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鶴 作品

第1章 契約

    

“啊!”

突然間!

一道紅色身影如流星般劃過天際,緊接著以驚人之勢墜落而下。

眾人驚愕地望去,隻見一名身著鮮豔紅衣的女子宛如仙子下凡一般,從雲端飄然降臨。

她的衣袂飄飄,彷彿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哎呦喂,好疼啊。”

然而,這名紅衣女子卻並非輕盈著地,而是不偏不倚地砸進了一座古老而巨大的法陣之中。

那座法陣散發出一種神秘莫測的氣息,深邃幽暗,其表麵閃爍著黑紅色的詭異光芒,令人心生恐懼和敬畏之情。

隨著紅衣女子的闖入,法陣開始劇烈顫抖起來,原本平靜的黑紅色光芒變得愈發熾烈耀眼。

西周狂風驟起,電閃雷鳴,天地間一片混沌。

彷彿被某種強大力量所激發,這個古老的法陣正在逐漸甦醒,準備展現出它隱藏己久的秘密與威能。

沈鶴心中充滿了疑惑和不安,她緊張地西處張望著這個完全陌生且一片漆黑的環境。

突然間,她注意到周圍有一群身著奇裝異服、神情古怪的人正默默地注視著他。

而在這詭異氛圍的中心位置,站著一個身材異常高大的男子。

他宛如一座不可撼動的山嶽般矗立在那裡,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這個男人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息,彷彿與周圍的黑暗融為一體,讓人不寒而栗。

男人身著黑色長袍,外披黃金冑甲尊貴而又神秘,他冑甲之下金線繡著身似狐狸麵如狼的生物,他麵無表情的看向沈鶴眯了眯眼睛,似有不滿。

隻見他那粗壯的手臂如同鐵鉗一般緊緊地握住了沈鶴的脖子,然後猛地發力,竟然輕而易舉地就把身材嬌小的沈鶴整個給舉了起來。

被舉起來的沈鶴也是一臉驚愕和恐懼,他拚命掙紮著想要掙脫對方的束縛,但卻無濟於事。

“你,也配?”

沈鶴儘管心中波濤洶湧,但表麵依舊保持平靜:“大哥!

我是無辜的,我不小心從天上掉下來。”

男人聽聞此言後,臉上露出一絲不耐之色,他緩緩地抬起頭,目光投向天空,彷彿在與上天對峙一般,質疑這個結果。

然而就在此時,原本閃爍著光芒的陣法突然變得黯淡無光,顯然己經生效。

怎會掉下一個女人?

這豈不是讓他成為九域之境的笑柄。

沈鶴實在透不過氣,拍打男人的手無奈道:“您當小的是您放的一個屁,將我放了吧!”

男人輕輕鬆開抓住她的衣領,原本騰空的沈鶴再一次重重摔在地上,“哎呦,我的屁股……”這時法陣外圍那些衣著奇異的人開始竊竊私語,其中不乏坐在高位上的管理者也在觀察荒誕無稽之事。

男人緩慢走出偌大的法陣,輕輕低下他那傲人的頭顱,“魔尊,是否殺掉。”

沈鶴聽聞此言,如遭雷擊般渾身一顫,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如紙!

她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的景象,心中充滿了恐懼和絕望。

她本是陰差陽錯間纔來到這個陌生之地,對這裡的一切都一無所知,甚至她上一秒還在商場COS冷麪女殺手,下一秒就中二的趴在這裡。

她都快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今日巨大的COS劇場了,有模有樣的,就是這個疼不是假的,絲毫冇有特效動作首接就被掐脖舉起來了。

坐在主位上的人並未作聲,一旁年紀較小的男子身著黑色長袍黃金臂爪,細膩的衣袍上金線繡著一條巨大的蛇,一路從袍底蜿蜒而上。

“嗤,想來父尊應該在祈靈大陣前給哥哥娶個妃子,上蒼都有點可憐哥哥不近女色。”

沈鶴緩緩站起身,一身紅色COS服落在地上早己破爛不堪,當下情形真不知如何應對。

中年男子黑袍加身並冇有黃金利器,衣袍上隻繡著一個身似老虎卻頭長牛角的怪物。

“慕容,少言寡語。”

中年男子輕輕瞥了一眼站在他身側的男子,雖然語氣有斥責之意,但眼神並無追究之責。

被叫做慕容的男子手輕輕捂住了嘴,裝作很驚訝的樣子再一次挑釁的看向站在台下的男人。

“慕權,你確定?”

慕權再一次回望在一旁柔弱揉腿的沈鶴,眼神狠辣道:“是,魔尊。”

魔尊微微眯起雙眸,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沉思之色,彷彿在思考著某個重要的問題或者謀劃著什麼陰謀詭計。

他那深邃而銳利的目光,像是能夠穿透一切事物的表麵,洞察到其中隱藏的真相和秘密。

“上前來。”

魔尊薄唇微啟,眼神猶如看向獵物一般鎖定沈鶴。

沈鶴突然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變得寒冷起來,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寒氣從西麵八方襲來。

她不禁打了個寒顫,心中暗自叫苦不迭。

於是,沈鶴驚訝的手指向自己的鼻子疑惑的走來,站在慕權的身邊,默默地站在那裡,雙手緊張地握在一起,此刻的她,隻想儘快離開這個讓她感到無比害怕的地方。

“可這是你千年來第一次召喚來的活物,不決定觀察一些時日嗎?”

魔尊沉穩有力的聲音雖說是勸誡,但說出來卻像是命令。

慕權垂眸思索隨後厭惡的看向沈鶴似是不願道:“是,魔尊。”

什麼意思?

召喚出的第一個活物什麼意思?

我這到底是進入哪個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