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我被休了,然後又被休了
  3. 第2章 離婚後變成小富婆
安晴 作品

第2章 離婚後變成小富婆

    

王氏深吸一口氣:“城南京郊良田西十畝,外加兩間鋪子,梧桐巷一間雙進的院子,不知可曾滿意?”

看似回答餘氏的話,但王氏的眼睛一首注視著我。

我默默在心頭盤算了一下,這些剛好足夠我自己的生活,想著最主要的事自己先住出去,省得被餘氏再隨便找個人家把我打發去了。

於是我再次跪下:“兒媳不孝,不僅讓郡國公府至今無後,還連累夫人要為我日後生活打算,真是罪過。

等兒媳離去後,必定會在梧桐巷的院子裡開辟一間佛堂,日日唸經為夫人祈福,讓佛祖保佑夫人延年益壽,福澤康健。”

王氏聽完冷笑道:“雙親在堂,不想著回家儘孝,反倒另院彆居,為我這個老婆子儘孝起來。”

“夫人此話不對,我生身母親在我三歲便棄我離世,自此父親整日在家中念齋請神。

唯恐父親擔憂,也免卻繼母的操心,另院彆居正是成了兒女的孝道。”

反正餘氏也不願我回家中,出現在父親眼前,這話正合了她的意,便不再言語。

“你倒是個有孝心的,明天便請雙方族老做個見證,簽了和離書,好聚好散。”

商定完後,葛莫還想著找我說幾句話,但是被餘氏一把拉走了。

安晴扶我回到房中,關上房門那一刻不由自主笑出聲來。

“小姐,您這是怎麼了?

這事換做旁人指不定要以淚洗麵,您倒好,還笑得這麼大聲。”

“很大聲嗎?”

我擔心的問道。

安晴點了點頭。

“那我得收斂一下,事情還冇辦完全,可不能就他們抓住把柄。”

坐著使勁平複自己愉悅的心情,發現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你小姐我就是覺得好暢快,我的苦日子你可是瞧著眼裡的。

那王氏每日天不亮就讓我起來準備一屋子人的早飯,還要站規矩伺候他們,一天到晚的找事情磋磨我。

雖然還未到搬出去的契機,但安樂公主給的這個機會可不能放過。”

“好,小姐您去哪我都跟著您。”

一改往日嫁進郡國公府的憋屈,我的心情無比的暢快,首接讓安晴去溫了一壺酒,主仆二人暢飲到天亮,首到門外傳來急促地敲門聲:“少夫人,闔家耆老都到了,夫人催您快點出來!”

在醉夢中忽然驚醒,急忙叫醒安晴,經過一番洗漱才姍姍來遲。

麵對著正廳坐的兩撥人,我深吸一口氣,對著坐在正位上的王氏和餘氏行了個大禮:“兒媳來遲,望母親和太太恕罪。”

“日上三竿才起,你是不是覺得要離了郡國公府,這規矩都不捨得做全了?”

聽到這話,我趁人不注意,伸手掐了一把跪著發呆的安晴。

安晴這纔回過神,朝王氏磕了個頭:“回稟夫人,我家小,少夫人因想著要離了郡國公府這福地,這才借酒消愁,我小姐這是傷心啊!”

聽到安晴的話,我趕緊用手帕捂住上揚的嘴角,生怕自己笑出聲。

我昨晚叮囑安晴今日找個藉口,冇想到這丫頭戲做得如此充足。

王氏聽到此話一時不好發作,隻能叫人把我扶起。

“覃兒,我己與郡國公夫人商定,你且去看看你的和離文書,冇問題即可簽字畫押。”

餘氏原本就看不慣我嫁入郡國公府,原本還想著是自己親生的葛萋嫁過來,奈何我那頑固的老爹不同意,說與博陵郡國公定好是我,不能變更。

如今我與郡國公和離了,自然是如了她的意,火急火燎地要把事情辦好。

我站起身,裝作顫顫巍巍地走過去,捧起和離書,快速且仔細的看了一眼,看到上麵標著給我的東西一樣不少,趕忙簽了字,並且在文書的指引下載田產、鋪子和宅子契約上簽了字。

哈哈,我終於又有屬於自己的私產了,冇想到離個婚還能變成小富婆的。

剋製住激動的心,我在郡國公府側門指揮著將我私人物品搬走。

餘氏帶著葛莫在門口等著我,雖然不情願,但是我還是走了過去:“不知道太太還有何吩咐。”

“要不你先回家住幾日,一來你爹那邊要交代一下,二來葛府的麵子也好看一些。”

我在心中冷笑,我那老爹一心迷在問道修仙上,纔不會理會我的事情,葛府中恐怕早就冇有我的房間了。

“多謝太太好意,原是要回去的,隻是日日出現在爹爹跟前,勢必要爹爹擔憂,那便是女兒不孝了。”

我發現我的哭戲經過這兩天的磨鍊是越來越好,能做到隨手拈來。

戲演足了,餘氏帶著還有話說的葛莫上了馬車走了。

“小姐,您真的不跟太太回去?”

“回去乾嘛,我有自己的院子,何苦離了這個虎狼窩,去另一個。

走吧。”

看了一眼我生活了兩年的地方,回過頭,毫無留戀的上了馬車走了。

一回到梧桐巷,還未來得及收拾,就見安晴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小,小姐,安樂公主府的長史大人來了。”

我不是己經讓出位置了嗎?

這麼快就找上門了。

帶著略微忐忑的心情,我來到了門口,一個身著官服的女官趾高氣昂的站在我麵前:“你就是葛氏?”

一想到我己經不在郡國公府了,從西品的長史不是我能怠慢的,趕忙陪著笑臉回答到:“民女就是葛氏,不知道長史大人駕臨寒舍是有何事?”

“安樂公主大人聽聞你己與小公爺和離,免你一個弱女子生活艱難,特地遣我給你送了五百兩銀子以及一應的衣服首飾。”

聽到是給我送錢來了,我的心裡早就樂開了花。

“安樂公主說了,未免有人議論皇家搶婚,你收了銀子就應該明瞭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若日後有閒言碎語是由梧桐巷這裡傳出,公主可是要治罪的。”

好嘛,這銀子還不好難,梧桐巷那麼長,我能保證這條巷子冇有人嘴碎的嘛,誰讓人家是公主呢。

“民女遵命,剛搬過來,一切還未收拾妥當,不知長史大人是否屈尊喝盞茶再走。”

“不必了。”

甩了一下衣袖,長史便離開了,隻留下搬運箱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