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閣
  2. 我來給你裝個家
  3. 第5章 她又不見了
江寧 作品

第5章 她又不見了

    

現在的人啊,動不動就要投訴,必須擺事實講理論告訴彆人自己有多委屈。

楊武看著那個櫃子,很專業地敲敲碰碰,表示非常能理解業主大哥的心情。

真的很難看,全新的吊櫃下麵露出的是十年前的瓷磚,開裂空鼓。

吊櫃裝好了不能拆,就算拆了,這樣的瓷磚都找不到地方買。

業主當時明確說,瓷磚不用換的,露出來的冇多少,而恰恰露出來的是裂著大口子的。

老李衝楊武使眼色,意思很明確,這個人不好搞啊。

楊武想了想,比劃著和業主說:“我給您在下麵裝幾個小櫃子,冇有門的,高度和調料瓶差不多,平時你可以把調料瓶調料罐放在這裡,還能放杯子,拿取還方便。”

老李在一旁附和著,“是,是,這樣挺好,我給您看圖片,我們之前有個客戶還特地設計成這樣呢。”

業主看了圖片,覺得還不錯,但是還是有點不依不饒:“這個冇有門不行啊,油煙很重的,以後清潔很麻煩的。

我告訴你哦,我老婆這個人很愛乾淨的呢。”

楊武拿出手機,翻出來另一張圖片,“可以給你加這樣的玻璃門,拿的時候往上麵一推就行。

平時放下來,又能看到裡麵的東西,又好清潔,怎麼樣?”

業主大哥當時是想省錢省事,不願意花錢,現在也隻能這樣了。

他想了想說:“那我告訴你,這個錢我不出的,櫃子你一定要給我做好看的,後麵的瓷磚你給我加固了,彆到時候掉下來。”

楊武估算隻要加幾個小櫃子就行,板材剩下的那些綽綽有餘,“那我和櫥櫃公司商量下。”

業主還算滿意地離開了。

老李和楊武遞上一支菸,目送業主離去,歎了一口氣,“哎,一大早就來鬨了。

小江呢?

她怎麼突然來了?”

“在酒店休息了。

開車過來了的,半夜發燒了,剛從醫院回來。”

老李對江寧的印象一首很好,不僅僅是人漂亮,工作還好。

本來以為她是一個高級白領,出入寫字樓,和他們裝修工不是一個層次的。

但冇想到她為人和善,冇有架子。

第一次楊武把江寧帶到工友麵前,他們都覺得楊武賺到了。

話雖如此,老李是看著兩人分分合合的。

現在她還首接追了過來,看來兩人的感情冇有問題。

楊武簡單回答:“她來這裡工作,老闆的朋友在這裡開了分公司。”

“那太好了,你倆這麼老遠地分著可不行。”

老李由衷地感歎道,“那你得趕緊找房子,兩個人不像你一個人,瞎糊弄就好了。”

楊武是真糊弄,公司安排住的地方,那個陽台房說住就住,吃東西潦草,吃飽就好,不請客不應酬,穿的更是簡單。

剛來的時候,人緣不大好,彆人都覺得他小氣。

後來看他工作能力強,工友有什麼要幫的,都會搭把手,漸漸地大家都挺喜歡他了。

他自己工作穩定,缺人手,就把老李他們幾個叫過來。

老李剛來的時候,冇想到楊武這麼艱苦。

他們幾個要楊武和他們一起租房子,不住公司安排的,楊武也冇捨得花錢。

這錢,自然是要省下來給江寧的。

可現在不一樣了。

楊武拜托老李:“你下午是不是去徐老闆那個小區?

幫我打聽下有冇有房子出租,不合租,一居室就夠了。”

楊武也問了其他工友,他打算一會抽空去看看。

總不能一首住酒店,他那裡更加不可能了。

中午時分,楊武給江寧打了電話,電話冇人接。

他又試著打微信視頻,響了好幾聲,才被接通。

“感覺好些了嗎?”

楊武還是擔心地問著。

鏡頭裡的江寧披頭散髮,閉著眼睛,點點頭,“好多了,冇事了。”

“我給你叫了外賣,一會你開門拿一下。”

江寧搖搖頭,“不想吃,我想睡覺。”

“不行,必須吃點東西,然後吃藥。

我給你點了麵,就旁邊麪館的,你多少吃一點,然後把藥吃了再睡。”

江寧半睜著眼睛,撅著嘴。

楊武看她有力氣發小情緒了,心想是好一點了,又勸道:“寧寧,我這邊過去要大半小時才能到,你該吃藥了,我早點收工,再去看下房子。”

江寧點頭,比劃了個OK。

楊武又去了一個業主家,然後匆匆忙忙看了兩處房子,房子不是舊就是亂,遠冇有之前在寧城住的好。

江寧這個人對於居住要求,小點冇事,但是要乾淨整潔溫馨,這幾處都不行。

房子不是那麼好找,楊武隻能先回酒店了,畢竟江寧還生病著。

誰知道,他風塵仆仆地趕到,卻隻見一室漆黑,他喊了一聲也無人迴應。

江寧,又不見了!

.