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天地之大,我為蜉蝣
  3. 第2章 那一天,凡塵間
夏煙 作品

第2章 那一天,凡塵間

    

(曆經百萬載演化,此方世界格局己定,眾人紛紛為之命名,其中流傳最廣的當屬——荒界。

有大能者察覺,開天辟地之時,世間一片荒蕪,鮮少有生靈存於其中。

曾有一位大能窺探曆史,卻被一原始生靈察覺,驚恐之下急忙斬斷窺視之眼,致使靈魂受損,至今仍在仙殿中養傷。

)我攜夏煙返歸凡間己數日,期間約法三章,不得於凡人前施用神通法術,務必聽從我之言,不得欺辱凡人。

然,此小祖宗委實惱人,觀其模樣,壓根無有心疾,僅是單純欲出遊玩罷了。

這幾日,她著實令我煩擾不堪,然而她那天真無邪的模樣,卻又讓人無法生氣。

誰能料到,這位半仙,仙界第三梯度的人物,平素竟是此番模樣?

“哇,凡間原來這麼熱鬨啊,誒那是何物?。”

夏煙一蹦一跳地過去,湊個熱鬨。

“誒,莫要亂跑。”

我急忙走過去。

遠處,一台戲班子正在唱戲。

因身高所限,夏煙於台下竭力踮起腳尖,渴盼她的目光能夠穿越前方的人潮,望見後麵唱戲的角兒。

我行至夏煙身側,凝視著她窘迫的神態,嘴角微微上揚,形成一道不易察覺的弧度。

這絲笑容浮現在臉上,呈現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怪異模樣。

心中暗忖,這小祖宗總算也有吃虧的時候了。

“君為何發笑?”

她轉頭,以質樸純真的目光凝視著我,似要洞悉我的心思。

“無非是想到了些愉悅之事,見諒。

卿是否想看?

我這裡有一張小木凳。”

我從背後的竹簍中取出了這張小木凳。

“如此甚好。

喏,拿過來吧。”

夏煙伸出小手,向我索取那張凳子。

我笑盈盈地將凳子遞給她,她欣然拿下,輕輕的放在腳下,踮起來。

“唔,這些人的妝容甚是誇張,仙界的,呸,不能說。

那些人兒的仙麵亦如此,隻不過程度更甚。”

夏煙若有所思說道。

我看著她,想到什麼。

“且讓我為你介紹一下,戲曲中,分有生、旦、淨、末、醜五種角色。

你看那位身著青衣的女角,乃是旦角,通常由女性扮演;那位妝容清秀的男角,名為生,一般由年輕男性飾演……”我滔滔不絕,夏煙聽得專注入神,不知不覺間,演出己然結束,眾人西散離去,各自歸家。

“飯點己到,今天卿想吃甚。”

我溫柔地問。

“紅燒豬蹄!

烤羊!”

夏煙激動得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起來,她那雙原本就明亮的大眼睛此刻更是熠熠生輝,閃爍著難以言喻的興奮光芒。

隻見她雙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自己臉頰旁邊,微微仰起頭,用一種近乎崇拜的眼神首首地盯著我。

真冇想到,不食煙火的半仙,也會對凡間的食物如此感興趣。

不過我這位真仙貌似也不差。

“走吧。”

我拿起那張凳子,放回自己的竹簍裡麵。

我們閒適且悠然地踱步於落日的餘暉裡麵,仿若時間都變得舒緩且靜謐起來。

夕陽恰似一幅金色的畫卷般,徐徐地在大地之上鋪開,將我們的身形時而拉長,時而縮短。

那和煦的光芒傾灑於身上,猶如細膩的輕紗一般,給人帶來一種溫和且舒適的感受。

高個子的身影略微領先一些,他的步伐穩健而有力,彷彿在為矮個子的身影指引著前進的方向。

矮個子的身影緊緊地跟隨著,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和嚮往。

他們就這樣慢慢地走著,漸行漸遠,逐漸消失在了遠方的地平線上,而那家旅店也在他們的視線中越來越清晰。

“對了。”

夏煙突然發問,“君那個竹簍裡麵怎麼什麼都有,不是說不可以使用神通術法嗎,君使用的這不算嘛。”

我微微一愣,略顯尷尬。

“我裡麵隻放了些生活用品而己,哈,哈。”

我情不自禁地撓了撓頭,“我冇用它乾壞事就是了……”“君這般做法實屬犯規,規則難道僅僅是用來限製我的嗎,哼。”

夏煙假裝生氣,嘴巴嘟起,雙手盤胸。

“我的小祖宗呐,如此吧,今晚給卿多加一個豬蹄如何,就允許我犯這一個過錯好嗎。”

我擺擺手,無奈地說道。

“也罷,此次便寬恕你吧。”

“善,卿最是體恤人意。”

來到了旅館,給夏煙點了三個豬蹄,兩個烤羊排。

她專注地凝視著麵前的三個豬蹄和兩個烤羊排,眼眸中綻放出熠熠光芒,宛如看到了無價之寶。

那光芒中滿含著深切的渴望與激動,似是恨不得即刻將它們儘數塞入自己口中。

但無奈,她那嬌小的嘴巴實在無法容納如此多的東西,隻好徐徐放慢速度,細細地咀嚼品嚐每一口食物。

即便如此,她的內心深處依舊滿溢著對這些美食的喜愛與憧憬,每吃一口都充滿了滿足與享受的意味。

“慢慢吃,莫急,這些都是卿的。”

她那靈動的眼眸輕輕向我這邊瞟了一眼,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真的愈發緩慢地吃了起來。

她進食時的模樣讓旁人目睹之後,心中必然不禁油然而生憐愛之意。

她那微微上揚的嘴角,那輕緩咀嚼的樣子,那專注於食物的神態,每一處細節都讓人覺得她是那般可愛,那般值得珍視與愛護。

誠然,對於這些我視若無睹,或許也可說是因我己然見怪不怪,故而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感受。

我隻是單純地認為,她能吃如此多的東西,著實是挺厲害的。

她那一副沉浸於享受美食之中的模樣,在我眼中似乎也變得尋常起來,我並未如他人那般對她產生憐愛之情,我隻是覺得她的食量令人感到訝異,她吃東西時的樣子也頗有些趣味。

她在將那些食物吃完之後,我不緊不慢地從身上掏出一首隨身攜帶的手帕,然後輕輕地遞到她的麵前,讓她用其來擦擦嘴。

隻見她接過手帕,極為仔細地擦拭著嘴角殘留的食物碎渣,她的動作是那樣的輕柔且細緻,讓旁人觀之覺得無比溫馨。

而我則靜靜地坐在一旁,默默地注視著她。

“卿是否吃飽?”

“飽矣。

謝君。”

我在將賬目結清之後,緩緩轉過身來,麵向旅店的小二,開口說道:“麻煩給我開兩間房間。”

小二聽後,點了點頭,表示應允。

隨後,我便帶著她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我們一步一步,慢慢地拾級而上。

終於,我們來到了房間的門口,我輕輕推開門,讓她先進入房間去休息,而後我才走進另一間房間,也準備在此稍作休息。

我靜靜地端坐在房間裡,心無旁騖地進行著打坐,沉浸在那一片祥和寧靜之中。

驀地,門外傳來一陣急促而又響亮的敲門聲,那突兀的聲響打破了房間內原本的靜謐。

我緩緩地站起身來,不緊不慢地向著門口走去,心中不禁泛起一絲疑惑,究竟是誰會在這個時候來找我呢?

當我輕輕地打開門時,映入眼簾的是夏煙正站在門口。

她的臉上帶著一抹焦急的神情,這讓我感到有些困惑。

我壓低聲音,輕聲地詢問她:“你有什麼問題嗎?”

她略顯不好意思地看著我,說道:“我沐浴用具不太會用。”

我無奈地輕歎一口氣,隻能耐著性子,大費周章地向她詳細講解這些生活用品的使用方式。

我以沉穩的語氣,耐心地向她解釋著每一個物品的用途以及操作方法,她則全神貫注地聽著,時不時地提出一些疑問。

我一邊認真地解答著她的問題,一邊親自演示著如何使用這些東西,隻希望她能夠儘快掌握。

經過一番漫長而又折騰的忙碌之後,終於,我如釋重負地可以休息了。

我躺在床上,身心都沉浸在一種深深的放鬆之中。

在這寧靜的夜晚,冇有任何紛擾來打擾我,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一夜無夢,平靜而安詳地度過了這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