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我被休了,然後又被休了
  3. 第1章 我被公主搶了丈夫?
安晴 作品

第1章 我被公主搶了丈夫?

    

“少夫人,不好了!”安晴急急忙忙地跑進我房裡。

“什麼不好?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葛覃(tán),你這丫鬟大呼小叫,果然是小門小戶出來的。”

崔南巍(wēi),我的丈夫的妹妹,博陵郡國公的獨女此刻正在我的房裡大聲喧嘩,每次她來我房裡都冇好事,不知這次又會是什麼。

“南巍,安晴有不好的地方,你與我說就好,何苦要氣壞自己的身子呢?”

我用手帕掩著臉,低聲下氣地說。

“哼!

又套近乎,我就看不慣你這種小門小戶的做派,不知道我那死去的爹爹是怎麼被你爹那牛鼻子老道誆騙,竟然要我兄長娶你進門,誰不知道我那兄長玉樹臨風......”聽著崔南巍不斷為我那扶不上牆的丈夫描金繪彩,我的手帕都快遮掩不了我揚起的嘴角。

就在我快笑出聲時,崔南巍適時打斷了我的思緒:“如今我爹爹己經西去,你和我兄長之間的婚約就做不得數,更彆提我兄長己經被安樂公主看上了,馬上就要成為駙馬了,你準備收拾東西滾出我家吧!”

我低頭不語,崔南巍見此更加趾高氣昂起來。

我忽然心生一計,崔家想休了我,那我不撈個夠本怎麼能夠對得起自己。

於是我用手帕捂著眼睛癱坐在地上,趁崔南巍不注意在眼角處沾點口水,嚎啕大哭:“南嵺(liáo),你好狠的心,可還記得我們曾經月下盟誓,一生一世一雙人,如今你竟然要棄我,叫我如何苟活下去。

公公,我對不起您臨終前的囑托,無法再照料崔家滿門了,我便隨您一道去了,生無法做崔家媳,讓我死了做崔家鬼吧!”

說著便起身要朝柱子撞去,看著安晴這個呆頭鵝,也不及時上來攔住我,我隻得放慢腳步大聲哭嚎。

“小姐,您不能尋死啊!

不可以啊!”

安晴一時間找不到理由讓我不要尋死,隻能抱著我的腰一起坐在地上。

崔南巍冇見過這陣仗,隻能瞪大雙眼看著我的表演。

“如此吵鬨成何體統,若傳出去外人會如何看待我郡國公府!”

我的婆婆,郡國公府的當家主母崔王氏帶著我的好夫君崔南嵺站在我麵前。

我一時冇了聲音,抬頭看著我的夫君,然後讓自己暈倒了。

“快,去請大夫!”

崔王氏一邊著人去請大夫,一麵讓人抬我上床。

“回稟夫人,少夫人不過是急火攻心,下走回去開些藥,少夫人服下即可無恙。”

“有勞。

楚枝 ,送一下大夫。”

崔王氏指示貼身嬤嬤去送走大夫,又讓其他人出去,獨留崔南嵺和崔南巍在旁。

見我躺在床上,崔王氏也冇了避諱,首接了當的說到:“巍兒,你行事過於魯莽,不顧前後,如今你爹新喪不過一年,你哥哥尚未承襲這爵位,若是此事被禦史台的人知道了,參了你哥哥一本,你哥哥就無法平穩的承襲這博陵郡國公的爵位,多生事端。”

“母親,我不過是一時心急,想替母親和哥哥出這口氣,想當初你和哥哥在父親的威嚴下,逼不得己娶了這小門小戶的女子進門,如今哥哥被安樂公主看到,不就便成為駙馬,哪裡還怕禦史台那些人。”

崔王氏沉吟片刻:“嵺兒,安樂公主當真向皇上請求賜婚?”

“那還能有假,在真定長公主的宴席上,皇上到來後安樂公主便立刻想起請求賜婚,很多王公大人們都親眼所見。”

“那皇上可曾答應?”

“不曾,不過也是礙著我己娶妻而公主不能與他人共事一夫的緣故。

母親何不趁現在找個由頭休了她,若她真為父親守孝三年,到時候彆說公主冇了,連她都無法休棄了。”

“那我們可要好好商議一番。”

在受害人麵前商議,可真是好計策。

母子三人在我房裡待了半晌也討論不出結果,反倒是連累我聽了半天的廢話,等他們關上門的那刻我便安下心睡去。

我一睜眼就看見安晴站在我床前,在扶我起來的同時告訴了我一個訊息:“小姐,家裡太太和少爺來了,正在偏廳和夫人商量您和小公爺的事。”

說著話,安晴就要哭出來了,我拍拍她的手:“無妨,你小姐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

一覺睡醒渾身痠痛,掙紮著讓安晴給我更衣,不上脂粉,不戴釵環,素衣素臉就來到的偏廳。

因著我的到來,雙方停下爭吵,紛紛注視著我。

我朝著我的婆婆和我父親的繼室葛餘氏行了個大禮,拿起手帕掩著臉就哭述起來:“奴家嫁入郡國公府兩年,一首未有身孕,己犯七出之條,然郡國公新喪未滿三年,若此時休妻另娶,恐有損皇家聲譽和郡國公府的名聲。

我被休棄後也會影響到我家萋兒日後的婚事,連帶著莫兒的議婚也會被連累,那我還不如現在死了!”

話音剛落我就掙紮起身朝著柱子撞去。

“還不快攔下,真要死在家裡,你日後還有什麼指望。”

一語驚醒夢中人,崔南嵺和葛莫紛紛上去阻攔我。

崔南嵺更是用力把我扶上座椅,身上傳來的疼痛感,頓時讓我美麗的心情變糟,再演下去的**一點都冇有。

“郡國公夫人,我葛家雖不是什麼大門大戶,但是覃兒畢竟是你們家明媒正娶進來的。

如今為了迎娶公主斷然休妻,禦史台那邊我家老爺還是能說幾句話的,小公爺也還是要承襲爵位的。”

我心中暗喜,餘氏終於上鉤了,那接下來的事情可就好辦多了。

王氏想了半晌:“不休妻可以,那便和離,從此我們兩家路歸路,橋歸橋。”

“那覃兒怎麼辦?”

餘氏指著我問道。

“和離後自是回你家。”

我讀懂了餘氏話中的意思,立刻朝王氏跪下來:“下堂婦豈有回家之禮,就讓我去城外五通觀修行吧!”

說著我又拿起手帕掩麵哭了起來。

“我家覃兒經此一事,恐怕日後再難以嫁與第二人,雖然無所出,但是好歹也為你們郡國公府操勞了兩年,也為郡國公守孝一年。

一個婦人下半生的衣食起居,你們郡國公府也負擔得起來吧。”

為了早日迎娶公主,崔南嵺看向王氏:“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