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霜葉 作品

第懲罰減輕。章

    

海恍然大悟,輕拍額頭道:“夫人所言極是,我糊塗了。”

他轉向葉兒,溫言道:“此次免去罰跪,但心兒受了委屈,罰你抄女誡十遍,以儆效尤。

日後切莫再欺負妹妹。”

說是抄10遍,又何必親自動手,交給丫鬟不就成,這個懲罰可以說是如同虛設。

秋霜葉滿意地瞥了一眼秋若心,瞧見她氣得臉色通紅又無可奈何的模樣,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快意。

“孃親,你不是有事要交代嗎?

我們回蘭香院吧。”

“老爺,我和葉兒先行告退。”

語畢,二人優雅地轉身離去。

秋若心麵對這般局麵,內心憤怒難抑,手指緊攥成拳,臉上卻硬是擠出一抹溫婉的笑容。

秋大海心中滿是對女兒的愧疚,他希望能用珠寶首飾來彌補她的痛苦:“心兒,你承受了太多委屈,我很欣慰你的懂事。

去賬房取五百兩,想買什麼儘管挑。”

他溫柔地承諾:“心兒,儘管你是庶出,但我定會為你尋得如意郎君,讓你成為當家主母,享受應有的榮耀。”

“父親,有您的疼愛,女兒不委屈。”

秋若心忍著心裡的怒火,麵上溫婉如玉。

“心兒,你真是為父的好女兒。”

秋大海留下這句話,便翩然而去。

秋若心凝視著父親的背影,心中的憤怒難以抑製,她剁了剁腳,揮袖而去。

丫鬟輕聲安慰道:“小姐,彆生氣了。

雖然大小姐的懲罰減輕了,但老爺始終疼惜你。”

秋若心卻難掩心中的不甘:“父親真的疼我嗎?

在權力和利益麵前,女兒的感受又算得了什麼?

隻因為秋霜葉是嫡出,他便輕易放過了她。”

為什麼我不是嫡出的!

不過沒關係,想要的我自己爭取!

秋霜葉你給我等著,我會讓你後悔的。

父親我會讓你知道我纔是能給家族帶來利益的人。

次日,秋若心輕步至帳房,取了些銀兩,便攜丫鬟女扮男裝,要上街去。

不久,秋霜葉收買的丫鬟匆匆來報。

彼時,秋霜葉正翻閱帳本,聽聞後猛的起身,驚得兩旁按摩的丫鬟瞠目結舌。

在天書中秋若心是女扮男裝上街,遇到了命中註定的人夜淩軒,兩人一見鐘情,從此命運交織在一起。

事件竟然提前了,尚未到達天書所預定的時刻。

難道是我改變了事情的結果,導致了這一切的提前?

不行,不能讓她們上街,我必須立即阻攔。

“小姐,發生何事?”

書祺停下手中的動作,遞水果的手懸在半空,不解疑惑的問道。

秋霜葉輕揮素手,召喚小桃近前。

她在小桃耳畔細語幾句,小桃領悟,立刻行動,執行命令。

秋霜葉輕啟朱唇:“書祺,我們上街去。”

書祺困惑於小姐的突然決定,:“小姐,你怎麼會突然想要出門?”

“書祺,彆問這麼多,我有事情要做。”

“好的,小姐!”

書祺心中暗自嘀咕:小姐的行事愈發令人費解了。

秋霜葉與書祺走出府邸,步入南門街,街道的繁華畫卷隨即展現在眼前。

街道兩旁,琳琅滿目的小吃攤位、精緻的服飾店鋪與熱情的小販吆喝聲交織成一幅動人的市井圖。

酒樓的燈籠搖曳,青樓的琴聲悠揚,行人絡繹不絕,令人目不暇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