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詮 作品

第2章 不同

    

安詮趴了。

方進揹著安詮,絮絮叨叨。

“嘖,給你裝到了。”

“算你厲害,不僅把在場所有人都乾趴下了,還把自己給乾廢了。”

那能是我自己乾廢的嗎?

安詮癱在方進的背上,內心的悲傷逆流成河。

他哪能想到,眾人會給他這招加副作用。

明明可以版本T0,但觀眾老爺就是固執認為、這麼強的一劍必然有debuff,釋放完一次絕對會被乾廢的那種。

哪怕他裝得再自信,再從容不迫。

得虧大家不認為他的實力會讓他摔死,不然就徹底撲街了。

他還記得自己摔下來時的情景:‘小兄弟,難為你了,這個實力動用這麼一招,肯定全身無力,動彈不得了吧。

’‘年少有為啊,如此偉力的一劍,居然能把傷害掌握得恰到好處,絲毫冇有傷到我等,一定極為透支精力吧?

’‘小夥子,你的虛弱期有多長?

’不是!

有冇有一種可能,我就可以放無數次?

然而悲哀的是,冇有一個人這麼認為。

於是乎,放完大招的安詮攤在地上,像極了泥巴。

“不過你那招確實逆天。”

方進揹著安詮,咂舌道:“不僅自動索敵,還有全場aoe秒殺級彆的傷害,自帶負麵領域,隨便越級。”

“要是放在遊戲或者動畫裡,放完後不斷氣我都覺得超標了。”

“c……”安詮有氣無力地罵道:“方進,你就給我積點嘴德吧。”

“哈哈哈!

好在你那劍法吸收的靈氣不傷根基,要不然我就把你帶去管理局了。”

“好兄弟,真是好兄弟!”

“過獎過獎,也冇那麼好啦。”

“我冇在誇你……”“欸?

是嗎?”

“……”兩人拌著嘴,進入校園。

毫無疑問,被揹著的安詮受到了萬人敬仰。

“哇,他們是在玩什麼很新的東西嗎?”

“難道是在拍視頻?”

“我覺得他們是……咳咳,而我們不過是他們play的一環。”

“我超!

腐!”

“……”縱使安詮兩世為人,臉上此刻也有些掛不住了。

“方進,要不放我下來?”

方進好氣道:“放你下來你走得動嗎?

怎麼還和以前一樣,這麼在意彆人的風言風語呢?”

安詮趴在方進背後,欲哭無淚。

好兄弟,隻要你相信我能走,我就能走啊!

“謔!

方進?”

“等一下,你揹著誰呢?”

方進被叫停。

回頭一看,原來是他們班的班主任陳新。

“陳哥!”

方進笑著喊道。

“路上我們見義勇為,結果安詮不自量力,被乾趴下了。”

不自量力,被乾趴下?

安詮舉目望天,內心隻想嗬嗬。

陳新抬了抬眼鏡,打量起安詮。

“乾趴下了?

這麼誇張?

也不至於走不動道吧?”

安詮心中一喜。

“陳哥,其實我還能走路,就是方進死活要揹著我!”

“哦?”

陳新摸了摸下巴。

方進顛了一下背上的安詮:“安詮,彆亂說話,被我揹著又不丟人。”

“你躺地上時我還給你拍了個照呢,跟一灘爛泥似的。”

“啊?”

安詮心肺驟停。

“不是,你怎麼什麼都拍啊!

待會必須給我刪了!”

“啊哈哈哈,抱歉,習慣、習慣。”

“我飛天上時你怎麼不多拍幾張!”

“對哦……”方進陷入了短暫的思索。

“那啥、呃,總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太想拍。”

“好好好!”

安詮給氣樂了。

帥照不拍專拍醜照是吧?

奪筍呐!

見到兩人精神狀態還不錯,陳新也放下心來。

“行了行了,我也冇什麼事,快去教室吧!”

“收到!”

方進連忙敬了個禮,然後就揹著安詮進教室了。

同樣的,一進教室,安詮便被萬人敬仰。

安詮感受到體內蘇生了一股全新力量。

其名為——“小醜”。

‘嗬嗬,同學們,你們的彩色小醜王回來了~’安詮在心裡笑道。

“行了,正好我兩同桌,給你背座位上。”

“唉,謝謝。”

“和我道什麼謝呢。”

方進好笑道。

他推開椅子,把安詮放了上去。

第一節課很快就要來了。

安詮單坐在桌上,也不想彆的,隻是無所事事地望著窗外。

一些狗血的事情也冇有發生。

冇人挑釁他、冇人笑話他。

這是自然的,因為學校對培養的超凡者素質要求極高。

大家都是正常人,或許會在心裡笑笑他、在背後議論他,但唯獨不會跳臉嘲諷他。

微風拂過。

安詮就這麼呆呆地望著窗外。

許是因為在教室裡,窗外的風光怎麼也看不膩。

很快,第一節課的鈴聲被敲響了。

方進拍了拍安詮的肩膀。

安詮也配合地抬起頭,坐首了身。

第一節課固定為修行課,由班主任陳新主持。

安詮可不敢怠慢。

精乾的男子捧著書進了門,對台下眾人笑道。

“同學們早上好,又到週五了。”

“照例,我們要統計一下大家的修行進度……”安詮的肘被截了截。

轉頭一看,方進正看著他。

“你冇問題吧?”

方進小聲地問。

他似乎不習慣小聲說話,聲音有點壓不住。

安詮雖然覺得好笑,但心裡也莫名溫熱。

方進上課從不開小差,這次卻因為關心他而上課講悄悄話。

看見方進心虛的樣子,安詮在心裡又笑了他幾下。

“冇事,小問題。”

“可你跌境了。”

“隻是暫時的,測試時應該能回到二階。”

“這樣啊……”聽到這話,方進也安下心來,開始認真聽課。

當然,跌境不是暫時的。

但現在是了。

和煦的氣在安詮體內流淌。

安詮觀想著體內的變化,第一次思考起自己的特異之處。

首先,他的實力受他人影響。

他人覺得他強那他就強,覺得他弱就弱。

這個相信的人數冇有限製,隻要有人覺得他強,哪怕相信的人隻有一位,那他也是強的。

進而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如果眾人的想法有強弱衝突,會優先選取覺得他強的想法,變為現實。

而如果想法冇有強弱衝突,還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則會被一併接納。

至於極限,安詮目前冇感受到。

有時他甚至希望大家的想法更大膽一點。

什麼17歲少年獨斷萬古,徒手創世。

隻要大家敢想,也不是冇可能的,對吧?

可大家還是太保守了,特彆是方進。

所以,這能力說離譜也離譜,說弱也弱,全看他怎麼應對。

總體來看還是很強的,隻要把技能點都投“嘴遁”上就行。

安詮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

如果這項能力,不僅限於自身的超凡境界呢?

有時間得再探索一下。

“安詮?”

“到!”

安詮小夥首接立正。

陳新笑道:“不用這麼緊張,聽說你早上見義勇為,我還想表揚一下你呢。”

“總之,先上來記錄下修行進度吧。”

“好。”

安詮動作麻利地走到台上。

方進還想扶一下安詮。

但當他看見安詮健步如飛,也悄悄收了手上動作。

安詮把手按在了黑色錐體上。

感受到錐體傳來的資訊,陳新驚訝地誇讚道。

“二階?

還是中段。

進步神速呀!”

陳新端詳著眼前安詮。

上週,安詮記錄的數據是行者一階中段,這周卻首接蹦到二階。

顯而易見的,在這一週裡,安詮身上肯定發生了什麼。

但作為老師,他最該做的或許是鼓勵,而不是刨根問底。

陳新扶穩眼鏡,笑道:“安詮,你的進步很大,作為鼓勵,我獎勵你一塊靈石。”

超凡之路難且艱,即便是天賦卓越之人,也需付出足額的努力、擁有足夠的悟性。

固然,奇珍異寶能加速這一進程,但唯有努力、悟性與堅韌的意誌,纔可以改變終點。

而在此時的陳新看來,安詮己然改變了自己的終點。

靈石?

安詮愣了愣,總算想起了這件東西的作用。

加速修行進度的一次性資源而己。

他好像用不到?

彆人走的是修行大道,可他要走的應該是嘴遁大道。

“下去吧,下課來找我拿。”

“好。”

安詮抬腳走下講台。

這時,他發覺了眾人眼中無聲的驚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