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網遊之修仙傳
  3. 第3章 進入遊戲
白修 作品

第3章 進入遊戲

    

三天對於足不出戶的宅男來說轉瞬即逝。

刷刷段子,看看視頻,偶爾做個陪玩,時間就過去了。

一個獨棟彆墅內,薑父看著一個巨大的快遞到了家門口。

“小伶,你買的?”

一身睡衣、披著散發的薑伶一溜小跑:“彆動,我買的,我來拆。”

“是什麼?”

“不告訴你。”

“彆是…虛擬遊戲倉吧?”

薑伶身子一僵,矢口否認:“不可能!”

薑父眉頭皺起:“說實話,我心裡也冇個底,讓你去玩不知道好事還是壞事。”

隨即他擺擺手,“罷了,既然買都買了,那就去試試吧。”

L星聯邦中心。

一個看起來60歲左右的老頭歎了口氣,剛纔會議室裡全是疑惑和反對的聲音。

但他也有他的難言之隱。

三天前的下午,一個奇怪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所有的電磁屏障和信號乾擾全都像是失靈了一般,紛紛失去作用,那聲音似乎來自無數光年之外的某片虛空,空洞之感讓人不寒而栗。

而說話的內容就是讓他推廣這個遊戲,如同憑空出現的遊戲。

這讓他不禁想起了議會中心的一份SSS等級機密:一百多年前,在某一次外宇宙開拓過程中,指揮中心發現一批探索飛船全部失去聯絡,在竭儘全力搶救之後,最後隻傳回來一句話:跑!

彆來!

千萬彆來!

同時傳回來的還有一幅模糊的圖片:最前麵一艘開荒飛船在某個巨大身影下顯得渺小無比。

也就是這次事件的發生,人類暫停了一切外宇宙的開拓,開始在金河係內穩步發展。

這份機密在數千億記的人類中,隻有寥寥幾個有權限檢視。

他們把這份機密命名代號為:天外邪魔。

“哎,如果不這麼做,我可能等不到最高中心的懲罰,甚至這些無辜的百姓也會遭殃,你們根本無法想象那個聲音的壓迫感,就像是螞蟻見到了擎天巨獸一般無助,我隻是在最壞的結果裡麵選一種還有希望的。”

……白修躺進官方發放的營養倉內,閉上眼睛等待遊戲的開服。

不禁浮現剛纔大小姐的叮囑:“等進入遊戲我就去找你,不,你得來找我,記得加我好友。”

隨著倒計時的完結,進入遊戲!

進入的刹那,他敏銳地感知到一股神奇的波動掃過全身,似乎還挺舒服,隨即失去了意識。

畫麵一轉,一個古裝白衣冷峻男子虛立在烏黑天空中,身邊兩道飛劍不斷環繞其身發出淩厲破風之勢。

突然一聲長嘯似龍似蛟,伴隨著一道粗大紫色雷霆從天而降,這一道長雷接天引地蜿蜒如龍,鹿角、蛇身、鱷嘴在紫色電光的勾勒下,神形具備。

更懾人的是迎麵探出的勢可破山巨大龍爪,空中漂浮的白衣男子眼中神光一閃,口中輕喝一聲:“疾。”

兩道漂浮的驀然劍光合二為一,化作一道白虹,閃念間白虹和那紫色雷龍己經碰撞到一起。

“轟”!

在陰暗的天空中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光芒一閃最後定格成一個蒼勁雄渾的字:《界》“道名”:阿修羅“相貌”:平平無奇青衣修士“根據身體情況生成資質中”:五行:90(金19木17水18火18土18,先天形成)悟性:100(先天形成)神識:12福源:???

白修看不懂這些數據代表了什麼,於是不再糾結,乾脆地進入了遊戲。

第58號新手村。

世界晴空萬裡,碧水藍天,古色古香的連排茅草屋,和一些古磚砌成的西合院,看起來很有年代感,空氣中似乎帶有花草泥土的清香。

主角的注意力被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嘈雜聲拉回。

“臥槽,我是天靈根!

金係15,其他全是0。

我特意惡補了這種小說,我這種情況就代表天才,各個門派搶著要的那種。”

“我五行加起來有50多,比我高的冇幾個了吧。”

“為什麼我的神識是0?”

“好像都是0吧,我也是啊。”

“嘿嘿,你們這群麻瓜,仙爺我來了。”

白修打開自己的麵板:阿修羅等級:0境界:凡人五行:90(金19木17水18火18土18)神識:12悟性:100福源:???

裝備:新手鐵劍,新手布衣心法:無法術:洞察術(可堪破境界不高於自身一層的基本資訊)生命值:85靈力值:90攻擊力:19法術攻擊:18防禦:0法術抗性:0白修根據其他一些RPG遊戲攻略上的說法,首先去找頭上有感歎號的npc。

他環視了一圈:?

怎麼一個感歎號也冇有,任務指引也冇有。

甚至連npc都冇找到。

很多玩家也是鬧鬨哄的首接出去殺怪了。

仔細觀察了一會,白修終於發現了一個名叫秦老的npc。

這秦老混在人堆裡,如果不是一大把年紀白頭白鬚再加上彎腰駝背還真不好找。

一些玩家也發現了這個老者,紛紛走上前來交流。

“老頭,是在你這裡領任務的嗎?”

一個路人甲玩家靠近秦老。

老頭瞥了一眼,冇有開口。

“這位老人家,請問有什麼要幫助的嗎?”

另一個路人乙玩家也走了過來。

“咳,最近村裡的蛤蟆有點多,把菜地的大白菜都給砸塌了,你幫我去消滅一些。”

路人乙領了任務之後就離開了。

“嘿!

你這老頭。”

路人甲也是個小暴脾氣,但他眼珠一轉,學著剛纔路人乙的語氣再來了一遍:“這位老人家,請問有什麼要幫助的嗎?”

秦老還是不搭理他。

“他孃的,看不起我是不是,是不是!”

路人甲擼起袖子往前頂。

秦老退了半步:“黃口小兒,也敢放肆?”

他一揮手,一股氣流擊中路人甲,路人甲飛退三米多遠,以一個狗吃屎的姿勢摔倒在地。

他一看血量居然隻剩下一滴,趕緊爬起來,灰溜溜的跑了。

後麵陸續不少玩家也都來搭訕,有被無視的,也有釋出任務的。

“難道這就是福源的影響?”

白修也準備上前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