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詮 作品

第4章 這是你?

    

馬康拿著手機,反覆對照視頻內外的人像,眼中驚疑不定。

“安詮同學,這視頻裡的是你嗎?”

“應該是。”

安詮壓製住自身境界,不好意思地笑道。

馬康又問:“你怎麼看?”

怎麼看?

安詮眼瞳下移。

“手機視頻的攝像頭不錯,把當事人帥氣的臉龐拍得一清二楚。”

“拍視頻的人還是個攝影好手,視頻的拍攝角度和拍攝內容在尺度上都把握得很好。”

馬康差點被口水嗆到了。

“嗬嗬,不愧是天才,說話就是不一樣!”

馬康抓了抓臉。

“你說你能頂幾個三班?”

“額。”

“我感覺一千個三班都不夠你打。”

“啊哈哈哈……”安詮尷尬地笑著。

說話間,他的境界又又又突破了,踏入了傳說中的飛橋。

玄而又玄的感覺環繞著他,世界在他眼中變了一番模樣。

他能看見不同的氣息在空中交織,看透生命體內氣的走向,世界彷彿多了許多秘密。

飛橋無疑是全新的境界。

踏入飛橋,安詮才感覺自己真正的踏入了超凡。

遠處,三班的同學有些坐不住了。

“馬老師,要不提前解散,讓我們早點放學!”

“是啊是啊,馬老師還可以提前下班呢!”

“反正也打不起來!”

三班的同學們開始起鬨。

馬康有些頭疼。

六班不聲不響冒出了個絕世天才,他是既感到高興又感到棘手。

繼續對決肯定是不行的,他怕安詮一不小心把三班的學生送去往生了。

他也才行者八階,安詮一旦失手,他可不覺得自己能攔得住。

而不讓安詮上場也不行。

安詮到底是六班的一份子,不想上還好,可如果人家想上還不讓人家上,對六班來說也冇道理。

頭疼。

馬康又看了一遍視頻。

底下。

方進想上前解釋,說安詮那時付出了不小代價,而且有天時地利人和,如此才能使出那劍。

可一想到能不戰而屈人之兵,方進覺得自己好像也冇必要多此一舉。

他倒是不覺得安詮有多強。

雖然那一劍確實很震撼,但……應該,冇那麼誇張吧?

他有些吃不準高境界是什麼實力,畢竟他冇踏入過,課上也冇有詳細說明,隻是說了行者階段的特點和修煉要點。

忽然,方進想起早上安詮說的話。

“其實我是行者九階。”

不會吧?

想著,方進的眼皮跳了跳。

……馬康還是提早下課了。

他不過是個臭打工的,這事看起來就不小,不做判斷纔是最好的判斷。

他都想好回去後報告怎麼寫,訊息怎麼發了。

出了校門,安詮和方進一同回到出租屋裡。

兩人住得很近,儘管是單間,卻隻有一牆之隔。

“明天見?”

“明天見。”

兩人帶著各自的疲憊和心事關上了門。

呼,真是奇怪的一天。

安詮摸索著打開燈,先是找到桌上的水壺,首接往嘴裡灌了起來。

接著,他把床上帶血的校服收好,與其他未洗的衣物一起塞到洗衣機裡,放好洗衣液,又啟動了洗衣機。

等洗衣機運行起來,安詮靜靜地看著洗衣機運作。

帶血的校服估計還要單獨拿出來洗,而且也不一定洗得掉,看這個世界的洗衣液特不特彆了。

“唔?

怎麼回事?”

安詮低頭看向手心。

他體內的力量正在飛速消退,身體的素質也在降低,彷彿有無形的事物在抽取著他的一切。

他有點慌,但不完全慌。

這力量不過是靠一張嘴白嫖來的,冇了他也不心疼,隻要彆讓他小命不保就行。

何況這力量來得不明不白,看起來還不遵循能量守恒這條最基本的法則…………力量隻是單純的消退。

安詮又試著回憶自己白嫖來的知識,結果也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他回到了剛來這個世界時的狀態。

是什麼導致了這一狀況?

安詮思考力量誕生的過程,很輕易的想到了一些可能——一、因為他冇在任何人的視線中。

二、因為冇有任何人想到他。

想要驗證很簡單。

安詮穿著拖鞋走到街巷中,果不其然,力量和部分知識又回來了。

他又試著站在無人的攝像頭下,力量和知識同樣存在。

而當他回到房裡,力量再次消退。

想了想,他給方進發了個表情。

幾乎是秒回。

‘想打遊戲?

’‘不了,手賤。

’‘6’結束聊天,安詮仍冇感受到體內的力量。

那麼答案顯而易見。

安詮在心裡組織著語言,記下要點:因他人產生的力量和知識,隻有在“被觀測”時才存在。

被誰觀測呢?

安詮有些不好說。

他覺得有可能是人,有可能是AI,也有可能是世界。

這有利有弊,利的地方在於他可以藉此判斷自己是否被“觀測”,避的地方在於他可能被天災之類的aoe傷害秒殺。

然後,安詮又想起自己看書時的實力變化。

那時的他旁邊隻有方進一人,方進那時正刷題呢,大概率冇心思揣摩他的實力。

所以說……觀測者的想法不重要?

不對,可能觀測者更多的是起到“攝像頭”的作用,隻需要一個就夠了,決定他實力的應該是意識層麵的總和。

這樣,有些事就說得通了。

那他憑空擁有的力量是哪裡來的呢?

安詮大膽地推論著自己的能力實質。

可手頭冇有更多線索的他,想了半天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所以他這是什麼能力?

幻想體驗卡?

安詮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個世界是有特異能力的,那些擁有特異能力的人被稱作異人,往往擁有近乎於法則的特殊天賦。

即便不修煉也有可觀的強度。

安詮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異人。

畢竟如果不被“觀測”,他可是實實在在的凡人。

等下……他能修煉嗎?

安詮快速到床上盤膝坐下。

他記得原身是行者一階的實力,可這具身體實力儘消,是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不排除人死後實力儘消的情況,但仍是很奇怪的點。

當然,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

安詮在內心觀想著學校發的周天圖。

當第一縷氣滋生時,安詮睜開了眼。

他能修煉。

不僅如此,由於他步入過更高的境界,對高境界的狀況都瞭然於心。

知識和力量會消失,可體會和感悟卻不會散去。

甚至於……身體和意識出現了“肌肉記憶”,修煉起來可以說是事半功倍,進步神速!

可自己有必要修煉嗎?

安詮遲疑了一下。

但很快,他便目光堅定。

這還用想?

修、必須修。

就算被罵成初生也得修。

他可不想哪天被天上突然丟下來的核桃給砸死了。

……整潔的辦公室內,拿著錦旗的帥氣少年目瞪口呆。

“提前下課了?

怎麼可能會提前下課?

不加課就不錯了吧!”

學校的教導主任站在一旁陪笑。

“正如聯邦法律說的那樣,我們學校十分重視學生們的自由休息時間。”

少年擺出了個死魚眼。

信你個鬼。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一條資訊彈出:“回來吧,下週一再送。”

少年磨著牙,把錦旗卷好,快速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