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天書,惡毒女配自我覺醒
  3. 第如秋若心的願。章
秋霜葉 作品

第如秋若心的願。章

    

趙雨蘭聞聽書祺之言,臉色驟變,怒火中燒:“秋大海,你偏心至此,視我如無物嗎?”

“王姨娘擅長裝柔弱,其女秋若心亦然,看我如何收拾她!”

雖然老爺一向偏愛秋若心,但我並不在意,隻要秋若心不招惹我的女兒,我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然而,秋若心竟敢挑釁我的底線,我豈能容忍於她。

與此同時,秋霜葉在拖延時間。

無論如何不能被罰跪,等著母親來就好了。

她對著秋大海,言辭堅定,眼神犀利:“父親我原以為你是明辨是非之人,卻冇想到也會如此偏心。

我未做過的事情,豈能隨意栽贓?

若真要如此,我便讓它變為事實。”

此言一出,秋大海麵色大變,而秋霜葉的目光轉向秋若心,凶狠之意儘顯,令後者心生恐懼,不由自主地後退。

“逆女,你想做什麼?”

“秋若心,你說我推你,看好了,這才叫推。”

秋霜葉跨前一步,伸出白皙的手,猛然將秋若心推倒在地。

她的話語如霜,冷得透徹:“妹妹,你如願以償了。”

秋若心低垂著頭,眼中閃爍著憤怒的火焰,緊握著拳頭,手掌上留下了深深的指甲印。

秋大海目睹此景,氣得呼吸急促,手指顫抖地指著秋霜葉:“你這個逆女,真是反了天了!

來人,給我重打三十大板!”

丫鬟慌忙上前,扶起秋若心,眼中充滿了擔憂:“小姐,你冇事吧?”

秋若心輕輕搖頭,露出淡淡的微笑,眼中卻滿是陰冷。

她抬頭,瞬間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麵容:“姐姐,為何推我?

妹妹自認為從未冒犯過姐姐,冇想姐姐儘如此討厭我。”

說著眼中閃爍著淚花,真是我見猶憐,讓人心生保護之心。

秋霜葉目光淩厲,語氣狠辣無比,不屑之情溢於言表:“推你就推你,還需要選日子嗎?”

秋若心輕輕瑟縮了一下肩頭,彷彿受到了驚嚇的小鳥,她柔聲道:“姐姐,你討厭我那就算了,但請不要讓父親生氣。

請你向父親道歉。”

接著,她轉向父親,臉上帶著善解人意的微笑,聲音堅定地說:“父親,姐姐並非有意冒犯,我不會怪她。

請您原諒她!”

趙雨蘭恭敬地向秋大海行禮,聲音柔和卻帶著一絲堅定:“老爺,我不明白,為何您要責罰葉兒?”

秋大海的身軀微微一顫,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夫人,葉兒身為家族嫡女,本應愛護妹妹,卻對妹妹欺淩,我身為父親,怎能坐視不管?

我在教導她,望夫人不要插手此事。”

秋霜葉挽著趙雨蘭的手臂,眼中泛淚:“娘,父親不分是非,罵我逆女,罰我跪拜。

秋若心陷害我,我便順水推舟,讓她自食其果。”

趙雨蘭心疼地撫摸著她的頭:“葉兒,有娘在,你無需懼怕任何人,娘不會讓你被欺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