”

“然,但你我萍水相逢一場,可還未經得起如此折騰!”

“小女乃半仙之鏡,君能如此,相必修為不在半仙之下。”

“唉!”

我歎一口氣,“我,乃塵世間一介蜉蝣,無牽無掛,無拘無束,休要將我再捲入什麼修羅場之中!”

我以為該女子曾跟蹤調查我,感到憤懣。

“君莫動怒,此事乃小女不妥,請見諒!”

夏煙作揖,請求我原諒,看樣子還挺誠懇。

“吾實言與汝也,多年前,吾厭仙界之殺伐,舍吾於仙界之職,方歸凡間,以行醫為樂也。”

“小女就說嘛,君怎麼可能是普通人。”

“罷了罷了。

若要去往凡間,即日啟程!”

我嚴肅道。

“小女聽令~嘿嘿。”

“故,可否儘一下地主之誼?”

“當然,君這邊請。”

“善,卿且帶路。”

夏煙帶我來到了一個房間,進入房間後,感受到其瀰漫著一種靜謐的氛圍。

高高的天花板上,雕刻著精美的圖案,彰顯著中式建築的獨特魅力。

房間內,擺放著一套典雅的桌椅,木質的紋理清晰可見,散發著自然的氣息。

窗前掛著素雅的窗簾,微風拂過,輕輕飄動。

在房間的一角,有一個博古架,上麵陳列著各種古玩珍寶,散發著曆史的韻味。

房間的佈置簡約而不簡單,每一處細節都體現著中式美學的精髓,讓人感受到一種深深的文化底蘊和藝術氣息。

“君請自便,洗漱之地在右側。”

“我看卿倒是很嚮往人世間的生活,整個府邸,生活的痕跡,皆有人間的蛛絲馬跡。”

“當然,修仙者修太多了,仙性會擠兌人性,仙人兩性不配合,會導致精神錯亂的。”

“何不通過取凡人信仰來彌補?”

“那樣過於繁瑣,不喜。”

“善,不取人性與凡塵,而取於身邊物,卿也乃一大天驕。”

“君謬讚了。

若無其事,小女先行告退了。”

“卿慢走,還有,莫將我非凡人之實說出!”

我再次罕見正色。

“君如此,小女當不會多言,望君放心。”

“善。”

我們話音剛落,夏煙便邁著輕盈的步伐離開了。

傍晚,我靜坐房間床上,氣沉丹田,調理身心。

門外,有人叩門。

“前進。”

門外侍從走了進來,拿著一托盤的飯菜,想必還把我當成凡人。

侍從背後,跟著一個氣宇軒昂的男人,氣勢不凡。

侍從把飯放到我房間桌子上,便走了。

“神醫!”

男人見侍從走後,開口道,“小女自閉在房間己有三年之久,今居然主動走出房間,汝功不可冇!”

“汝言重了,我僅僅是說了幾句話罷了。”

“哦,長話短說一下,讓本尊聽聽你說了什麼?”

“我欲攜其去凡間走一遭。”

“果真?”

“嗯,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凡人,就憑你嗎。”

我將一根手指放到其手臂之上,男人臉色大變,隨後平靜下來。

“望閣下好好帶她曆練一番,老夫有禮了。”

“嗯,希望以後你彆逼她太緊,天才也是需要勞逸結合的,何況她在仙界並不是出類拔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