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王五
  3. 《殺戮係統盛懷安全文》 第16章
盛懷安 作品

《殺戮係統盛懷安全文》 第16章

    

《殺戮係統盛懷安》是作家王五創作。

該文文筆極佳,內容豐富。

書中精彩內容:...《殺戮係統盛懷安全文》第16章免費試讀烏力骨是這支輜重運輸隊的隊長,因為害怕戰死在戰場上,他家裡的三個美嬌妻另投他人懷抱。

所以就謀了一個在後麵運輸物資的安全差事。

對於戰功封爵,他並不期待,反正他家裡實力不弱,家族也是匈奴中一箇中等偏上的大部落。

戰場就是一個絞肉機器,連先天境界的強者,都有可能戰死沙場,太危險了。

看著藍天白雲,騎在馬上,悠哉且舒適,這纔是他想要的生活。

烏力骨甚至是哼起了小曲。

整個隊伍,都是慢悠悠的,很是散漫。

對於他們來說,這草原塞北,是他們匈奴的地盤和天下,魏人隻能在關內,依靠城牆躲避匈奴大軍的兵鋒。

這草原上,很是安全!

入了秋,草原上的草,也漸漸開始變黃。

“撒拉嘿哎……”烏力骨越唱越起勁,放聲高歌了起來。

下麵的土兵聽得,寧願此刻耳朵聾了,他們哪裡受得了這種噪音汙染。

要不是烏力骨是他們的上官,他們真想用長矛紮烏力骨的菊花。

“大人,要不要派出兩個騎兵,去前麵偵查一下。”

一個匈奴百夫長開口詢問。

“吉伯初,你真是越活越倒退了,這裡是草原,我們匈奴人的地盤,你在擔心害怕什麼?”

烏力骨看著吉伯初冷聲說道。

麵對烏力骨的冷眼,吉伯初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這個該死的傢夥,仗著有一個好父親,隻會享受生活,完全不知道行軍要保持警惕。

也不知道他哥哥吉伯肖在戰場上怎麼樣了,有冇有立功,為家族部落爭光。

被分配到這個隻會吃喝玩樂的二世祖手下做事,簡直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吉伯初在心裡暗自腹誹!

隊伍中的另一個百夫長對於烏力骨也是如此。???

他們這支隊伍,彆看有五百人,他們兩個百夫長,各率領二百五十人。

但是這五百人中,隻有兩百個正式的土兵,另外三百人,都是部落中抽來運輸物資的牧民。

可說完全冇有多少戰鬥力!

……盛懷安等人,靜靜的埋伏著,等待匈奴輜重運輸隊的到來。

半個時辰後,盛懷安纔看到那支匈奴輜重運輸隊緩緩出現在視線中。

“這些人,走得真夠慢的,搞得好像是春遊一樣。”

盛懷安埋怨道。

等啊等,匈奴軍隊終於是走進了埋伏範圍。

也不知道是太過散漫,還是完全冇有意識,根本就冇有發現異常。

眼看匈奴輜重軍隊走進伏擊範圍,盛懷安掀開蓋在頭上的草墊子,抽箭搭弓,一下射出三支箭。

“殺!”

隨著盛懷安一聲大吼,埋伏在道路兩邊的弓箭手紛紛掀開草墊子站起來就是一輪射擊。

“嗖!”

“嗖!”

“嗖!”

一輪箭雨下來,直接射殺三十多個匈奴土兵。

射完第一輪,弓箭手們紛紛繼續搭箭拉弓射擊。

兩邊離路上,都隻有五十米,匈奴軍隊並不是很分散,基本上箭矢不會落空。

“敵襲!”

吉伯初目眥欲裂,看著射來的箭雨大喊道。

“哧!!”

一支箭矢,射穿了他的喉嚨。

盛懷安看著緩緩倒下的吉伯初。

“喊這麼大聲,是怕我注意不到你?”

盛懷安並不知道,吉伯肖和吉伯初兩兄弟,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烏力骨麵對突如其來的襲擊,一時間愣了神。

“快,隱蔽反擊!”

另一個百夫長大喊道。

聽到大喊聲,盛懷安看了過去,搭弓又是一箭射出。

他射出的箭矢,速度非常的快,力量也非常大。

白銀級的弓箭手,讓他的射箭技巧,力量,速度,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

等那個百夫長反應過來,一支箭矢,已經貫穿了他的喉嚨。

這支匈奴軍隊中的兩個武者初期的百夫長,就這樣被盛懷安射殺,為盛懷安提供了十點殺戮值。

看到盛懷安他們這邊發起攻擊,王五和海大河也開始帶領騎兵衝鋒。

快速的射完箭羽,匈奴軍隊已經死傷七八十人。

盛懷安抽出刀來:“跟我衝,斬殺匈奴敵寇!”

看見盛懷安衝了上去,其他土兵,也跟著衝鋒。

“殺!”

“殺!”

對麵的土兵,在唐雲山的帶領下,也開始衝鋒。

天地間響起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像是有千軍萬馬在衝鋒一樣。

兩個有作戰經驗的百夫長死亡,麵對襲擊,軍隊中的牧民大亂,使得那些土兵,都無法展開有效的防禦和反擊。

看著從路兩旁衝出來的魏人軍隊,烏力骨這纔回過神來。

“該死的魏人,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襲擊我,吉伯初,給我反擊。”

烏力骨怒吼。

然而,並冇有人應他!

“吉伯初,吉伯初?”

“你死了嗎?

還不反擊!”

烏力骨怒火沖天。

“大人,吉伯初百夫長已經死了。”

一個土兵顫抖著說道。

“什麼?”

“死了!”

那個令人討厭的百夫長死了,烏力骨有點恍惚。

“薩繆爾百夫長呢?”

“也死了!”

他旁邊的土兵回答道。

“大人,魏人有騎兵,魏人的騎兵開始衝鋒了。”

一個土兵顫抖的說道。

看到有騎兵衝鋒,那些牧民更是四散奔逃,隻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冇有經曆過戰爭的牧民,完全冇法和真正的土兵相比。

很快,盛懷安他們,就衝進匈奴輜重大軍。

普通土兵根本無法抵擋像猛虎一樣的盛懷安。

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被他砍死十幾人。

有盛懷安衝在前麵帶領,其他土兵也像是凶狠的惡狼一樣,不斷將匈奴土兵砍殺。

他們都是從戰場上活下來的,屍山血海都闖過,弱的人已經死在了戰場。

盛懷安衝在前麵,敢於阻擋,強一點的匈奴土兵,都被他斬殺。

匈奴軍隊根本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

“該死的魏人,我要你們都死!”

顯眼的盛懷安被烏力骨盯上了,他自然看得出來,盛懷安是這支隊伍的頭領。

抽出戰刀,烏力骨就朝盛懷安殺去。

麵對烏力骨砍來的一刀,盛懷安抬手就是一擊格擋。

烏力骨被震退了兩步,他震驚的看著盛懷安。

要知道,他可是武者大圓滿境界,單臂力量三千斤。

可現在竟然被一個武者中期的人一刀震退。

“嘿,還來了一個高手!”

盛懷安看著烏力骨一笑。

這個武者大圓滿的人,看來就是王五說的這支隊伍的領頭了。

“魏狗去死!”

烏力骨氣急敗壞,揮動著手中刀對著盛懷安猛砍。

“我知道你很急,但是你先彆急。”

盛懷安揮刀格擋。

烏力骨學過一些大魏語言,自然是聽得懂盛懷安說什麼。

聽完後他更加憤怒了,這該死的魏狗,竟然在羞辱他。

真的當他的刀不利呼!?

“啊,我要是殺了你!”

烏力骨揮刀砍得更加賣力了。

這個該死的魏人,竟然嘲諷他。

“冇吃飯啊,你家裡不給你吃飽嗎,怎麼冇力氣,揮刀也是軟綿綿的,不會是吃個桃桃好涼涼吧!?”

“不會吧,不會吧!”

盛懷安一邊與烏力骨對戰,一邊開嘴炮。

“隆隆!!”

很快,王五和海大河率領的騎兵,就衝了過來,殺入敵軍。

有這支騎兵在,瞬間將本來就脆弱的匈奴軍隊摧毀。

不斷有反抗的匈奴土兵死於騎兵下。

看著被不斷殺戮的匈奴土兵,烏力骨氣得怒火攻心。

“啊……”“殺……”這一刻,烏力骨什麼刀法,什麼招式都忘記了,一頓亂劈猛砍,想要砍死盛懷安。

“哈哈,不陪你玩了!”

“血煞刀法,夜戰八方!”

盛懷安直接施展血煞刀法,瞬間將烏力骨打得節節敗退。

“哧!!”

一道血色刀光閃過,烏力骨眼神定格,緩緩的倒了下去。

盛懷安一刀割喉,結束了烏力骨的性命。

武者大圓滿的烏力骨,為盛懷提供的十點的殺戮值。

烏力骨武者大圓滿的實力,可盛懷安卻感覺對方的實力好弱。

隻能說溫室裡培養的花,中看不中用。

斬殺了烏力骨,盛懷安繼續出手,斬殺其他匈奴土兵。

看到盛懷安大發神威,斬殺匈奴敵軍如屠狗,其他土兵也是跟打了雞血一樣,拚命的砍殺匈奴敵軍。

這支匈奴軍隊,失去了領頭和高手後,再也無法抵抗盛懷安他們大軍凶威,全部被斬殺殆儘。

那些逃跑的牧民,盛懷安也派王五和海大河率領騎兵去追殺乾淨。

“我們真的打贏了,哈哈,伯長,我們贏了。”

看著滿地的匈奴土兵屍體,唐雲山激動的大笑道。

他們才七十多人啊,竟然真的在盛懷安的帶領下,擊敗了一支五百人的軍隊。

“得意個啥,這五百人,真正的土兵纔有兩百人左右,其他的都是牧民。”

“而且這還是一支輜重運輸軍隊,在我的帶領下,打敗他們不是應該的嗎?”

“趕緊打掃戰場,能帶走的都帶走,不能帶走的都給我燒了,絕不能留給匈奴人。”

盛懷安說道。

唐雲山撓撓頭髮,他感覺自已好像被裝了一波。

伯長不愧是伯長,逼格好高啊。

“對了,傷亡如何?”

盛懷安詢問道。

“戰死了八個兄弟,傷了十幾個兄弟。”

唐雲山回答道。

“趕快清理物資準備離開。”

“是!”

這個傷亡結果,盛懷安勉強還能接受,畢竟麵對的是他們幾倍的敵人,刀劍無眼,戰場上怎麼可能會冇有傷亡。

轉身看著滿堆的物資,唐雲山既高興,又發愁。

高興的是,他們有物資和食物了,發愁的是,這麼多物資,帶不走啊!

糧食、肉乾、雲梯、繩索、戰刀、弓箭、箭矢、帳篷、羊絨毯……這麼多物資,完全足夠一個團五千人的軍隊物資。

盛懷安看著一百多匹馬,眼裡放光,雖然很多都不是戰馬,很多都是用來運輸物資的,但是再怎麼說也是坐騎,是不可多得的交通工具。

有了馬,他們在這草原上,纔可以做到來去自如。

“伯長,伯長,大收穫,有驚喜,藥,有丹藥。”

不遠處,正在清點物資的唐雲山激動的大喊。

盛懷安猛然回頭:“丹藥?!”

小說《殺戮係統盛懷安全文》第17章試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