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王芷若宮遠徵烏龜殼殼
  3. 《宮遠徵的強製愛精心編著》 第19章
王芷若 作品

《宮遠徵的強製愛精心編著》 第19章

    

主角是王芷若宮遠徵的《宮遠徵的強製愛精心編著》,是作者“烏龜殼殼”的作品,主要講述了:...《宮遠徵的強製愛精心編著》第19章免費試讀

“宮子羽,你將人送往哪裡了?小船在何處碼頭停下?”宮遠徵惡狠狠的盯著宮子羽,猶如被奪食的狼似的。

“你要乾什麼?芷若妹妹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到最近的碼頭,怕是已經上岸了。”

“哥,我要去找她!”宮遠徵一臉著急的看著宮尚角。

“那便帶人一塊去最近的碼頭尋找。”宮尚角看著遠徵弟弟一臉著急的樣子,發覺這是弟弟第一次自己有迫切想要的東西。

“你們乾什麼!我不是說了嗎!芷若妹妹現在已經肯定下碼頭了,既然人已經離開了,何不就放人自由。”

花長老:“執刃!不管放不放人自由,現在王姑娘一人在宮門太過危險了,人是一點過要找回來的,否則萬一出什麼事情了,怎麼跟大家交代,人可是安安全全的送進我們宮門的!”

月長老繼續道:“尚角,外麵你比較熟悉,你就帶侍衛一塊出去尋找去,至於執刃,你先回去給我待著,哪裡也不許去。”

“長老,你們不能這樣,你。。。。”宮子羽想到了自己的母親,也是一個希望逃離宮門的人,芷若妹妹既然已經離開宮門了,他們還要去找,讓他很是難受。

宮紫商一把捂住宮子羽的嘴巴:“咦~你可快閉嘴吧,冇看到他們兩兄弟,都快要打死你的眼神了。”

宮紫商捂住了宮子羽的嘴巴,一臉討好道:“嗬嗬嗬嗬嗬嗬~~~遠徵弟弟快去找芷若妹妹吧,要是再遲一些,耽誤了時間,怕是更難找了。”

“走吧,遠徵。”宮尚角向長老們行了禮,便轉身離開了大殿。

“你。。唔唔唔。。。你們不能。。。唔唔唔。。。。。放開我。”宮紫商死命的捂住宮子羽的嘴巴,不讓他再大放厥詞了。

而這邊到了碼頭的王芷若,裹著大披風,披風裡麵揹著個小包裹就下了船,離開碼頭之後,王芷若找了一家看起來不算太貴也不算太便宜的酒樓住宿,一晚上住宿三兩銀子。

畢竟她現在是一個人,住的地方不能選擇太差了,否則安全性不能保證,又不能選擇太好,畢竟以後她還要生活,錢方麵在還冇穩定下來的時候,還是得省一點才行。

到了房間裡麵後,王芷若叫來小二,點了一些菜,順便打聽了一下附近的鏢局,她準備等會兒吃完午飯後,便去鏢局看一看,然後找幾個鏢師,護送她去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定居去,遠離原身家庭住的地方,到時候她可以開一家小店做做生意。

吃飽喝足在房間裡休息了一會兒,王芷若這才下樓,按照小二的指路,去鏢局那邊看看。

王芷若發現一路上走來,總是有很多人盯著她瞧,想來是原身長的好看,身邊又冇有人陪著的緣故,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王芷若特意到成衣店,買了一個白紗椎帽戴著。

帶上帽子後,發現路上看她的人,還真的減少了很多,這纔剛往前冇走幾步,王芷若發現前麵鬧鬨哄的,好像是在找什麼人,原本她是不在意的,準備繞過繼續往前走的。

不經意間看到前方一群黑衣軟甲帶刀劍的侍衛,這熟悉的裝扮,不就是宮門裡的侍衛裝扮嗎!嚇得站在路旁邊的王芷若,趕緊轉身往剛入住的酒樓走去。

媽耶~他們不會是過來找她的吧?也有可能不是,畢竟自己也不是罪犯,說不定是找無鋒的人,可是電視劇裡的劇情,似乎也冇有這一段呀?難不成是當時自己有快進給過掉了嗎?不管了,還是先回房間裡躲一會兒。

這邊王芷若提著披風下襬,加快腳下步伐往酒樓趕去,誰知剛走了兩步,王芷若立馬停了下來,因為此刻她的正前方,站著宮遠徵。

宮遠徵一身金絲黑衣,身上冇有披著鬥篷,看起來是出門比較著急,手上還帶著特製手套,這麼乾練的樣子,想來應該是出門抓罪犯的吧。

王芷若扶了扶椎帽,小心翼翼的往旁邊走了走,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往前走著,提著披風的手,手心裡此刻汗津津的。

心中默唸:跟我沒關係,跟我沒關係,跟我沒關係,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呼~終於走過宮遠徵站的地方了,宮遠徵冇發現她,太好了,趕緊離開。

王芷若加快了腳步,繼續往前走。

誰知,突然腰間伸過來了一隻手,一把將她撈進了後方人的懷裡。

“啊!”

王芷若嚇得瘋狂扭動著,想要從這個人的手裡,將自己解救出來。

“你再動試試!剛剛是冇看見我嗎?還是故意裝作冇看見,嗯?!”

耳邊傳來一股熱乎乎的藥香味,直往王芷若的脖頸裡噴來。

媽呀~!是宮遠徵,果真是過來抓她的嗎?可是我也不是無鋒的人呀?這麼興師動眾就為了抓她嗎?

“徵。。徵公子,你。。。你放開,大庭廣眾之下,你拉拉扯扯的乾什麼?!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你快點放開!”王芷若拍打著宮遠徵箍在腰間緊緊的手臂,希望他趕緊放開。

“我抱我的新娘子,有什麼問題?”說著,宮遠徵直接將頭,伸進了王芷若的白紗椎帽裡麵,用他那高挺的鼻子,輕輕的去蹭著王芷若的臉頰,邊蹭邊時不時的用涼涼的嘴唇,去輕吻王芷若脖子剛好的傷疤。

宮遠徵的這種異常的行為,讓王芷若此刻雙腿發軟,要不是因為宮遠徵箍著她的腰,說不定此刻,她都已經跌倒在地上了。

“說話,你剛剛是冇看見,還是故意躲著我的。”耳邊傳來宮遠徵低沉的聲音。

媽耶~不行了不行了,雙腿發軟根本就站不住,而且宮遠徵這說話靠的那麼近,弄的人心裡癢癢的,可是又感覺好害怕,萬一宮遠徵給她一脖子咋辦。識時務為俊傑,必須得哄著。

“徵。。徵公子,我戴著椎帽,看外麵的人,看的不是很清楚的,冇有想躲著公子的。”

熱門小說《宮遠徵的強製愛》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