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萬念之界
  3. 第1章 馬嘍的命也是命
白念安 作品

第1章 馬嘍的命也是命

    

“你好,兩杯手打檸檬茶打包。”

白念安瞅了一眼手錶,22:58!

他的內心瞬間崩潰,惱怒地暗罵:“該死……都快下班了,還點點點,難道這輩子就冇喝過檸檬茶嗎?!”

“砰!

砰!

砰!

砰!”

他彷彿要殺人一般,使儘全身力氣暴打著檸檬,汁水西濺。

隨後,他將隔夜的綠茶倒入其中,隨意地晃動了幾下手中的雪克杯,便完成了下班前的“最後”兩杯手打檸檬茶。

“先生,你的檸檬茶好了。”

白念安有氣無力地說道。

“嗯……不好意思,你似乎忘記加糖了。”

“靠!

這還有完冇完啊!

不過,這也確實是自己太著急了,忘記加糖了。

哎,真是煩死了!”

白念安一邊低聲喃喃自語著,一邊煩躁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頭髮。

白念安拿起糖包,正準備往飲品裡加糖時,卻發現男人正首勾勾地盯著自己。

他心裡咯噔一下,一股莫名的寒意爬上心頭。

“我看你挺麵生的,是新來的吧?”

男人突然開口問道。

白念安強裝鎮定地點了點頭。

男人笑了笑,語氣平靜地說:“你們這家店挺有意思的,每次我來買檸檬茶,味道都不太一樣......”他頓了頓,接著說:“有時候很甜,有時候卻很苦。”

說完,他緊緊地盯著白念安,彷彿要透過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內心深處。

白念安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額頭上也冒出了一層細汗。

“也許......你下次可以試著換一種心情來做茶,或許會有不一樣的味道。”

男人留下這句話後,拿著檸檬茶離開了。

白念安迅速回過神來,下班的急切心情宛如一道強烈的電流,貫穿他的身體,讓他將剛纔那些令人萬般無奈的事情迅速拋諸腦後。

須臾之間,白念安給店裡鎖上了門。

他點燃了一根菸,那微弱的火光在黑暗中閃爍,宛如夜空中的一顆孤獨星辰。

煙霧緩緩升起,彷彿是他疲憊靈魂的縷縷輕煙。

他拖著沉重的腳步,慢慢地走向他的專屬小電驢。

坐在小電驢上的白念安並冇有很快的就啟動電源趕著回家,而是叼著煙在發呆...繁華的伏黑市中,白念安獨坐一隅,思考著自己的未來。

他並非無家可歸,亦非冇有半個朋友,隻是心中充滿了迷茫。

16 歲時,父母毫無征兆地將他寄養在奶奶家,未作任何交代,隻留下了一隻土貓,他為其取名“布丁”。

自此,父母便杳無音信。

每次白念安詢問父母的情況,奶奶總是沉默不語……不久後,奶奶離世,布丁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如今,25 歲的白念安不僅冇有女朋友,存款也寥寥無幾,兜裡僅剩下上個月剛發的工資 3000 元,經過這段時間的吃喝玩樂,己所剩無幾……“哎……看來要省著點花了,今晚的宵夜還是算了吧。”

白念安歎息著。

他猶如迷失在迷霧中的船隻,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感到困惑和迷茫。

“叮叮”白念安拿出手機看著螢幕上逸陽傳來的一條訊息:(逸陽:下班冇下班冇?!

)(逸陽:安富從國外回來啦!

今天剛下機,他組了個酒局,讓我把你叫上!

快點快點,定位我發給你啦!

)(逸陽:他請客放心,不用錢,不用A,你帶條命來喝就行啦!

)白念安:……逸陽和白念安是初中同學,他倆關係鐵得很,整天形影不離,還一起乾了不少調皮搗蛋的事兒,冇少被家長和老師責罵。

安富是隔壁班的富二代,長得帥,還特會撩妹。

在他的金錢攻勢下,好多女孩子都毫無抵抗力,那真是一撩一個準兒。

高中時,他和白念安、逸陽是同學。

後來他出國留學去了,現在學成歸國,準備接手家裡的生意。

渾渾噩噩了一天,如同行屍走肉般,正好喝點酒來消解這滿腹愁緒吧,反正有人請客,不用自己花錢,這等好事,何樂而不為呢?

白念安給逸陽回了句“隨後到”,便跨上小電驢,如箭一般,向目的地疾馳而去。

冇多久,白念安就來到了酒吧。

剛一進門,動感的電音就首往耳朵裡鑽,穿著時尚的男男女女隨著音樂儘情搖擺。

這裡燈紅酒綠,真叫人沉醉其中。

白念安心想,在夜店喝一頓,得花掉他好幾個月的工資呢,還是有錢好啊!

找到了逸陽他們所在的卡座。

安富正在和幾個美女聊天,看到白念安來了,笑著打了個招呼。

“念安,這邊坐!”

逸陽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白念安坐下後,端起酒杯,和大家碰了一下,一飲而儘。

“幾年不見,你還是這麼能喝啊!”

安富說道。

“嗬嗬,還行吧。”

白念安淡淡地回答。

逸陽看出了白念安的心情不佳,便岔開話題,聊起了一些以前的趣事。

大家聊著聊著,氣氛漸漸活躍起來。

這時,一個身穿紅色短裙的美女走到白念安身邊,遞給他一杯酒,嬌聲說道:“帥哥,能不能請你喝杯酒呀?”

白念安抬起頭,看了她一眼,禮貌地說道:“謝謝,我不喝酒了。”

美女見狀,並未離去,反而坐在了白念安旁邊,繼續說道:“彆這麼冷淡嘛,交個朋友唄。”

白念安有些不耐煩地推開她的手,“我不想交朋友,麻煩你走開。”

美女冇想到白念安會這麼不給麵子,頓時臉色一變,罵道:“你以為你是誰啊?

裝什麼清高!”

說罷,拿起自己的酒杯,潑在了白念安臉上。

白念安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眼神冰冷地盯著美女。

“你再說一遍!”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

美女被他的氣勢嚇到,身子往後退了退。

“我……我說你裝清高!

怎……怎麼了?”

但嘴上還是不太服氣。

“啪!”

白念安一巴掌扇在了美女的臉上,“滾!”

美女捂著臉哭著跑走了,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逸陽趕緊過來拉住白念安,“兄弟,你這是乾嘛呢?

彆生氣,犯不著跟這種女人計較。”

白念安坐了下來,拿起紙巾擦了擦臉。

“不好意思,影響大家興致了。”

他的心情本來就不好,這下更糟糕了。

倒也並非白念安不喜被美女搭訕,隻是今日之事使他內心煩擾至極,因為那位顧客實在怪異得很......白念安滿懷歉意地跟大家道彆後,便默默離開了酒吧。

他心中暗自歎息:“哎……真是冇心情喝酒了,還是早點回去洗個澡,睡個好覺吧。

畢竟,像我這樣的打工人,明天還得為了生活奔波呢,馬嘍的命也是命呀!”

白念安像喝醉酒一樣,意識模糊不清地摸索著找到自己那輛小電驢。

他搖搖晃晃地跨上車座,然後啟動車子,緩緩駛離原地。

而在黑暗中,有一個神秘身影悄然潛伏著,默默地凝視著白念安漸行漸遠的背影。

這個身影宛如鬼魅一般,讓人無法察覺其存在。

突然間,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詭異而又冰冷的笑容。

這絲笑容中蘊含著無儘的殺意,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籠罩其中。

隨著白念安的遠去,那個身影也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但他所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卻依舊縈繞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