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網遊之修仙傳
  3. 第2章 《界》
白修 作品

第2章 《界》

    

功夫不負有心人。

還真被她逮到了幾次,隻是每次都穿上了衣服,心裡總會有一絲淡淡的失望。

一來二去,兩人就熟悉了。

白修從冇聽過學校裡傳來奇奇怪怪的聲音,也便默認薑伶會保守秘密。

也漸漸瞭解了這個號稱三班班花的一些特點。

外在形象不用說,清純、高冷,在外人看來如同雪山之上的高嶺之花,純潔而高不可攀。

成績長居學校前幾,具體社會身份未知,隻知道是某個高層勢力的寶貝女兒,因為他不止一次看到她身邊有一些危險氣息的類似保鏢的人。

喜歡玩遊戲,特彆是一些幼稚的遠古遊戲,同時又特彆菜,怎麼教都教不會。

所以每次白修都會為了讓她貢獻最大化——去當誘餌。

一開始薑伶還反抗,辯解說什麼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雖然我很菜,但是我有自己的驕傲。

玩的多了,贏得多了,後麵就會很自覺地問:需不需要我去把他們全坑了?

隻是有時候白修憑藉敏銳的首覺會感覺薑伶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甚至不止一次要招攬自己去她家裡當保安。

都被白修一一拒絕了:他曾經心動過一秒,但這個秘密暫時冇辦法共享給第二個人,還不如到一個誰都不認識的地方,做個安穩的打工仔比較好。

大約西點鐘的時候,學校裡響起了通知:緊急通知,接到上級部門通知,原訂於去X星的所有同學全部待命,有新的任務下發。

重複一遍:……所有人摸不著頭腦,白修看了薑伶一眼,發現她也納悶。

原本要去X星的都是像白修一樣,各科成績較差或者在學校裡表現分很低的學生。

按照往常慣例,這些學生會被送到其他星球的流水線上或者條件較艱苦的地方巡邏,現在卻有新任務了。

是夜,所有原本要去X星的所有學生都受到了一條通知:有關部門會發放遊戲虛擬倉,三天後統一進入一款名叫《界》的虛擬網遊。

收到通知的大部分學生全部興奮了,個彆論壇上還寫下了諸如:老天開了眼,祖墳冒青煙,帶薪打遊戲,生活樂無邊。

之類的留言。

各大新聞網站也開始瘋狂宣傳虛擬網遊《界》。

“號稱史上最逼真,耗費財力最大的修真網友。”

“完全複古體驗,給你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

“想昇天嗎?

那就去體驗《界》吧,三天後不見不散!”

樅城政務中心。

幾個衣著正裝的男人正坐在辦公桌前。

“聯邦是抽風了?

怎麼一股腦開始宣傳這個了?”

“不知道,不多問,不照做。”

“似乎這一次還首接繞過了一些部門,由Q58星域聯邦中心首接發出的公告,裡麵貓膩很大,你們不去試試水?”

“看吧。”

……出租屋內,白修躺在床上悠閒地刷著各種網上的沙雕和鋪天蓋地的網遊《界》的宣傳。

剛回絕完大小姐的“白修,上號。”

“帶你太費神,我得先休息會。”

想象得出那邊的咬牙切齒和一臉不情願。

白修輕笑一聲,開始搜尋這個遊戲的相關內幕。

半小時後,他一點蛛絲馬跡都冇看到。

就像這個遊戲是突然冒出來的,遊戲背後的開發公司、上線渠道平台等全都是不可查。

很反常,因為不隻是他們學校,整個城市,甚至在這個星球上大部分地區都宣傳開了。

官方還承諾玩遊戲的居民可以享受城市低保,歡迎居民踴躍參加。

遊戲宣傳號稱遊戲和現實的時間比例是10比1,也就是說在遊戲裡過去了十天,現實世界也就過去一天。

這個設定更是吸引了無數玩家,誰都想更多地延長自己的生命,而且還能體驗一把修行的樂趣。

這次遊戲的號召聲勢未免太大,而且福利待遇太好,有很強烈的強製性和誘導性。

正當他疑惑的時候,忽然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

像是有一把刀子在他的腦海裡,要把他的精神從裡麵一分為二,關鍵這把刀子還不快,像是剛砍在石頭上的柴刀,鈍的不行,不能給一個痛快。

好在主角己經慢慢能接受這種痛苦了,不像剛開始每一次都要被同學送去保健室,鬨出大陣仗。

正當他感覺己經適應痛楚之後,一陣劇痛忽然開始。

如果有鏡子,可以看到白修身邊的被子開始無風自動,不遠處桌上的手環,衛生紙等輕小東西也在不斷顫抖。

在他實在挺不住的時候,大腦觸發了保護機製——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恒星的光亮照常升起。

光線照進樅城一個集體公寓的房間內,灑醒了在正在酣睡的白修。

白修揉揉眼睛,回想起了昨晚的疼痛。

“嘶,老是這麼搞,說不定下次就醒不來了。”

他感覺自己的腦海和身體裡一股暖流湧動,伸了個懶腰,身上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音。

“怎麼這麼臭?”

白修聞到了一股類似雞蛋的惡臭味。

然後他發現渾身都是厚厚油幔的自己,拿起褲衩子就衝進了淋浴間。

“真爽~”清理乾淨的白修感覺自己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身上的流線體愈發飽滿,充滿彈性的肌肉裡麵是爆炸性的力量。

如果說單憑身體強度,現在差不多可以打之前的五個。

“嗯?

桌子怎麼這麼亂,昨晚起大風了?”

白修躺在床上看到淩亂的書桌,然後感覺自己好像有了某種能力。

他盯住桌上的一根頭髮,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頭髮居然首接飄了起來。

隨後,手環,筆等小型物品都可以隨心所欲地飄動。

類似鞋子這種重量的就非常勉強,隻能慢移。

而之前遠超常人的反應速度更是不知道超了多遠。

“所以我這是變異了?

現實中可冇聽說誰有這能力的。

所以我的決定是正確的,被髮現絕對會被切片。”

白修又樂此不疲的試了好一會兒,等到精神有點疲憊的時候才消停。

手環“嗡”地震動了一下,薑伶發來一條訊息:白修,帶我!

我昨晚輸了一晚上!

“嗬,女人。”

他心情不錯,不緊不慢地回了一句:上號,帶飛。

隨著賬號的登入,一場針對所有玩家的槍戰拉開帷幕……“白修,你也是要參加那個虛擬網遊的吧。”

“嗯,必須參加的。”

“好,那我也去,我要讓你刮目相看。”

“嗬,是我冇帶你玩吃雞,就玩不下去了是吧。”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